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小鱼儿看完日出,再从长城下来已经差不多早上六点了,回去的路上换成我开车,小鱼儿估计也是真累了,很快就靠在副驾驶席睡了过去,看着她那张说不上漂亮但越看越好看的脸庞,我要说心里没想法肯定是骗人的,可是我也知道,我跟她这中间起码是隔了很大的距离,能在一起的希望绝对渺茫。

  酷√匠网=唯$H一正版,其z他o;都◇◎是+盗版o-

  我从不否认自己是个多情的人,可真正面对感情的时候,我其实是比较迟钝的,我不会也不知道怎么主动的去表达,当然也有可能是自己不够喜欢,或者说是不够爱,只有陈雨墨是例外,我跟她之间是超越朋友之间的关系,到了那种可以无话不谈的地步,所以在她面前我不会去隐瞒自己心里的想法。

  可如果真正相比起来,我也许会更爱曾紫若一些,只可惜我从来都没有好好的珍惜过她,等我真正想要补偿,想要跟她好好在一起的时候,却因为我犯下的错误而失去了她,我一辈子都不曾如此后悔过。

  我只希望她现在还能好好的活着,还能给我一次弥补的机会。

  至于小鱼儿之前跟我说的那些话,我觉得还是有点太遥远了,尽管我很清楚,一旦我们两个能真正结婚了,这对我未来,对初澜集团,对我接下来要走的路,都是非常好的一件事,可是感情这种东西从来都不是买卖,小鱼儿让我给她一次机会,也给我自己一个机会,但是我又怎么能忍心去伤害她呢?

  一直把车开到酒店附近,我在路边随便找了家早餐店把车停下,起初我是打算下去买点早餐到车上来吃,可我才刚把车停下,睡眠很浅的小鱼儿就醒来了,我问她想吃点什么,结果她说一起进去吃。

  两杯豆浆,两根油条,两笼小笼包,小鱼儿吃的不多,我已经饿了很久了,所以吃的很多,小鱼儿看我狼吞虎咽的样子,笑的很灿烂,她说她从来没见过哪个人吃东西这么粗鲁,我很哭笑不得,可是我也并没有装模作样转换出一副斯文的样子,如果有机会能让她看看紫幽吃东西,那她可能会更加惊讶。

  从早餐店出来后,看她很疲惫的样子,我本来说送她回去,不过也被她给拒绝了,结果她自己打了辆出租车,这辆很不值钱的吉利轿车就留给我开了,走的时候,她还吩咐我,睡醒了要给她打电话。

  一直看着她坐的那辆车彻底消失,我也立即开车回到了酒店。

  而就在我下车刚走进酒店,我就看到一位熟悉的身影坐在大堂内。

  赵平安,那个曾经跟我作对了很多次,但现在也跟我冰释前嫌的家伙,在见到我的时候,他连忙站起身跟我笑了笑,很明显是在等我的,对于他能找到这里来,我并不觉得很意外,以他今天在京城的身份地位,想要找个人肯定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我还是有点想不通,他这个时候找到到底什么事?

  我缓缓走到他面前,言简意赅问了句,“有事?”

  赵平安笑回道:“也没什么,就是想找你聊聊,有时间吗?”

  我愣了下,点了点头,“行,那要不去我房间聊?”

  赵平安没意见,立即就跟着我坐电梯上楼。

  走进房间内,我们面对面坐在沙发上,他主动给我递了根烟过来,边说道:“本来有很多内幕我都不清楚,但昨天我去找我父亲聊了会,他跟我说了不少事情,是关于我大伯的,关于青帮协会的,听完了我父亲跟我说的那些后,我才终于明白你为什么会这个时候选择来京城了,为什么会突然让我带你去见我伯父了,说真的,我挺同情你的,可这种事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我今天就是想问你,有什么打算?”

  我微皱眉头,问道:“所有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赵平安摇了摇头,“那倒没有,但应该算是了解个大概了吧,事实上我父亲知道的也不多,因为我大伯在这件事情上是几乎不跟任何人交流的,除了我父亲知道些内幕外,包括我爷爷,以及其他的亲戚都不知道,所以你放心,这件事情暂时还是属于保密的,即便是上头几位大人物,也都不知情。”

  我自嘲笑了笑,“我反倒希望这件事能够宣扬出去。”

  赵平安嘴角微翘,“没猜错的话,我伯父他们是不是打算要针对你?”

  我也没隐瞒的点了点头,“之前是有,不过暂时没事了,没办法啊,我知道的太多了。”

  赵平安低头想了会,“如果真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你其实可以跟我开口,虽然说咱俩之间以前有过不愉快,可那不都过去了吗,现在能跟你这种强大的对手做朋友,更能让你欠我人情,我觉得这对我来讲是件好事,当然你也不要误会,我没别的意思,说句不好听的,你要真出事了,那就不好玩了。”

  面对着赵平安貌似真诚的推心置腹,我多少是有点意外的,甚至差点一冲动就想告诉他我即将要去韩国的事情了,不过想了想,这件事还是保密的好,主要也是因为我对赵平安还有点不信任。

  见我半天没开口,赵平安突然问了句,“对了,你这次要在京城待多久,打算去见歌怨吗?”

  我摇了摇头,回道:“算了吧,上次伤了她,估计她心里挺恨我的,还是不见最好。”

  赵平安苦笑声,“最近司徒瀚海那小子跟她是越走越近了,歌怨貌似也挺喜欢跟他在一起,我是真担心那小子会把我这个单纯的妹妹给拐走,虽说你小子也多情滥情,但真要比起来,我其实更不喜欢司徒瀚海,没别的原因,就是从小就玩不到一块去,所以我还更希望能把歌怨交给你。”

  我有点哭笑不得,“司徒瀚海不坏,他也许真能给歌怨幸福。”

  赵平安没好气道:“那他首先得过我这关,否则没戏,不过我觉得歌怨应该看不上她。”

  或许是心里确实不希望把歌怨交给别人,所以我也不想跟他继续这个话题聊下去了,再加上昨晚就睡了那么几个小时,我也的确是有点累了,于是我就跟他说道:“要不你先回吧,昨晚没睡,我有点困。”

  赵平安连忙站起身,“行,那我先走了,还是那句话,有事可以找我!”

  我跟他笑了笑,可就在他刚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又转头跟我说道:“对了,我有个朋友在密云那边搞了个真人CS场地,今天刚开业,他请了不少人去玩,都是我们这个圈子里,你要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带你过去玩玩,多认识几个朋友对你以后可能有帮助,怎么样,要不下午我来接你?”

  我摇了摇头,毫不犹豫拒绝道:“不用了,我没兴趣!”

  赵平安愣了下,“那行,我先走了,你先睡!”

  而就在他刚走出门外没多久,小鱼儿给我发来条信息。

  “有个朋友在密云那边搞了个彩弹场,邀请了很多圈内的朋友,我打算去玩玩,下午我去接你,就当是陪我去,不许拒绝,好了,你继续睡,不用回。”

  我看完信息就有点傻眼了,我只能感慨,他们这个圈子还真是太小了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