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梁雅琴聊完这些后,我心里也舒畅了很多,至于接下来集团到底能不能撑过这个危机,这也不是我该关心的事情了,因为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我也只希望梁雅琴能处理好这些事情,虽然很大的压力会压在她身上,可是除了她之外,谁还能承担这个压力呢?

  我希望这次转型成功之后,梁雅琴也能够轻松下来,我已经欠了她那么多,我还不清,但是我也希望她能有一天过上她自己想要的生活,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她能尽快放下公司所有的事情,所以这次转型对我们每个人来讲,都可以说是迫在眉睫的。

  这一晚上,我终于睡了个安稳觉,没人打扰,也没有做噩梦。

  直到第二天早上醒来,我去楼下附近公园还跑了几圈,而很巧合的是,我竟然还在公园里碰到了那位昨天才见过的杨小凡,她穿着套运动服,戴着耳机,刚刚跑完的她也满头大汗,在见到我的时候,她比我更惊讶,但我能看得出来,她显然很开心。

  “看来老天爷都站在我这边啊,你说这算是缘分吗?”

  杨小凡面对着我,笑的很灿烂说了句。

  我很调侃的回了句,“缘分可不是个好东西,有时候也折磨人!”

  杨小凡很没好气说道:“你是我见过的最自恋的人。”

  我哈哈笑道:“那是你没见过我不要脸的时候。”

  杨小凡似乎招架不住我这种开玩笑的口吻,她直接跳过这个话题,跟我并排往公园门口走去,她问我住哪里,我当然也如实跟她说了我住在外面那个酒店,然后她也告诉我她自己就住在这边公寓,刚好离公司近,而且每天还能来这公园跑步。

  我当时就很好奇问了句,“你这么喜欢运动,肌肉很发达吧,不怕找不到男友?”

  杨小凡有点无语,“我五年前就拿了跆拳道黑带,那是不是说我这辈子就得打单身了?”

  我故作惊讶,“南关那天爬山的时候,你能轻松的比我都快啊!”

  杨小凡没得意忘形,“跟你比起来,我也就是个渣渣水平!”

  我们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一直跟她来到她住的楼下,她说要请我吃个早餐,我当然也没拒绝,但吃完之后,我们就分别,各自回家,没有半点的拖泥带水,不过在经过这次的交流后,我想我跟她之间勉强也能谈得上是朋友了,至于以后还有没有交集,那是以后的事情,现在想这些没啥意义,而且我也就是想要扩展我在京城的人脉,能算得上点头之交,就没必要往深处交往。

  回到酒店后,我刚好接到小鱼儿的电话,本以为她应该会来找我,却没想到她直接让我去她家,说是她父亲要找我谈谈,可我心底里其实是很不愿意去的,我是真担心我又会像上次那么冲动,可是小鱼儿却告诉我,这次只是单纯的谈话,没别的问题。

  最终,我开着小鱼儿留给我的那辆吉利轿车赶了过去。

  到她家的时候,我就看到她父亲坐在客厅,手里拿着份报纸,一脸很严肃的样子,而且也没抬头看我一眼,直到小鱼儿提醒,他才不情愿的抬头盯着我看了会,然后邀请我坐在他面前,可很快,他又把小鱼儿支开,说要跟我单独谈谈。

  ‘《更新最《V快\上Uj酷^d匠pK网

  小鱼儿其实很担心我会像上次样跟他父亲闹出不愉快,她本身不想走,最后是我劝了两句,她才不情不愿上楼去了,而你此刻整个大厅也就只剩下我跟王太婆两个人,他没开口说话,我也懒得开口,他要跟我耗,我也打定主意就跟他耗下去。

  终于,王泰平忍不住了,跟我问道:“听说你昨天出了个风头?”

  我愣了下,笑回道:“是小鱼儿让我去的,我一开始可没打算出风头。”

  王泰平不屑道:“你现在还有心情玩,那说明你对这次去韩国的事情把我挺大嘛!”

  我缓缓坐直身子,微笑道:“如果我告诉你,我其实已经做好回不来的打算,你信吗?”

  听到我这话后,王泰平微皱眉头,“什么意思?你是想害我是吧?你明知道小鱼儿那么在乎你,如果你这次回不来,那小鱼儿只会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我身上,你是不是很乐意看到我们父女间闹不愉快?张邪,我告诉你,即便是要死,你也不能死在外面,明白吗?”

  我呵呵笑道:“王叔,你这是关心我吗?”

  王泰平冷笑声,“我是关心我女儿,跟你没关系!”

  我深呼吸口气,“放心吧,我还没活够,我也不想死,另外您这么忙,咱们还是别浪费时间了,您今天找我过来,估计也是有重要的事情,您说,我听着,只要是您吩咐的事情,我能做的就肯定去做,做不了的,您逼我也没用。”

  王泰平沉默了许久,“小鱼儿昨天晚上跟我摊牌,说这辈子注定要跟你在一起,我很了解她,我知道她是认真的,而且我也知道,我没办法去劝她什么,所以我想知道,你对我女儿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你有没有想过跟她在一起?”

  我毫不犹豫摇了摇头,“没想过,不是不愿意,也不是不喜欢,而是我不想去伤害她。”

  王泰平似乎有点不满,“你应该知道,我今天会心平气和的跟你谈这事,那说明我心里其实也是希望你能跟我女儿在一起的,可你现在跟我说这话,你到底什么意思?你难道就没有想过,一旦你跟我女儿结婚了,意味着什么吗?”

  我笑回道:“我当然想过,可我也想问你,你能接受一个随时把命拴在裤腰带上的女婿吗?你能接受一个很多情,并且还带着个儿子的女婿吗?就算是你能接受,我想小鱼儿她肯定也接受不了,而且我也不希望小鱼儿在我这里受到委屈。”

  王泰平冷笑声,“自以为是,自作多情,还骄傲自大,有时候真想扇你两巴掌,给我滚,以后再敢踏进我家半步,我就打折你的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权利说:

求恶魔果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