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两点,王泰平还坐在书房内没睡觉。

  几个小时前,他给贾朝阳下命令,限他明晚之前必须把张邪给抓住,贾朝阳虽然不愿意,可这是上头的命令,他不得不听,而既然要抓的话,那当然是越快越好,真要到了明天,他也担心人不见了,于是他就决定今晚行动,来个出其不意,而为了保证万无一失,他还愣是跟王泰平申请调动了部队一帮人。

  王泰平这个时候之所以没睡,他无非就是在等贾朝阳的消息,虽然他有足够的信心抓住张邪,可心底里其实还有点不放心,因为他也很清楚张邪的厉害,万一要出了点纰漏,估计就是造成更大的麻烦,而这次抓捕张邪本身就是属于秘密行动,所以他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最好是悄无声息的把事情解决。

  可是,已经一个小时过去了,对面依然没有消息传来。

  而就在他越来越坐不住的时候,贾朝阳终于给他打来了电话。

  他连忙接通,问道:“怎么样了,人抓住没有?”

  对面贾朝阳回道:“我们追踪他最后的落脚点是在密云这边的一个渡假村,我派人来这边把整栋酒店都给包围了,可找遍了也没找到他人,估计是逃走了,但应该逃得不远,我会继续追踪。”

  王泰平叹了叹气,“如果他不肯投降的话,可以当场击毙!”

  贾朝阳似乎有点不敢置信,“王总,这不太好吧?”

  王泰平怒道:“这是命令,你必须执行!”

  没等贾朝阳再次开口,王泰平立即挂断了电话,他坐在椅子上发呆了许久,心里愈发觉得遍不安定,张邪不抓到,他肯定是没法睡觉了,之所以会下令要当场击毙他,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王泰平虽然知道一旦真让他死了,可能会引起很大的连锁反应,但如果他要狗急跳墙的话,那事情肯定会变得更糟。

  王泰平没有别的选择,下半辈子想要安稳的度过,他只能选择这种极端的办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后,贾朝阳给他发来信息,说已经查到张邪踪迹,正在继续追踪。

  王泰平看了短信后,心里稍微舒服了点,而就在这时,他放在桌上的手机又突然想起来,起初他以为是贾朝阳那边给他传来了好消息,可看到来电显示后,他猛然皱眉,心情瞬间又跌到谷底。

  给他打电话的人不在国内,但对方的来头很大,很神秘,也正是几个小时前姓朱的说的那个什么联络人,实际上这个联络人就是青帮协会高层的一位领导,以前是专门负责跟他们几个联系的,可自从他们联手把青帮协会在国内彻底连根拔起后,这位联络人就开始不断的威胁他们,不断的给他们施加压力。

  ?:更)5新y最◎快@上3酷S匠(N网3{

  王泰平其实早已经跟他表态了,没有谈判的余地,他本来以为那老家伙会知难而退,却没想到居然在这个时候又打来了电话,而且刚好还选在这么一个关键的时候,王泰平想都没想,直接把电话挂断。

  可是,一分钟过后,对面发来条信息。

  “三分钟后我再给你打过去,如果你不接,我一定会让你后悔!”

  王泰平看到这条短信,心里怒火冲天,直到电话打过来,这一次爱他没挂断,而是立即接通了,没等他开口,对面就抢先说道:“很抱歉这么晚打扰你,我长话短说吧,你们不顾后果把国内所有的青帮人员都铲除了,甚至还让我们一个青帮分部的会长死在那边,这笔账我们肯定会记着,我今天在美国跟另外几位领导见了面,他们在得知这件事后,都很愤怒,并且还表示要给你们点颜色看看……”

  “别废话了,说吧,你到底想怎么样?”

  “很简单,我明天会去趟韩国,你派一个代表来这边跟我们谈。”

  王泰平冷笑声,“想都别想,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心思?”

  对面冷笑更甚,“既然如此,那我也不说什么了!”

  电话迅速被挂断,王泰平长吁口气,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而恰巧就在这时,贾朝阳那边又打来电话,语气很兴奋跟他说道:“我们刚在山上把人抓到了,还有姓胡的那小子,现在正赶回去!”

  王泰平松了口气,“把姓胡的那小子放了,张邪带到你们基地去!”

  再一次挂断电话后,王泰平终于能安心的去睡觉了,可还没等他站起身,书房门突然被打开,小鱼儿缓缓走进房间,然后一步步走到他面前,王泰平见到自己女儿一副很冷漠的神情,他刚想开口,却没想到被小鱼儿抢先说道:“你刚刚接的几个电话我都听到了,张邪是不是已经被你抓起来了?”

  王泰平冷声说道:“不关你的事,去睡觉!”

  小鱼儿没搭理他,又问了句,“青帮那个联络人刚刚是不是给你打电话了?”

  王泰平很无奈叹了叹气,“为什么你老是喜欢关心我的事,这跟你有关系吗,你一个女孩子天天钻研这些到底有什么用啊?我不需要你为我分担什么,我只希望你能每天过的开开心心的,你明白吗?”

  小鱼儿很自嘲笑道:“我没想过要跟你分担什么,但我建议你看看新闻!”

  在王泰平很诧异的眼神下,小鱼儿拿出手机,打开某新闻软件,然后递到他面前,说道:“就在你跟那位联络人挂断电话后不到三分钟,北海市又发生了恐怖事件,当场死了三人,你自己看看吧!”

  王泰平连忙拿起手机,果然看到新闻报道出来了。

  “快讯,北海市区某夜宵街发生恐怖袭击!”

  “一人拿枪当街扫荡,伤亡不明!”

  “…………”

  各种骇人的标题引入眼帘,王泰平越看越愤怒,全身都抑制不住的开始颤抖了起来,而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正是之前那位联络人给他发来的短信,“你应该看到新闻了吧,没错,是我干的,我现在再给你几天的时间考虑,如果你还不做出决定的话,下次可就没这么简单了!”

  他刚看完信息,办公桌上的座机电话又响起,是那位钱亮给他打来的。

  但就在他正准备去接电话的时候,小鱼儿连忙走过去把电话死死按住,说道:“如果你现在妥协的话,就意味着你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而恰好我现在有个办法能帮你们结束这一切,想听听吗?”

  王泰平阴沉着脸,“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