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不太理解小欧这到底什么意思,我当然也知道这根本就不是钱的问题,他应该也知道我现在不缺钱,别说四千了,就是四万块钱一晚上我同样也住得起,只是这话从他嘴里说出来,我怎么听着都觉得心里很不舒服,如果他真要羞辱我的话,或者说要整我的话,有必要这么当众给我脸色看?

  我低着头,心情很复杂,我也不可能跟他发火。

  可站在我身后的胡关根本就没顾那么多,他本身脾气就很暴躁,现在见到我被如此当众下不来台,他丝毫不顾后果,猛然向前踏出一步,只是没等她动手,背后突然传来喊声,“站住,不许动!”

  我下意识转头,见到那位叫慧慧的女孩拿枪对准了胡关。

  小欧笑的更加灿烂,他先是跟我问了句,“大哥,这是你手下啊?”

  没等我回答,他又转身面对着胡关,嘴角微翘说道:“懂不懂规矩啊,在我的地盘上还这么嚣张,信不信老子挖个坑直接把你埋了啊,你瞪什么瞪,有本事你动手看看,真以为我不敢开枪是吧?”

  胡关什么时候受到过这种屈辱,他双手死死捏着拳头,额头青筋暴起,一副濒临爆发边缘的姿态,可他确实也被小欧这么不安出牌给吓到了,毕竟脑袋上还顶着把枪,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小欧,你对我有怨言冲我来,别跟我兄弟大吼大叫!”

  Y/看#u正版#章W/节,o上o‘酷匠…@网w

  我冷眼盯着他,心里很不是滋味跟他说了句。

  小欧依旧笑的灿烂,“哦,原来他也是你兄弟啊,看来兄弟这两个字在你心里还真不值钱啊,以前你也把我当兄弟,我还心心念念想着跟你出人头地,结果你就会把我往外推,你把我当兄弟了吗?”

  我深呼吸口气,努力保持平静道:“说吧,你想怎么样?”

  小欧嘴角勾起个很邪魅的弧度,“没想怎么样啊,交钱入住,否则给我滚蛋!”

  “欧阳,你是不是有病啊!”一直站在旁边冷眼旁观的蒋言之似乎也看不下去了,她快步走到小欧面前,语气冰冷说道,“是你说让他们来这里找你,现在人家来了,你这么为难有意思吗?”

  小欧皱了皱眉,很不悦道:“蒋言之,这有你说话的份吗?你什么时候也开始胳膊肘往外拐了?以前我就说你这种女人只有我大哥能制服得力,难道真被我说对了,你们两个是不是早就搞上了?”

  “你……你就是个疯子!”蒋言之很气急败坏骂了句。

  没等他们继续吵下去,我连忙说道:“交钱是吧,行,我交!”

  小欧哈哈笑了笑,他先是让那位叫慧慧的女孩把枪放下,而就在他正准备开口的时候,憋了很久的胡关终于忍不住,一拳直接朝他轰了过去,可小欧明显是早有准备,他转身瞬间伸出手,轻而易举死死抓住了胡关都的拳头,然后还很不屑的笑道:“就这点本事,还想跟我玩?”

  可就在他话音刚落,胡关提膝突然朝他腹部撞了过去。

  这次小欧完全没意料到,他下意识伸手往下压,虽然抵消了膝撞的强大冲击力,可也还是硬生生把他逼退了好几步远,最后靠在了落地窗的玻璃上,胡关本来还没打算罢休,小欧也做好了迎战的准备,但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我瞬间冲上去,伸手挡住胡关的攻击,接着转身抓住了小欧的拳头。

  “你们干什么啊,都给我住手!”我狠狠把他们两人推开,转头跟小欧说道,“带我去交钱!”

  小欧眼神死死盯着我身后的胡关,然后跟旁边的蒋言之吩咐道:“你带他们两个去!”

  我拖着胡关走出门外,跟着蒋言之来到楼下前台后,起初我是打算拿我自己的信用卡刷,不过被蒋言之给拒绝了,她从自己身上把卡拿出来,“刷我的,你们两个的不安全!”

  她说的也对,所以我也没拒绝。

  拿了房卡上楼的时候,蒋言之跟我说道:“我也不知道他会这个样子,但你们得相信我,只要没人举报,你们在这里肯定是最安全的,不过这里也不能长时间待下去,你们得想好离开的办法。”

  我点了点头,很真诚的跟她说了声谢谢。

  电梯门缓缓打开,蒋言之带着我们走进房间后,胡关似乎很气不过,说道:“那小子根本就不值得相信,我觉得我们还是赶紧离开,要是被他背后捅了一刀,到时候我们想走估计都走不掉了!”

  没等我开口,蒋言之就跟他说道:“不着急,我会帮你们先盯着他!”

  胡关笑的灿烂,很好奇问了句,“老同学,这是在帮我还是在帮张邪呢?”

  蒋言之愣了下,回道:“你都说是老同学了,我当然是帮你,我跟他可不熟!”

  胡关哈哈笑道:“真的不熟吗?那为什么你们欧总还说你们两个……”

  没等他把话说完,蒋言之连忙打断他,“别乱想,没有的事,我先走了,你们休息!”

  在看着他走出门外后,胡关立即跟我说道:“我先跟你打个预防针啊,我跟这位蒋言之以前是真的有矛盾,所以我也不保证她是不是真的在帮咱们,为了保险起见,我觉得我们还是偷偷走吧,真的!”

  我靠在沙发上叹了叹气,“现在走也根本没地方可去,我们还是再等等看吧,另外你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找人把我们两个直接从这边带到韩国去,哪怕就是偷渡也行,只要到了韩国那边,到时候再想办法弄个韩国的身份,我估计他们也不会还跑到国外来抓我,这应该也是现在最稳妥的办法了。”

  胡关苦笑声,“这事除了找小鱼儿帮忙,别人应该都不敢帮!”

  我睁大眼睛望着天花板,很自嘲笑道:“真他妈悲惨,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后,我居然又沦落到这个地步了,说真的,之前在得知贾朝阳来抓我的时候,我有那么一瞬间,是真想着束手就擒算了,逃亡的生活我已经经历过太多次了,我不想再像以前样,每天都提心吊胆的活着,可是一想到曾紫若现在还没有下落,我又觉得我不能放弃,如果这一次能顺利把曾紫若带回来的话,我一定会想办法结束这一切!”、

  胡关嗤笑声,“你打算怎么结束?”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