杰克所说的夜店其实就是个规模很小的酒吧,跟我在国内去过的那些大型夜总会比起来,这里简直是小的不能再小了,不过这里面生意还算不错,吧台坐满了人,舞池上也挤满了人,男男女女,莺莺燕燕,灯红酒绿,反正夜店大多都是这种气氛,但有一点让我感到很失望,那就是这里的女孩基本上都不咋样,跟国内那些夜场完全没法比。

  我们几个在走进来的时候,还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因为有那两个美国白人,还有那个俄罗斯大块头在,大家都会下意识的多看两眼,不过我们都没当回事,大家找了个位置坐下后,杰克就跟服务员点了几瓶红酒,却没想到那服务生竟然听不懂英文,但让我没想到的是,那位叫李家俊的新加坡人居然还会说韩语,他很轻松化解了这次尴尬。

  接下来长达半个小时里,基本上都是他们在聊,我很努力的在听着,但怎么也融入不了他们,好在胡关偶尔会跟我说两句,否则我是真有点坐不下去了,跟我一样没怎么说话的是那位赛车手丹尼,不过他跟我不同,他是性格内向,内向到滴酒不沾,整个过程下来,我只看到他坐在旁边傻笑,时不时会抬头看我一眼,然后又继续傻笑发呆。

  直到快凌晨三点的时候,大块头安东列跑去舞池上扭屁股去了,画面相当的滑稽,因为他块头实在是太大了,在他所站的范围内,别人愣是不敢靠近,队长杰克看他玩的挺嗨,然后他把胡关跟李家俊也叫上了舞池,本来他也邀请我,不过被我拒绝了,这倒不是说我装什么清高,而是我根本不会玩,放不开身子,那就没必要上去丢人现眼。

  最后,这边只剩下我跟那位丹尼两个人。

  其实我很想找个话题跟他聊聊,可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开口,再加上英语说的不好,我甚至不知道怎么去措词,而就在我觉得很尴尬的时候,突然有两个女孩端着酒杯过来,坐在了丹尼身边,两个女孩都说着流利的英文跟丹尼打招呼,还说要丹尼请她们喝一杯,这言外之意很明显,我其实挺羡慕的,只可惜自己长得没丹尼好看,更没他的身材。

  更可惜的是,丹尼对这两个女孩压根就不感兴趣,她直接拒绝两位女孩的好意,而有意思的是,她拒绝的理由居然是说自己已经结过婚了,并且还把自己戴在手上的戒指给那两位女孩看了,结果当然是那两位女孩灰溜溜走了。

  这时候,我终于鼓起勇气跟对面冷酷的丹尼问了句,“你真的结婚了?”

  他抬头跟我笑了笑,也没隐瞒的跟我回道:“我妻子在几年前去世了,是被我曾经的仇家给害死的,在她活着的时候,我曾经就在她面前发过誓,这辈子只会忠于她一人,我很爱她,所以我不能对别的女孩动心。”

  我愣了下,连忙说道:“抱歉,我不该是问你这事。”

  “没关系,我现在已经走出那段阴影了!”他低着头自嘲笑了笑,居然还跟我问了句,“我听胡关说,你这次来韩国除了执行任务之外,还要寻找一个对你来讲很重要的女孩,你能跟我说说,这个女孩跟你什么关系吗?”

  我端起酒杯喝了口,笑回道:“她不是我妻子,但我曾经答应过她,这辈子会娶她为妻,可是最后我却把她弄丢了,我甚至不知道她是不是还活着,但如果说这次能找到她的话,只要她能原谅我,我一定会马上娶她!”

  丹尼点了点头,居然还举杯跟我碰了下,“祝你好运!”

  凌晨四点,大家也玩的差不多了,他们四个先回酒店去了,我跟胡关当然也打道回府,可就在我们刚走进屋把灯打开,就看到之前那位少妇朴恩惠很端庄的坐在沙发上,愣是把我们两个都吓了一大跳,我完全搞不懂,她怎么又倒回这里来了,不过看她似乎很生气的样子,我大概也能猜到,她肯定是因为我们两个私自出去没打招呼的原因。

  我缓缓走到她面前,试探着问了句,“你等很久了吗?”

  她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不久,也才两个小时。”

  我有点汗颜,又问道:“有什么事吗?”

  她直接从身上拿出个手机放在我面前,轻声说道:“你们要出去可以,但起码得先跟我打个招呼吧?就算是不打招呼也行,可你们至少得把手机带在身上吧?实话跟你说吧,不是我要找你,是总部那边要找你,他们打那个我给你的手机没人接听,然后总部那边就打电话给我了,我怕你们出事,就只好赶到了这边,还好,只是等了两个小时。”

  我连忙说道:“不好意思,这事是我的错,现在这么晚了,要不你先回去,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朴恩惠冷声说道:“不着急,你先给总部那边回个电话,这样我才能放心。”

  我有点尴尬拿起面前的手机,然后翻开通话记录,几十个未接电话,都是贾朝阳给我打来的,当我回拨过去后,对面很迅速接通,然后我就听到贾朝阳朝我吼道,“你刚刚干嘛去了?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在执行任务?”

  我长吁口气,也没好气说道:“放心,我有分寸,不会耽误正事的,说吧,有什么事!”

  贾朝阳似乎也强压抑住心里的怒火,说道:“两个小时前,钱亮已经到达韩国,下榻在首尔四季酒店,目前还没确定他跟那位青帮领导见面的时间跟地址,但明天晚上之前肯定会有结果,到时候会有另外个接头人联系你,他会告诉你见面的具体时间跟地址,然后你要做的就是在他们见面之前,计划好任务该怎么执行,以及怎么撤退。”

  我有点不耐烦,“不用你提醒,我知道怎么做。”

  贾朝阳很没好气又说道:“对了,还有件事,今下午的时候胡关父亲找我谈了很久,他一再跟我交代,不能让他儿子出事,可我也没敢跟他保证什么,不过我还是希望,不管任务成功或者失败,请你一定让他活着回来!”

  我转头看了眼正在跟朴恩惠搭讪的胡关,轻声回道:“知道了,我不会让他出事的。”

  贾朝阳说了句随时保持联系,接着电话就被挂断了。

  vk更,a新…2最‘快*F上G酷匠。网

  胡关连忙跟我问道,“贾朝阳跟你说什么了?”

  我跟他笑了笑,“没事,不用担心!”

  说不担心其实是骗人的,恰恰相反,我心里那种不好的预感也越来越强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权利说:

  求,求,求恶魔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