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趟韩国行程比想象中要顺利很多,我们到达首尔的时间刚好是凌晨,这次跟我们接头的是一位少妇,资料上显示她也是隶属于贾朝阳那个部门的特情人员,但她是属于韩国籍,而且从小就在首尔这边长大,资料上虽然没说她是怎么加入组织的,可既然是贾朝阳安排的人,那我也只能选择去相信,更何况我现在是属于人在屋檐下,并且这还是在人生地不熟的国外,能有个人值得信任的人给我提供帮助,我当然也不敢有太多挑剔,我只希望贾朝阳最好别坑我。

  这位少妇原名叫朴恩惠,长得很一般,也谈不上什么气质,唯独身材还算是比较正点,事实上贾朝阳那个部门的人员大多都是长得很普通的,不管男女都是如此,尤其是在外面做特请的人员,反正我见过的都长得很希拉平常,像以前梁雅琴还有小青这种级别的大美女,那当真是少之又少,不过我也能理解,因为特情人员如果很扎眼的话,那肯定会很容易暴露自己的身份,反倒是那些长相普通的人,没人关注,在人群中也不显眼,这样才能更好的隐藏身份。

  初次跟这位少妇见面,我们只是相互很礼貌的打了个招呼,很庆幸的是她会说中文,并且说的非常好,因为当时很晚了,我们并没有是跟她聊得很多,而她也不是废话,直接开着带着我们七拐八拐进了条胡同,然后安排我跟胡关两个住在一栋居民楼里,虽然外面环境看起来比国内那些城中村还要烂,但里面条件还算不错,该有的基本上都有。

  “这几天就委屈你们住在这里,虽然条件差了点,不过比较安全,而且这里离市区非常近,也方便你们做事,另外我已经给你们备好几天的水和食物了,都放在冰箱里面,不过大多都是速食食品,如果你们想要吃别的,可以给我打电话,我每天下班给你们带,还有这个车钥匙你们拿着,就是停在外面那辆白色现代,有急事你们可以开车出去办,不过我建议在行动之前你们还是别乱跑,有什么需要你们可以直接找我,我能搞定的事情肯定都会帮你们搞定。”

  听着她吩咐了这么久,我还很好奇问了句,“你平时还上班啊?”

  她跟我笑了笑,解释道:“上班主要是为了隐藏身份,顺便赚点外快。”

  我轻轻哦了声,“那你住哪里?离我们这边不会很远把?”

  原名叫朴恩惠的她笑回道:“不远,开车就五分钟。”

  我点了点头,“好吧,那也没什么事了。”

  这位拿朴恩惠也不废话,直接转身就准备要走了,可胡关这小子似乎还有点舍不得她,连忙问了句,“你这是要去哪里啊?你要走了的话,我们怎么跟你联系啊,要不你也在这住两天呗,反正这房间多,省的到时候老是麻烦你。”

  她缓缓转身,然后从身上拿出个手机放在我面前的桌子上,微笑回道:“差点忘记了,这个手机是特地为你们准备的,里面存了我的号码,你们可以随时联系我,总部那边也会通过这个手机联系你们,记住了。”

  没等我反应过来,这少妇又再次转身准备出门。

  “等等!”胡关又突然把她叫住,“肚子饿了,给我们弄点吃呗?”

  朴恩惠微笑着转头,很认真跟他说道:“我刚刚已经告诉你们了,冰箱有吃的,你们可以自己动手,另外我也要跟你们解释下,我每天时间不多,除了上班外,还得照顾女儿,今晚上我还是偷偷跑出来的,我女儿现在还小,她晚上睡觉经常会醒来,如果她等下醒来要见不到我的话,肯定会哭得很厉害,所以我必须得回去了,明白吗?”

  胡关愣了下,可这次没等他开口,我抢先说道:“没事了,你赶紧回去吧!”

  看着她踩着高跟鞋走出门外,胡关笑的很贱的说了句,“够冷酷,简直太帅了!”

  我没好气在他肩膀上拍了下,说道:“别他妈瞎搞啊,人家可是有老公女儿的人了。”

  胡关转头跟我嘿嘿笑道:“要不咱们打个赌,我保证她是离婚自己带着女儿生活的,信不?”

  我皱了皱眉,“这你都能看出来,太夸张了吧?”

  胡关坐在沙发上,双手枕着脑后,一副很遐想的模样,轻声说道:“一般做特情的女人基本上是没有生活的,而且这个身份就连自己身边最亲近的人都要瞒着,换成是你的话,如果你老婆整天在外面忙,没时间带孩子,没时间过周末,并且还经常神神秘秘的,你肯定也会怀疑她吧,那这样下去最终的结果是什么?无非也就是离婚,课我没想到她居然还带着女儿一起生活,这对特情人员来讲是大忌,但在我看来,这应该才是她真正的魅力!”

  …酷,匠☆?网aS首l。发…

  我很哭笑不得,“你这是苏羽情人眼里出西施,别说她现在是带着女儿生活了,就是跟老公一起生活,我估摸着你小子肯定也不死心,再说了,你这纯粹就是瞎猜测,你又没做过特情,你就知道人家没有自己的生活?”

  胡关依然笑的很贱,“行了行了,你去搞点吃的吧,是真饿了!”

  我立即站起身跑去厨房里,打开冰箱后,果然看到里面堆满了吃的东西,不过都是些面包杂粮什么的,最后我翻了半天才找到一箱泡面,然后我就直接泡了两桶,加了两根火腿肠,但分量实在是太小,我跟胡关两个都没吃饱。

  而就在我准备再次去泡两桶的时候,胡关放在身上的手机骤然想了起来。

  不知道是谁给他发了条消息,但不是短信,而是通过某国际社交软件给他发来的消息,他看完后,连忙跟我说道:“我那几个朋友问我到了没有,说让我跟他们去碰个头,咱们是现在出去,还是让他们直接来这里?”

  我皱眉想了会,“不行,这里不能暴露,免得给朴恩惠惹麻烦,我们还是出去吧!”

  按照胡关提供的地址,我们直接开车导航了过去。

  最终,在某个偏僻的高架桥下见到了他那几个雇佣兵朋友。

  总共四个人,两个美国白人,一个俄罗斯大块头,一个新加坡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权利说:

  求恶魔果实,大家动动手指点下,有的都记得投给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