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李丽开始押注张邪赢之后,很多墙头草也开始跟着李丽押注,本来一边倒的情况下,现在基本上持平了,那位庄家当然是笑的合不拢嘴,因为不管最后谁赢了,他肯定还有赚,虽说这点钱对他来讲完全是九牛一毛,可这种赌博带来的愉悦那绝对比他在某会所叫个上档次的女人还要强,尤其是他现在得到了很多人的关注,让本来在圈子里默默无闻的他一下子就变成熟面孔,这才是他真正想要达到的目的,他甚至在想,等下是不是得谢谢那个叫张邪的家伙?

  押注完了后,比赛当然还得继续。

  此刻,屏幕依然被调整为三个画面,整整十分钟过去了,小欧依然抱着他的狙击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张邪同样是靠着那棵大树没有挪动过,两人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出,但就是这种平静的状态,却让在场的人都大呼过瘾。

  事实上到了这种关键地步,拼的无非也就是那点耐力了,谁先沉不住气,虽然不一定会输,但肯定会落于下风,如果换成寻常人的话,这样长达十分钟一动不动,可能早就受不了了,可小欧跟张邪那可都是经过长达几年的残酷训练出来的,他们很清楚如何在丛林中生存的技能,他们也知道在遇到敌人的时候,如何才能给自己争取最大赢面。

  更主要是,他们两人相互都非常的了解,小欧之所以不敢动,是因为他摸不透张邪的行踪,他也害怕张邪那神一般的极限速度,尽管他枪法很厉害,可如果在近距离的情况下,也许不等他开枪,张邪就已经把他给控制了。

  同样的,张邪之所以不敢动,也正是因为他害怕小欧那神一般的枪法,但是他也知道这么下去肯定不是办法,因为他现在是单枪匹马,而对方却还有个援手,以他的猜测,按照正常情况来讲,对方肯定会实施包抄的战术。

  果然,就在他正考虑如何应对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脚步声,尽管非常的细微,可在这种高度紧绷的状况下,他当然能听清楚任何的风吹草东,并且在短时间内,他就判断出脚步声的方位,甚至大概算出了敌方的距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正在观看画面的所有人几乎都秉住了呼吸,张邪没法算计出对方两人的具体位置,可是在场观看的这些人却能很清楚的看到他们三人现在所站的方位,而且很戏剧性的呈三角方位,并且相互隔着的距离也就十来米远,那位从后包抄的小太妹此时也停下了脚步,可她并没有那么强的耐心,几分钟不到,她准备继续向前移动。

  而就在她刚挪动脚步,靠在树后的张邪猛然举起手里的枪往脚步声的方位连续射击,几乎是同时,小欧也瞬间站起身来,三秒钟之内他就扛起狙击枪,并且瞄准了枪声传来的方位,连续开了两枪,只可惜他还是慢了一步,因为张邪比他更快,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小欧额头冒汗大口喘着气,很快躲到树后面,他在预判张邪到底往哪个方向跑了。

  那位小太妹被突然传出的枪声给吓到了,子弹虽然没有打中她,甚至打的很偏,可她依然躲在草丛里不敢挪动,本来她想呼叫小欧的支援,只可惜两人之前都把耳麦关掉了,现在她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又是几分钟过后,就在小太妹彻底沉不住气想要往二号据点奔跑的时候,突然一个黑影从头顶迅速跳下来,没等她反应过来,连续三发彩弹射在她身上,小太妹后知后觉,这才发现张邪居然是从树上跳下来的。

  出局的很憋屈,但她也只能老老实实接受。

  这整个过程不到十几秒钟,可就在这时候,枪声再次响起,刚好是从二号据点传来的,好在这边有茅草丛挡住,对方也并没有完全瞄准,再加上张邪也早就所有准备,所以在枪声响起的时候,他就很轻松躲了过去。

  在场观看比赛的人都松了口气,可是更紧张的时刻也立即到来。

  无人机传来的画面显示,这次两人都没有再拼耐性了,也没有再相互躲起来,他们反而是很有默契的同时朝对方的方向狂奔,小欧在这个过程中连开了几枪,可因为无法瞄准,狙击枪也没办法发挥作用,张邪因为本身枪法就很不行,所以他连续彩弹的射击出去后,同样也没有击中对方,直到两人面对面碰头,相隔不到三米的距离,互相拿枪指着对方的脑袋,在这种情况下,拼的就不是枪法了,只要谁能抢先开枪,那毫无疑问就会赢到最后。

  可是他们两人愣是僵持了几分钟,谁也没敢轻举妄动。

  现场观看的气氛再次凝重起来,就连淡定的李丽也开始不淡定了。

  坐在后排的小鱼儿有点担心,忍不住跟身边的胡关问了句,“你猜谁会赢?”

  胡关摇了摇头,苦笑回道:“不好说,对面那小子的确是个高手,换成我可能早就输了。”

  小鱼儿咬着嘴唇,“我还是比较相信张邪,他不会让我失望的。”

  胡关打趣了句,“你这么给他压力,真的合适吗?”

  小鱼儿缓缓转头盯着他,很神秘的微笑道:“你不懂!”

  胡关撇了撇嘴,抬头继续盯着屏幕。

  此刻,屏幕已经被调整为一个很大画面,小欧跟张邪两人依然还在僵持着,终于在十秒钟过后,小欧突然扣下扳机,张邪当然也没有落后,也同时扣下了扳机,可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两人手里的枪竟然都打完了子弹。

  这种巧合确实太戏剧性了,可这也的的确确发生了。

  $最新*章:节o上I》酷es匠网L

  紧接着,小欧率先丢掉手里的狙击枪,摆出了一个单挑的姿势。

  张邪也立即丢下手里的步枪,丝毫没畏惧的面对着他。

  对他们两人来讲,这场比赛马上就能见分晓。

  可是,对在场观看的人来讲,好戏似乎才刚刚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