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街,某高档会所。

  相比起在国内耳熟能详的京城四大俱乐部,这家会所是低调的不能再低调了,入会门槛很高,都是小圈子里的人喜欢在这里玩,可即使如此,这家会所每年的盈利也高的吓人,据传背后有四个大股东,不过实际控股人还是京城的袁太祖,但相比起他其它的那些产业来讲,这里每年赚的钱又显得微乎其微了。

  此刻,在顶楼私人雪茄房内,刚从楼下健身上来的袁太祖慵懒躺在沙发上,手里叼着根市面上根本见不到的昂贵雪茄,他对喝酒没太大兴趣,唯独喜欢雪茄,这整个雪茄房里全是他亲自收藏的高端玩意,有的是他从国外带来的,有的是别人送给他的,总之都是些普通人根本收藏不起的好东西。

  躺在他身旁的是刚从渡假村那边过来的小欧,他对雪茄没兴趣,所以手里只叼着根很普通的红双喜,两人在相互沉默了许久后,袁林凯缓缓吐出口烟雾,转头跟他问了句,“什么事还亲自来找我了?”

  小欧心情似乎有点烦闷,他按灭手里那根只抽了两口的烟,双手枕在脑后,轻声说道:“今下午张邪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有人要抓他,具体怎么回事我也并不清楚,但他想让我帮帮忙,我当时也没多想,就让他来渡假村那边找我,现在他就住在渡假村那边,可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这到底谁要整他?”

  袁林凯显然也是一头雾水,“你不说,我都不知道张邪来到京城了,你没问他怎么回事?”

  小欧摇了摇头,“因为闹了点不愉快,我就让蒋言之安排他了,所以也没来得及问。”

  袁林凯有点哭笑不得,“有时候真不知道怎么说你,别人觉得你不成熟,可就你平时那装疯卖傻的本事就连我都佩服你,但要说你成熟嘛,有时候你做事又是真的欠考虑,你既然都已经收留他了,还跟他闹什么矛盾,不管你心里对他有多大的怨言,可是作为个男人,在这种时候,你就应该表现出你的大度,你要让他知道你现在混的不比他差,只有这样才能让他真正看得起你,懂我的意思吗?”

  小欧睁大眼睛望着天花板,保持了沉默。

  袁林凯在思索了会后,又说道:“张邪在京城树敌不少,可自从上次韩老头那件事后,他在京城这边的名声是彻底打响了,敢真正跟他发生正面冲突的人不多,而如果说是谁想要报私仇的话,以张邪的本事,不至于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但他现在却无助到找你帮忙了,我估摸着这事确实不简单了。”

  小欧叹了叹气,“我跟你想法一样,所以我才来找你,想听听你的意见。”

  袁林凯嗤笑声,“听我什么意见?你是想问我要不要继续收留他?”

  小欧很没好气道:“你就别卖关子了,说吧,怎么办?”

  袁林凯哈哈笑了笑,“上次他被韩老头给控制了,你帮他是因为你欠他的,但现在你们两个怎么着也扯平了吧,帮不帮他那还不是你说的算?而且如果真是有人私底下想要整他,你就算是不收留他,张邪肯定还会像别的办法度过危机,但如果说是上头的人想要抓他,那就算是你收留他,也无济于事。”

  小欧转头白了他一眼,“真说了跟没说有区别吗?”

  袁林凯笑了笑,“这样吧,我去打听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真是有人想整他,你能帮就帮了,多让他欠你点人情,这对你以后只有好处没坏处,但如果真是上头的人要抓他,那你最好是跟他撇清关系,你小子这两年惹了太多的麻烦,上面已经有人在关注你了,为了保险起见,你最好是别惹祸上身。”

  听了这番话后,小欧立即从沙发上站起身,他跑到门口雪茄柜随便拿了根在鼻前问了下,说道:“没事我就先回去了,你打探清楚了记得给我打电话,对了,这根雪茄我拿回去研究下,你不会不给吧?”

  袁林凯苦笑声,“知道那一根多少钱吗?你这是暴殄天物!”

  小欧转头盯着他,“舅舅,你啥时候变得这么小气了?”

  袁林凯有点无语,“这跟小气没关系,就好像你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别人给抢走了,你能开心?”

  小欧对他这个比喻嗤之以鼻,“瞎几把扯淡,我走了,电话联系。”

  Yq看,正O版g章…节●上d酷匠n网&

  而就在他刚走到门口的时候,袁林凯又突然问了句,“对了,你跟慧慧两个怎么样了?你要真不打算三心二意的话,你就娶了人家得了,到时我再给你举办场婚礼,你们早点生个孩子,行不行?”

  小欧缓缓转头,嘴角微翘,“不是说要给我相亲吗,怎么又急着让我结婚了?”

  袁林凯呵呵笑了笑,“你要相亲也可以,刚好我有个老朋友,刚升上来,实打实的候补委员,前程不可限量,他女儿好像也满十八岁了,我亲眼见过,长得真不错,要不改天你们见见?”

  小欧不以为然,头也不回直接走出了包厢。

  来到下会所楼下,那位叫慧慧的女孩立即把车开到门口,小欧坐进副驾驶席,说了句回渡假村,接着他就调整座椅,靠在上面闭目养神,对他百依百顺的慧慧安静开着车,也不打扰他休息。

  在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后,两人不知道为什么,说的话越来越少,小欧其实也有点腻歪了,他虽然喜欢身边这女孩,可是每次自己遇到什么心烦事的时候,自己也不能找她分担,这让她觉得压力好大。

  他现在也总算是明白了袁林凯以前跟他说的那番话到底什么意思,有些女人只适合做情人,做你的左膀右臂,甚至是做你的发泄对象,但这种女人通常都不适合做妻子,而慧慧就是典型的这种女孩。

  小欧其实也早就在想,是不是真的要尝试着去相亲?

  直到车子快开到渡假村这边的时候,小欧突然睁开眼睛,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给他舅舅发了条信息过去,只有一句话,“你刚刚说的那个十八岁的女孩,你把她联系方式给我。”

  对面秒回,“终于开窍了,我争取明天早上发给你。”

  小欧笑了笑,很快又把手机收起来。

  这时,车子刚好开到渡假村门口,而就在他刚从车上下来,他就看到蒋言之从酒店内走出来,小欧看了下时间,已经差不多凌晨了,他不知道这娘们怎么还没睡,于是就问了句,“有事吗?”

  蒋言之冷声回道:“没事的话,我会等你四五个小时不睡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