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清晨,贾朝阳带我出发去某个秘密据点。

  路上,贾朝阳也问了我关于昨晚的事情,我当然没跟他说实话,其实他也听得出来我是在敷衍他,可他也破天荒的没有跟我追问下去,之后他就给我了两份资料,一份是关于那位青帮高层领导人物张志山的资料,另外份是几个接头人的资料,我拿过之后也并没有着急看,我是打算上了飞机再慢慢看。

  大概两个小时后,车子开进了河北范围内,接下来又颠簸了将近两个小时,在我快要睡着的时候,终于到达目的地,我从车上下来打量了这周围的环境,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个军用机场,但是规模并不是很大,偌大的停机坪上也仅仅只是停了两三架军用直升机,看起来似乎有点萧条。

  贾朝阳带我走到最近的那架直升机前,说道:“胡关还要等会到,我们先等等他!”

  我轻轻哦了声,看着那位飞行员正在检查直升机的状况,我好奇问了句,“你不会是想让我们坐这个去韩国吧?这玩笑可开不得啊,别到时候还没飞到韩国领土上空,就被导弹给打下来了!”

  “怎么可能啊!”贾朝阳立即跟我解释道,“飞行员会先把你们两个送到离韩国最近的岛屿,我们的接头人已经在那边待命了,等到了后,他会先给你们提供韩国的身份证明,当然是真实的身份,但你们也不会说韩语,而且也不习惯那边的生活方式,我是建议你们到了韩国后,尽量少抛头露面,尤其是不要跟当地人打交道,免得露出破绽,至于具体的行程计划,也很简单,全程都会有接头人带领你们。”

  我皱眉想了会,又问道:“你到底给我安排了几个接头人?”

  贾朝阳连忙回道:“总共三个,在岛上跟你们碰面的接头人会先用渔船送你们去仁川,然后他会再带着你们去首尔,之后又会是另外个接头人跟你们碰面,在你们行动之前,这位接头人会负责你们在当地的住宿,等到第二天,又会有另外个接头人给你们送来情报资料,剩下的事情就得靠你们自己解决了,当然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话,可以找这几位接头人帮忙,他们能帮的肯定会帮你,但你也不能什么事都指望他们去做,这几个人只会在背后协助你,真正行动还是得靠你跟胡关两个去执行,听明白了吗?”

  我点了点头,“大概明白了,说白了就是送死的人只有我们两个,对吧?”

  贾朝阳叹了叹气,“你当然可以这么理解,但我希望你也能稍微理解下,我三天前就跟你说了,如果我们可以派其他人去执行任务的话,那有必要找你吗?而且你也别忘记了,你现在是将功赎罪,这也是你唯一能够解脱的办法了,所以我也希望你能好好把握住这次机会,千万别意气用事。”

  我自嘲笑了笑,“如果,我是说如果任务失败了,我会怎么样?”

  Ec更新p最快上^¤酷O匠网0;

  贾朝阳转头盯着我看了许久,“说实话,这个问题我没想过,但真要我说的话,一旦任务失败,我觉得你可能根本活不下来,不是我小看你,而是我很清楚对方的实力有多强大。”

  我仰头望了眼湛蓝的天空,轻声说道:“我也跟你说实话吧,以前每次做什么决定的时候,我很少很少会很悲观,但是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所以我也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但仔细想想,如果我真死了,这对你们来讲或许也是好事,至少你们不用再担心我会威胁到你们,是吧?”

  贾朝阳低着头,并没有开口说话。

  我转头又跟他问了句,“你们在决定派我去执行这个任务的时候,是不是也考虑过这点?”

  贾朝阳依旧保持着沉默,显然是默认了。

  我很自嘲笑道:“你们这群老狐狸果然够阴险啊,反正对你们来讲,不管是任务成功还是失败,这都不会让你们吃亏,我估摸着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你们才会把这个任务安排给我吧?你还好意思跟我说什么将功赎罪,请问我犯了什么罪?我无非就是不小心得罪了你们而已,非得要这么对我赶尽杀绝?”

  “够了!”贾朝阳似乎听不下去了,“你以为我想啊?”

  我冷笑声,“你跟他们一伙的,在我面前装什么大尾巴狼?”

  贾朝阳很不耐烦道:“那有本事你现在反悔啊,你可以不接受这次任务!”

  我呵呵笑道:“得了吧,我要现在反悔的话,我估计你们可能马上就得枪毙我吧?”

  也没等贾朝阳再次开口,我拿着他给我的那两份资料,立即坐上了直升机,等了大概十分钟,一辆黑色的商务车开了过来,胡关空手从车上下来,在跟贾朝阳打招呼后,他也立即上了直升机。

  而就在我正准备管舱门的时候,贾朝阳突然凑上来,可看他欲言又止了半天也没开口,最后是我忍不住问他还有什么什么事,贾朝阳才终于开口说道:“没什么了,我只有一个要求,活着回来!”

  机舱门被我狠狠关上,直升飞机也立即起飞。

  我靠在座位上,眼神恍惚的望着站在原地的贾朝阳,心里莫名有点伤感,我刚刚嘴上说他装大尾巴狼,其实我心底里是愿意去相信他的,因为我知道,他很多时候确实活得像个傀儡,这是他的可悲,但是这跟我没关系,所以我也没必要去同情他什么,而且我也相信那句话,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想什么呢,把你手里资料跟我看看!”

  就在我正愣神的时候,胡关突然在我耳边说了句。

  我立即把手里资料递给他,顺便问了句,“对了,上次跟你说的事情搞定没?”

  胡关笑回道:“我前天就给我那几个雇佣兵朋友打电话了,他们应该会比我们先到达韩国!”

  我点了点头,又问了句,“刚刚怎么回事,怎么这么晚才过来?”

  “哦对了,有个东西交给你!”胡关立即从口袋里拿了个类似平安符的玩意递给我,说道,“小鱼儿给你的,她让我转告你,一定要活着回来,她还说她会死等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