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机场跟小鱼儿汇合后,本来是打算要一起吃午饭的,但胡关说要先回趟家,就自己坐车走了,最后只剩下我跟小鱼儿两个,她说要带我去吃最正宗的北京烤鸭,然后我就跟着她去了王府井。

  一段时间没见,小鱼儿还是以前那个小鱼儿,知性,大方,越看越觉得她好看,尤其是她今天好像还特意化了妆,这是我以前从没见过的,所以我当时也多看了她两眼,对于这样的一个大智若妖的女孩,我几乎每次在跟她打交道的时候,都潜意识里觉得压力很大,不过也好在她从来不会在我面前卖弄什么,甚至很多时候都会故意的迎合我。

  有时候,我也经常会想,到底什么样的男人才能算是配得上她?

  我首先排除了我自己,胡关显然也不适合她,那还有谁能让她看上眼?

  “盯着我看了半天,能不能告诉我你此刻在想什么?”

  小鱼儿打破沉默,微笑跟我问了句,我很快回过神,有点尴尬回道:“我在想,对于你这种各方面都能秒杀一切的高智商女孩,到底什么样的男人才能配得上你,结果想了想去,反正我身边是没谁能跟你般配了。”

  小鱼儿撇了撇嘴,没好气道:“怎么,这是想着要给我找对象?”

  我摇了摇头,“别误会,我还没这么自作多情。”

  小鱼儿故意冷哼声,“你忘记了年前的时候我跟你说过什么吗?”

  我当然知道她指的是什么,可我还是故意装傻回道:“说了什么啊,我怎么不记得了?”

  “别得了便宜还卖乖!”小鱼儿瞪了我一眼,“我也只瞧得上你,别人……”

  没等她把话说完,我连忙打断她,苦笑道:“我其实很清楚,你能瞧得上我,那只是因为你对我感兴趣,你觉得我身上有许多值得挖掘的故事,而恰好这些故事能填补你心里的那点空虚,所以你越往下挖,就越觉得好玩,女人嘛,大多都是如此,好奇心一旦被勾起,往往都会很疯狂,可我也不是神仙,我那点故事迟早会被你挖的一干二净,而真正等到那一天的时候,或许你就会对我失去兴趣了,如果这个时候再出现个比我更牛叉的人物,说不定你就转移目标了。”

  小鱼儿眯眼盯着我看了许久,“我承认我对你确实感兴趣,可我不像你,也没你那么喜新厌旧。”

  我有点汗颜,“请问你是从哪里看出我这人比较喜新厌旧了?”

  小鱼儿很打击人的说道:“喜新厌旧这个词用的不恰当,毕竟你对你身边每个女孩都还是挺照顾的,所以应该说你是比较多情,要不然你怎么会招惹那么多女孩,不过这刚好也能证明你还是挺有魅力的。”

  我哈哈笑道:“难道你也是被我这种魅力给打败了?”

  酷\匠&M网正^+版☆首发@!

  小鱼儿脸蛋红了下,“算了算了,不跟你说这个,免得被你占便宜,你还是跟我说说你这次来京城的目的吧!”

  我低着头沉默了会,轻声回道:“有些事情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你那么神通广大,说不定你早就知道所有的事情了,总之我现在算是各种麻烦缠身吧,你要觉得我可怜的话,要不你帮我一个忙?”

  小鱼儿微笑道:“行,你说吧,我能帮一定帮!”

  我抬头很认真的盯着她,“能把你父亲约出来让我单独跟他见一面吗?”

  小鱼儿想了会,“单独见面估计有点难,尤其是见你,不过你放心,我有办法。”

  就在这时,我放在身上的手机骤然响起,是赵平安给我打来的,接通后,只听到他跟我说道:“你现在应该到京城了吧?如果实际上来得及的话,你现在来美洲俱乐部,到了打我电话,我带你进去见你想见的人。”

  听到他这么说后,我连忙回道:“行,我现在就赶过去。”

  电话挂断后,我紧接着又跟小鱼儿说道:“那就麻烦你了,最好今晚或者明早安排我跟你父亲见面,不管你用什么方式,我只想单独跟你父亲聊聊,另外我现在得去美洲俱乐部见另外个人,你能送我过去吗?”

  小鱼儿叹了叹气,撇嘴说道:“记住,你又欠我一个人情了!”

  我跟她笑了笑,“行,我记住了!”

  一顿饭还没开始吃,我们就从餐厅走出来,小鱼儿亲自开车带我赶往美洲俱乐部,到门口的时候,我给赵平安打了个电话,他很快下来接我,小鱼儿见我要下车,又急忙跟我说道:“你忙完了给我打电话,我来接你!”

  我跟她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下来。

  接着想,我就跟赵平安走进会所,在电梯里,赵平安跟我说道:“他每个星期天都会来这里健身,今天我是特意陪他来的,但他不知道你会来,等下见到他的时候尽量保持冷静,我估摸着他不会给你什么好脸色。”

  我长吁口气,“明白,另外得感谢你的安排!”

  赵平安苦笑声,“等你谈妥了,再来感谢我吧!”

  电梯门缓缓打开,门口两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子立刻对我和赵平安两个搜身,这时候我也看到歌怨的父亲赵大福正在跑步机上挥汗如雨,等搜完身,赵平安立即带着我朝赵大福那边走过去,他先开口说道:“赵叔,不好意思,我私自把张邪带来见你,这是我的不对,但没办法,这是我欠他的,所以……”

  没等他把话说完,赵大福直接打断他,“你先回去吧!”

  赵平安哦了声,偷偷跟我打了个眼色,立刻转身走向电梯那边。

  我在跑步机旁边站了半天,赵大福依然没有下来的意思,而且也没开口跟我说话,甚至都没正眼瞧我,最后是我自己忍不住,说道:“赵叔,你们要整我可以,要抓我也没问题,可我希望你能再给我点时间,顶多也就两个月吧,两个月后我会再回来任凭你们处置,到那个时候,无论你们对我采取任何措施,我都接受,行吗?”

  赵大福终于从跑步机上下来,他拿毛巾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冷笑道:“你觉得这事我能说的算?”

  我长吁口气,“我知道你说的不算,可只要你点头,他们那几个人我会再想办法说服。”

  赵大福自嘲笑了笑,“张邪,你知道你自己做错什么了吗?”

  我更自嘲回道:“这不是我做错什么的问题,是你们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我,对吧?”

  赵大福没有否认,“你还不算太笨,可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不会再挣扎。”

  我低着头笑道:“我没有挣扎,我只是不想给自己留下遗憾。”

  赵大福沉思了许久,“希望你能如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