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来见王泰平,是在年前的时候,我才刚踏进这个门槛不到五分钟,他直接把我轰出门,第二次来见他,是前不久在他的书房,当时也谈的很不愉快,我以为这次他或许能对我稍微和气点,却没想到结果还是让我失望了,还是被他给轰出门,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我竟然很心平气和。

  我唯独觉得很对不起的是小鱼儿,刚刚王泰平说的很明显,只要我愿意,他完全可以同意让我跟小鱼儿在一起,可我却很直白的拒绝了他,而这也意味着我更辜负了小鱼儿对我的好意,也许这一次过后,小鱼儿应该会对我很失望,可我仍然也不后悔我刚刚所作出的决定,因为我觉得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走在这个我来了三次的大院里,之前两次因为是车进车出,所以我并不觉得这里面很大,但此刻可能是心情极度的低落,十分钟就能走完的一段路程,我却总觉得像是过了好几个小时。

  终于走出大院后,我站在马路边点了根烟,狠狠吸了口,抬头望着远算不上湛蓝的天空,我很自嘲的笑了笑,然后拿出手机给小鱼儿打了个电话,我想告诉她,想跟她道歉,我又一次让她失望了。

  可是电话打通了,却没有人接。

  我没有再拨打第二次,我相信她应该会给我回电话,接着我就站在路边等车,但可能是因为这个地方稍微有点偏僻,半天都没能等到一辆车,最后我也只能继续往前走,漫无目的的往前走。

  这时候已经到中午时分,我没觉得肚子饿,所以我就直接在前面人多的路口打了辆出租车,然后回到了酒店,而就在我走进酒店的房间,小鱼儿就给我回电话了,看着来电显示,我愣了许久才接通。

  “张邪,对不起!”小鱼儿一开口就跟我道歉,很诚恳的语气,这让本来很愧疚的我就更加觉得愧疚了,可也没等我开口,小鱼儿又跟我说,“我很害怕,我害怕你这次去了韩国后,我就再也没有机会了,所以我选择了这种很无奈的方式跟你坦白我现在心里的想法,我以为只要你能得到我父亲的认可,也许你就会考虑跟我在一起,所以我昨晚跟我父亲也坦白了,他答应给我,也给你一个机会,但是我没有考虑到你的感受,这是我太自私了,如果我稍微能站在你的立场去考虑下你的话,也许我就不会这么冲动了。”

  “可是我没有,对不起,我真心跟你道歉!”

  我有点强颜欢笑,轻声说道:“你当然没有错,要错也是我错了,是我辜负了你的好意,该说对不起的也应该是我,但有些事我觉得我还是要趁此机会跟你说清楚比较好,因为我也怕这次过后就再也没有机会说了,其实我很清楚我现在的状况,我也无数次想过如果我能跟你在一起,那会给我带来多少的好处,我甚至得承认,我其实一直都对你很有好感,没办法,我就是这么个在别人看来会觉得很虚伪的人,就是这么个像你父亲说的那样,骄傲自大,却还很多情的人渣,可不管再怎么渣,我也不能伤害你。”

  “我没办法放放下我心里的那些执念,我想你肯定也接受不了会有那么多女孩围绕在我身边,如果我只是考虑自己的好处,才选择跟你在一起的话,这对你是不公平的,甚至会伤害到你,所以我只能接受我现在面临的麻烦,不管承担的压力多大,那也只是我在承担,不会连累别人,更不会连累你。”

  小鱼儿沉默了许久,突然说了句,“如果我告诉你我能接受的话,那你会选择我吗?”

  我自嘲笑了笑,“你那么骄傲优秀的女孩,你怎么可能接受得了我现在这种多情的性格?我知道你肯定想过要在感情面前妥协,但我也想告诉你,这样做只会让你更加的受委屈,一辈子那么长,你确定你能保证这一辈子都这么委屈下去?即便是你能保证,可我也不允许,因为感情不能将就。”

  在听到我这番话后,小鱼儿似乎也彻底放下了,她在电话那边笑着跟我说道:“我从小到大基本上是想要什么都能很轻易的得到,我父亲能给我很多东西,他给不了的,我也能通过我自己的努力去得到,唯独在感情这方面,我发现我还是太天真了,张邪,你说的很对,感情不能将就,也许我更应该好好想想,我到底是不是真的喜欢你,也许我更应该放手,慢慢等待,而不是一味的盲目的追求。”

  我心里总算是松了口气,很欣慰道:“你能这么想,我就放心了。”

  “好了,那就这样吧!”小鱼儿长叹口气,“对了,我父亲刚刚给我下了死命令,他不允许我再跟你见面,所以明天你走的时候,我可能没办法去送你,那就祝你凯旋而归!”

  我微笑回道:“好,一定不让你失望!”

  电话很快被挂断,我整个人虚脱般的躺在沙发上,脑袋一片空白。

  直到被电话铃声吵醒,是昨天那位干姐姐李丽给我打来的。

  ------

  此时此刻,在军区大院王泰平的住宅内。

  小鱼儿独自蹲坐在自己房间的窗前,她双手抱着膝盖,双眼通红,哭的很压抑,她努力在某人面前表现的很洒脱,但她心里却早已经崩溃,她看起来的坚强,在感情面前却败得一塌涂地,她在电话里说自己可以放心,可从小到大从来就没有失去过的她,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的放下?

  许久后,敲门声响起,小鱼儿连忙擦拭了下眼角的泪痕,可没等她站起身,她父亲王泰平走进房间,见到自己女人偷偷的蹲在角落里抹眼泪,心知肚明的他也心疼的问了句,“他还是不肯接受?”

  小鱼儿挤出个笑容,说道:“没关系,我能理解他!”

  王泰平叹了叹气,“他明天就走了,那你……打算去送他吗?”

  小鱼儿摇了摇头,“不了,我刚刚已经跟他说了。”

  王泰平轻轻哦了声,“这么说,你……已经放下了?”

  小鱼儿忍不住再次哽咽起来,直到逐渐平静下来后,她才开口说道:“爸,我记得小的时候,不管我想要什么,你都能想办法给我,后来长大了,你不能给我的东西,我也能自己去争取得到,我长这么大就没尝试过失去的滋味,但今天我终于尝试到了,不好受,很不好受,而且我很不甘心,我不觉得感情这种事就比写几篇学术论文要复杂,所以我决定我还是得去争取,爸,你支持我吗?”

  王泰平心里很难过,叹气道:“只要你觉得是正确的事情,我都支持!”

  |m酷‘匠R网X、唯Wp一正;版#,其他都@是盗;M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