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我不想安静,我要吃东西!”

  被紫幽抱在身上的小锦子很不安分说了句,他手里此刻还拿着个鸡腿,一副足够让所有人捧腹的搞笑模样,虽然她从没有见过他妈妈长什么样,但他其实也挺幸福的,因为除了我之外,还有在场的这么多人都爱着他,我想如果陈雨墨在天有灵能看到这一幕的话,她应该也会感到欣慰。

  “你吃你的吧,我说我的,没人打扰你!”

  我伸手在他小脸蛋上捏了把,紧接着又说道:“印象中这应该是第一次把大家都聚到一起来,其实想想觉得挺悲催的,你们都是我最亲近的人,都是我最好的兄弟,但是因为各自都要忙着自己的事情,却错过了很多相处的机会,今天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所以我也想借此机会跟大家说点什么。”

  李星星大笑道:“别煽情啊,我这人最怕别人对我煽情了。”

  我苦笑声,叹了叹气,说道:“好,那我就尽量说的朴实点,不过你的担心也是多余的,因为我本身就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把话说的很好听,至于煽情就更不擅长了,总之大家随便听听就行了。”

  听到我这话后,他们都开始放下了手里的筷子。

  可是,话到嘴边了,我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但他们也并没有催促,连李星星这么急性子的人都在耐心的等着我开口,最后我想了想,也终于开口说道:“一个一个来吧,就按照你们跟我认识的先后顺序。”

  我扫视了一圈他们所有人,最后眼神放在了刚来上海没几天的夏静怡身上,我盯着她看了会,保持笑容的说道:“夏静怡,在座的这么多人当中,我跟你认识最早,我记得我刚认识你的时候,你高三,每天埋头苦读等着高考,虽然最后你父亲把你送到了国外,不过我常常也在想,如果我没有出现在你生活当中的话,你现在可能已经找了一个也许不是你最爱的,但一定是最适合你的男朋友,如果没有我的出现,可能你依旧会像以前那么没心没肺的过着日子,但我很清楚,刀子嘴豆腐心的你其实最让人心疼,因为你每次受伤了,要么就是大吵大闹,要么就是自己躲起来,默默舔着自己的伤口,别人甚至没法接近你。”

  “我们之间有过很美好的回忆,我们之间也有过仇恨,但到头来却是我欠你欠的还不清,因为我这条命都是你救回来的,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再说起这事,所以我以后也不打算说了,我只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你能活出你自己,能真正做回以前那个没心没肺的你,因为相比起现在来讲,我更喜欢以前的你,至少那个时候的你是没有这么多烦恼的,当然我也希望你能争取在最快的时间里掌控整个初澜集团。”

  在夏静怡低头保持沉默的时刻,我转头又跟身边的梁雅琴说道:“咱俩认识的也比较早,在我心里,无论你外表多么的坚强,其实你就是个傻女孩,我当年也就是救了你一次而已,可你却不求回报,一次又一次的救我,直到今天你还在为我默默的付出,而我却不敢给你半点承诺,你这不是傻是什么?”

  “小锦子妈妈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话,一个女人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遇上一个能让她付出一辈子的男子,这其实是女人的幸运,但我不这么认为,因为爱情并不是我们生活中的全部,等你哪天真正跳出你心里那个魔咒后,也许你才会发现更精彩的世界,所以我希望未来的你,能够卸下你的外表的坚强,能真正活得自信点,另外我也不希望你总是觉得欠我什么,真要说欠的话,那也是我欠你的。”

  梁雅琴连忙抬头盯着我,双眼通红的样子。

  可没等他开口,我又跟坐在我面前的李星星和老二说道:“你们俩是我张邪这辈子最好的兄弟,你们因为我的出现,被迫离开了你们赖以生存的城市,你们因为我而失去了几个好兄弟,你们仅仅只是因为我的几个空话,就不远跑来上海跟在我身边好几年的时间,即便是我当初消失了三四年时间,可你们对我依然没有半句怨言,甚至依旧无怨无悔的跟着我做事,依旧替我卖命,这不是兄弟是什么?”

  V^酷!、匠网永"久t免费}看小#说!-

  “我最对不起的是你李星星,我知道你不喜欢听这话,所以我只能去尽量满足你的心愿,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昨天我跟紫幽师父联系上了,他答应收你做关门弟子,这可是连我都得不到的殊荣,你小子得珍惜,如果没什么牵挂的话,你明天就可以出发去昆仑山找他,至于老二你,我没啥好说的,因为你是最让我放心的,但我也还是希望你能真正找到属于你自己的幸福,这样刚好可以填补李星星离开后,你心中的空缺,或者说是失落,别笑,我是认真的,两个男人再怎么样也不能结婚嘛!”

  紧接着,我又跟坐在我侧方的韩建说道:“韩叔,咱们其实认识的也很早,甚至可以说是缘分,我最困难的时候你帮了我一次,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我也帮了你一次,咱们算是扯平了,但你可能不知道,每次看到你我就想到了我在传销窝认识的一位大叔,他跟你年纪差不多大,那个时候他总是特别的相信我,觉得我能出人头地,他还说以后等我做生意了,要帮我打理生意,要我给他个经理当当,可惜的是他没等到那一天,如果韩叔不介意的话,我希望你能帮他完成这个心愿,也当时帮我完成这个心愿。”

  “胡关,咱们认识最晚,我不知道该跟你说什么,不过我可以发自内心的跟你说件事,不管你有没有真正把我当兄弟,反正我是把你当兄弟了,啥也没说了,我敬你一杯,先干了!”

  我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后,最后跟小雪还有被我从哈尔滨拐来的秦岚说道:“小雪,你最让我感到骄傲的就是以状元身份进入了上海复旦,可你前几年在国外却不学好,不过我不打算追究了,以后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在公司上班,再敢偷偷学坏的话,我就不管你了。还有秦岚,你大学还没毕业就被我从哈尔滨忽悠过来,以前我说你这辈子就是我的女人了,我会让你过得比谁都幸福,你可千万别当真,因为咱俩其实还是不合适的,而且幸福这东西,当然还是得靠你自己去争取,不可能我说能让你比谁都幸福就真的比谁都幸福了,要这样的话,我自己也不至于会活得这么辛苦,总之你不用觉得你欠了我什么。”

  “最后,我还要说件事,你们两个再加上夏静怡,你们三个人年纪都差不多大,从明天开始,我会让梁雅琴把你们安排到公司最底层上班,我给你们三年的时间,谁能爬的最快,我就把我一半的股份转让给她,你们休想走什么捷径,也别想着在公司里混日子,你们如果有怨言,现在可以提出来,如果没怨言,那就这么决定了,未来的初澜集团一定是掌握在你们年轻人手里的,都别让我失望。”

  我最后又端起梁雅琴给我倒满的酒杯,跟我正对面的黑龙说道:“兄弟,咱俩就不说什么了,我只希望你能跟小野幸福,另外我可以给你们一个承诺,等你们真正想结婚的时候,我绝对会给你们布置一场最盛大的婚礼,说到做到,这杯也是兄弟我敬你,我先干了!”

  “没了吗,还有我呢,你怎么不说我?”紫幽这小吃货突然很不满的说了句。

  在大家哄笑的同时,我转头跟她笑道:“你啊吃好喝好就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