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点,京城某私人会所。

  寻常冷清的地方今晚却热闹非凡,除了门口停着的十几辆轿车外,还有几十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守候在会所里里外外,每个进出口都有严格的把守,里面隔着几米远就站着一人,在周围几栋大楼内还有很多狙击手待命,这种高级别的安保措施,在京城这个地方很常见,因为这里的官也是一个比一个大。

  会所二楼的某个包厢里,五个中年男子围成一桌,个个脸色凝重,显然是在商量大事。

  坐在最正中间的是小鱼儿父亲王泰平,左右两边坐的是赵大福以及姓朱的,对面坐着的除了贾朝阳之外,还有他的直属上司钱亮,这五个人在京城的身份地位都是极高的,有的经常露面,有的是藏在幕后操控着重要部门的运转,或许单个人没法在京城掀起多大的风浪,但五人要是联手,肯定能翻云覆雨。

  此时此刻,包厢里的气氛很安静,安静到诡异。

  谁也不会想到,他们今天聚集在一起只是为了一个人。

  许久后,最先开口的是王泰平,他先是跟对面贾朝阳问了句,“查到他的下落没?”

  贾朝阳低着头,支支吾吾的回道:“还没……没有,我的人没追上。”

  他话音刚落,坐在他身旁的钱亮很愤怒道:“当年为了组建你们那个部门,前前后后花了几十个亿的资金,说的有多么的强大,现在怎么回事,一个大活人在京城就这么消失了,要知道这可是在京城啊,皇城根下啊,你们连一个人都找不到,如果他现在已经逃去别的地方了,请问你还怎么找?”

  贾朝阳在这里级别最低,别自己上司训斥了番,他当然也不敢顶撞半句。

  可这时候,姓朱的开口了,“老贾,你说句实话,你是不是根本没去追查?”

  贾朝阳连忙抬头,憋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因为姓朱的猜对了,自从张邪从酒店逃走后,他压根就没有去追查,否则以他们那个部门的情报力量,不管张邪逃得多远,他肯定也找得到。

  &◇酷匠D网E☆正p版☆O首u发B

  “你不说话,那就当你默认了!”姓朱的叹了叹气,“我知道你跟张邪有交情,真要说起来,我跟那小子比你跟他走的更近吧,可那又怎么样,咱们得以大局为重,我们既然已经跟他闹翻了,那就必须得把他控制住,你今天把他放了,要是他明天就把咱们几个那点秘密抖搂出来,到时候怎么收场?”

  贾朝阳下沉思了许久,说道:“我很了解他,我相信只要我们不逼迫,他是不会铤而走险的!”

  王泰平冷哼声,“你相信他是你的事,可你让我怎么相信他?不听从命令,在执行任务过程中,私自看了他不该看的东西,今天下午,他还当着我的面威胁我,面对你的抓捕,他拒捕不说,甚至还胆大包天的对你开枪,这种人你让我怎么相信他,如果等他以后羽翼更加丰满了,他是不是还得逼着我退位?”

  贾朝阳有点哭笑不得,“你真的想太多了……”

  “这不是我想的太多,而是他现在的所作所为已经让我感受到威胁了,不管怎么样,必须得把他找出来,能不谈就不谈,你要觉得你没法对他实施抓捕的,没关系,我可以对他发通缉令!”

  他说着,又转头跟身边的赵大福问了句,“你怎么看?你相信他吗?”

  赵大福笑了笑,说道:“我觉得那小子还不至于会傻到跟我们作对,我相信他!”

  王泰平有点恼火,可没等他开口,坐在对面的那位钱亮又说道:“老赵,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跟那小子也是有关系的,我记得你女儿好像就是被他带回来的吧,我能理解你现在的心思,但我也要提醒你,一旦那小子要跟咱们斗下去,一旦他把咱们那些秘密抖搂出去的话,你们赵家那也是会受到影响的!”

  赵大福冷笑声,“不用你提醒,我知道!”

  钱亮不敢跟赵大福对着来,只能一口气憋在心里。

  几个人在相互沉默了许久后,姓朱的突然又说道:“前两天,在国外的联络人给我打电话,我没接,如果没猜错的话,那老家伙肯定也给你们几个打电话了,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接,是不是谈了什么,反正我觉得那老家伙肯定是要针对我们几个的,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谈,要么就彻底跟他撕破脸皮,这个事情拖得越久对我们越没有好处,我个人是比较倾向后者,强势点,不给他谈的机会,你们怎么看?”

  王泰平冷笑声,“不谈,有什么好谈的,不管他派多少人来,绝对让他们有来无回!”

  赵大福也跟着说道:“我赞同王总的意见,都已经撕破脸皮,还谈什么?”

  贾朝阳也立即表态,“对,绝对不谈,他们在国内已经没有优势了。”

  最后是钱亮说道:“你们别把话说的太早了,那老家伙的本事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如果他再想办法策划一次恐怖袭击的话,到时候谁来担责任,真要能跟他谈拢的话,我倒觉得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一次,贾朝阳直接跟他对着来,说道:“只要再发生跟上几次类似的恐怖袭击,我担责!”

  “你担责?你拿什么担责?”钱亮冷笑声,“是拿命担责,还是什么?”

  “够了,都别吵了,这事就这么说定了,坚决不谈判!”王泰平长叹口气,“现在我们讨论的是张邪的事情,这样吧,我们五个人投票,我先表态,一定得把他控制起来。”

  钱亮立即举手,“我也同意把他抓起来。”

  赵大福换了个坐姿,说道:“我不同意抓他。”

  贾朝阳也跟着表态,“我也不同意。”

  最后只剩下姓朱的,王泰平连忙跟他问道:“你呢,什么态度?”

  姓朱的装作若无其事,笑着道:“我保持中立,不投票!”

  王泰平深呼吸口气,在沉思了许久后,他马上跟对面的贾朝阳吩咐道:“限你明天晚上之前,无论如何都要把张邪给我找出来,否则你就给我趁早滚蛋,这是命令,你必须无条件的执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