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鱼儿送我回到酒店,我们随便吃了点东西后,她就开着车回去了,这折腾了一个下午,我估摸着她应该也是累了,可我回到房间后却完全没了睡意,在沙发上躺了半天,我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最后我拿出手机,给梁雅琴打了个电话过去。

  对面很迅速接通,连忙说道:“你终于舍得给我打电话了,在京城怎么样?”

  我没有跟她说我之前遇到的那些麻烦,因为我不想她为了我担心,可我想了想,我还是把我后天要去韩国的事告诉了她,但梁雅琴听了后也并没有很大反应,这是因为我之前就跟她打过预防针,她知道我一定会去找曾紫若的,而且她本身也支持我这个决定。

  “只要你认为是对的事情,我肯定是支持你的,但你也必须得答应我,一定要活着回来!”

  梁雅琴似乎下了很大决心才跟我说了这话,我心里很愧疚的沉默了许久,我尽量用很轻松的语气跟她说道:“不聊这个,我其实是想问问你对初澜集团以后的发展有没有什么想法,说真的,我还是担心如果哪天我不在了,会对集团造成致命的打击。”

  梁雅琴没关注重点,而是跟我问了句,“你这话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要这么说,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我就猜到她会是这种语气,所以我也只能很无奈跟她解释道:“你别瞎想,我说这些没别的意思,你可以理解为是未雨绸缪,而且我之前不也跟你说了吗,初澜集团我迟早有一天会交出去的,但我希望在我交出去的那一天,集团能够真正摆脱我而走上正轨!”

  梁雅琴在电话对面想了会,叹气说道:“说实话,集团内部现在的问题不少,这主要是因为咱们的业务太分散了,而且相互又有着极强的依赖性,这就导致很多管理层人物都变得松散起来,打个很简单的比方,我们拍了一部电影,本来在宣发这方面我们必须要下苦功夫,必须要大力宣传,而且要跟各个院线争取到更多的排片,可因为我们初澜影视本身的院线就占据了全国百分之五十多的市场,然后他们就以为我们自家的院线肯定要争先排自家的电影,所以就导致本来一部电影可以多赚几个亿,最后少赚了,而且我们也总不能保证拍出来的每部电影都迎合观众的口味,如果真的是一部很差劲的电影,那我们安排多的排片,结果只会亏损的更厉害。”

  “还有很多这种类似的例子,我要说的话,一晚上可能都说不完,之前我没跟你提这些事,是因为我不太想让你参与道公司的运营来,毕竟你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去做,但既然你问起了,我觉得我还是应该要跟你说,反正我是认为,集团内部必须要来个调整了,再这么下去的话,迟早有一天会出事,其实上次就已经闹出过危机了,好在影响不是很大,这件事我也没跟你说。”

  我听完后,想了许久,问道:“那如果咱们把所有业务拆分开来,单独运营的话怎么样?”

  ‘酷匠网/唯|一)q正版H,|其~。他=W都=h是86盗/版-

  梁雅琴立即回道:“这个问题我也想过很多次了,如果现在这么做的话,往长远看肯定是好的,但短时间内肯定会造成非常严重的后果,毕竟我们集团才成立四五年的时间,很多业务表面上看起来是做的很不错,可这都是因为我们每个业务板块后面都有着极强大的资金支持,说白了就是拆东墙补西墙,保持着一个很平衡的水准,而一旦各个业务拆分出来的话,也许很快就会失去市场份额,尤其是对于那些本身就在亏损的业务来讲,那可能就是致命的打击,现在有太多的人在等着抢咱们的蛋糕,我觉得拆分业务还不是时候。”

  我又问了句,“现在不是时候,那你告诉我,什么时候合适?”

  梁雅琴沉默许久才回道:“说实话,这个我没法预计!”

  我深呼吸口气,缓缓说道:“我之前在南京疗养院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在这方面很有话语权的老爷子,他当时就跟我谈到了初澜集团现在所面临的问题,一个局外人都能把咱们集团内部的问题分析的很清楚,我觉得这个问题可能是真的很严重了,雅琴,说真的,我认为你还是应该要果断的做出决定,要有壮士断腕的决心,否则这么拖下去的话,迟早会把整个集团都拖垮,而且很多无关重要的业务我觉得也没必要去保留,你就把这次拆分业务当做是一次考核,所有能撑过危机的业务都可以加大投资,至于那些半死不活的业务,丢了也就丢了,人才方面应该也是如此,能在这次大浪中表现优秀的人,必须重用,至于那些淘汰的,当然是叫他们卷铺盖滚蛋。”

  “初澜集团千万不要养着一帮废人,这不但会拖垮本身就优秀的人才,而且也会把我们自己拖累。”

  梁雅琴苦笑声,“那你得做好心理准备了,短时间内可能你想要的财务报表会非常难看!”

  我呵呵笑道:“初澜集团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如果单单只是为了赚钱,那我应该也赚够了可能我几辈子都用不完的钱,我需要的是长远发展,而不是只顾着眼前的利益,另外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一旦这次转型成功了,我在集团扮演的角色就可有可无了,这样就算是我哪天遇到麻烦了,集团垮不掉,而且各个业务拆分出去的话,我们还可以上市,这样也能激励大家的斗志。”

  梁雅琴听完我说的这些后,问了句,“你其实还是担心集团会因为你出事而遇到危机,对吗?”

  我自嘲笑了笑,回道:“实不相瞒,这次来京城,上头的人就已经在明里暗里的威胁我了,虽然现在没事了,但我真的不敢保证他们还会不会对我来个釜底抽薪,所以我今天才会这么急迫的跟你说这些事,我希望你能重视起来,你必须得下定决心了。”

  梁雅琴最后回道:“你是我老板,我能不听你的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权利说:

  求恶魔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