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死支撑了许久的坚强,终于在今天彻底的崩溃。

  梁雅琴是发自心底的觉得心疼,她甚至恨不得来帮我承担心里的难受,可本身就是我自己犯下的错误,我也只能自己去承担,我也更不想再把身边的任何人牵扯进来,因为他们都是无辜的。

  从梁雅琴怀里挣脱出来,我伸手抹了把眼睛,在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后,我又很手足无措的从身上掏出烟点了根,我狠狠吸了两口,我才稍微觉得心里好受了点,可是该难过的仍然还是让我难过。

  许久后,我转头跟梁雅琴问了句,“我睡了多久?”

  梁雅琴看了下时间,回道:“两个小时了。”

  我愣了下,苦笑说道:“不是说让我等你半个小时吗,怎么没叫醒我?”

  梁雅琴心里似乎比我还难受,说道:“我忙完之后本来想叫醒你,但看你睡得这么香,我就没忍心,我知道,你可能已经很久没有睡过安稳觉了,如果这里能让你睡得安稳,你以后每天都可以来。”

  我按灭手里的那根只抽了两口的烟头,强挤出个笑容道:“其实没你想的那么夸张,一个月前那段时间我就睡得挺安稳的,真要不安稳的话,那不管让我睡在哪里我还是会做噩梦,总之你就别担心了,最起码我现在很冷静,另外也得感谢你对我的不离不弃,即便是我从没有跟你承诺什么。”

  听到我这话后,梁雅琴明显有点不开心说道:“不许跟我说谢谢,我愿意跟着你是我心甘情愿。”

  我伸手把她搂在怀里,望着窗外夜幕降临的外滩风景,很自嘲的笑道:“我记得我刚来上海的时候,每次站在楼顶俯瞰着这座城市的繁华,我想的最多的就是什么时候我才能爬到那个金字塔顶端,那个时候信心是有的,因为有陈雨墨在背后默默的支持我,我甚至觉得如果我不努力的话,那我就对不起她,所以在那段最艰难的日子里,我每天平均睡的不超过三个小时,可终于等我要完成心愿的时候,陈雨墨却突然消失了,而这也导致支撑了我自己很久的信念就突然没了,我开始害怕起来,并且变得迷茫。”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不知道我所做的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而等我真正领悟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就算是不为了什么,我也得继续往前走,因为仅剩的那几条退路都被堵得死死的,有些是被我自己堵住的,有些是被那些恨我恨的死去活来的对手给堵住了,所以直到今天为止,我所有的付出其实也都是在为我当初所犯下的错误买单,尽管我现在已经有足够的资本来俯瞰这座白骨累累的城市,尽管我已经完成了我最初始的那个愿望,可是我根本高兴不起来,因为我失去的远比我得到的要多得多。”

  我停顿了会,转头跟梁雅琴笑了笑,又继续说道:“在今天以前,别人问我累不累的时候,我总是强颜欢笑的说其实还好,但如果今天你要问我累不累的话,我会告诉你我是真的累了,可我不会再去奢望自己能变得更加轻松,因为我一旦放松,最终受累的不是别人,而是包括你在内的所有跟我亲近的人,所以你知道我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吗?我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在未来的日子里,你们不会因为我的出事而跟着出事,你们不会因为我失去了信心也跟着失去信心,你们不会因为我的伤心难过而跟着伤心难过。”

  “这就是我现在的愿望,直白点说,我就是希望包括你在内的每个人,都能尽早的跟我脱离开来,当然不是说让你们跟我撇清关系,我只是希望你们不再依赖我,这样即便是有一天我真出了事,你们依然能过好你们的生活,依然能自己保护自己,依然能管理着这个偌大的初澜集团,这其实才是我真正希望的,只可惜我觉悟的有点晚了,但是想要补救还来得及,前提是我现在必须得做出一个决定。”

  听完我这番话后,梁雅琴突然有点慌了,“张邪,你……”

  看她担心着急的样子,没等她把话说完,我连忙打断她,“别乱想,我现在可是非常冷静的,我也不可能会做出什么傻事来,这样吧,你现在给我安排个饭局,把李星星,老二,小雪,韩建,黑龙跟他的女朋友,还有秦岚,还有胡关都喊到一起来,我想单纯的请他们吃顿饭,对了,还有刚到上海的夏静怡。”

  梁雅琴很不解问道:“你……你这是要宣布什么消息吗?”

  我摇了摇头,“我刚刚说了,只是单纯的请大家吃顿饭而已,别乱想!”

  梁雅琴狠狠点头,“那行吧,我现在就联系他们。”

  半个小时后,就在这附近不远的一家中餐馆内,梁雅琴订了个包厢,这家餐厅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就叫做“唐朝”,也正是我所创办的唐朝品牌旗下的子业务,梁雅琴刚刚还跟我简单介绍了下,打算未来三年内要在全国开八百家直营店,要在未来五年内,在全世界开上千家直营店,而且依然是走高端路线。

  所谓的高端到底有多高端,我也并不知道,但今晚刚好可以去体验下。

  直到晚上八点,我所点名的人都悉数到齐,就连小锦子都被紫幽给带来了。

  刚开始的时候大家边吃边聊得很愉快,气氛也相当的融洽,我看着他们一个个笑容满面的样子,心里是既满足却又觉得很愧疚,满足的是,这些人都是真正跟我相处较近的,他们都可以算是我的亲人了,而愧疚的是,我总是不能很好的去保护他们,我甚至不敢给他们任何的承诺,我甚至会可怕的在想,下一个要消失的人到底会是他们其中的哪一个?

  如果能够避免同样的悲剧重复发生,我当然会不遗余力的去避免,所以这也是我今天把他们聚齐起来的原因,我觉得我也是时候跟他们来个敞开心扉的交流了,否则我的压力不仅会压垮我自己,甚至还可能会在我无意中伤害到他们其中的每个人。

  终于,我鼓起勇气抬高声音说道:“大家安静下,我想说两句!”

  》}更新:最^快上酷匠z网F☆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