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实上在贾朝阳来找我之前,我就猜到可能会出这么一个破事,但那个时候我并没有把这个完全放在心上,因为我想的是,只要那份资料还在我手里,我就有绝对的主动权,他们要敢动我丝毫,我完全可以把他们跟青帮协会之间的关系公布出去,到了那个时候,就算是我遭殃了,那他们几个也必定会下台。

  这是一场博弈,我赌的就是他们不敢拿自己的前途,或者说自己的一世英名跟我闹翻,而且我当初之所以要私自破解那份名单,为的也就是给自己增加足够的筹码,可惜我还是低估了他们的决心,这从今天贾朝阳跟我谈话的语气就能听得出来,他们绝对是很早就在预谋着要针对我了,说不定他们已经想好了各种办法,一旦我拒绝配合,一旦我跟他们闹翻,或许我就离彻底灭亡也就不远了。

  我没有足够的把握去跟他们斗,所以我不敢跟他们闹翻。

  可是,我也担心即便是我去了京城,他们最后也可能不会放过我。

  我独自坐在包厢内发呆了许久,连续抽了四五根烟,期间紫幽给我发来信息,问我什么时候回去,我并没有回复,梁雅琴那边也给我打了个电话,说让我晚上跟她吃饭,可我也没有答应下来。

  一直待了两个小时,这两个小时里我一直在想着到底怎么样才能完美的处理好这件事,只是想了这么久,我依然还是没有半点头绪,我现在也算是彻底明白了,跟那些老狐狸打交道,果然是没好下场。

  直到赵平安突然给我打来个电话,问我有没有时间跟他见个面。

  我想了想,就直接把这个会所的地址告诉了他,让他自己来找我。

  等了大概二十分钟,一段时间不见的赵平安走进包厢内,看起来依旧风光的他,明显是比以前要憔悴了许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这段时间处理夏家的事情估计也没那么顺利,不过这跟我也没有丝毫的关系,我还巴不得他跟夏家斗个你死我活了,因为一旦如此的话,最后占便宜的肯定就是初澜集团。

  “怎么?看你脸色不对劲啊,刚刚跟谁见面了?”

  最(新%S章Lt节上sw酷.匠H网◎

  赵平安一坐下,就笑容灿烂跟我问了句,语气还算和善。

  我又继续点了根烟,强挤出个笑容,“没什么事,你还是跟我说说你吧,当初商量好要去南京跟我一起对付陈晓东,可你倒好,从年前到年后都不见踪影,两个解释都没有,这说不过去吧?”

  赵平安自嘲笑了笑,“今天这不就是来跟你赔不是的吧,我实话跟你说吧,我之所以没去,也不单单是因为夏家的事情,主要是我父亲那边给我打了个招呼,让我别掺合这事,他虽然没跟我说原因,但联想到你年前去了趟京城那边,我大概也猜到你肯定是跟上头某些人物达成了什么协议吧?”

  我缓缓吐出口烟,“算了,这事已经过去了,我也不想再讨论。”

  赵平安似乎觉得愧疚,“不管怎么说,我没跟你解释,就让你一个人去面对,这终归还是我的不对,我现在就跟你道个歉,要不就当我欠你个人情吧,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我一定帮。”

  能让赵平安说出这番话,能让他自己表示欠我一个人情,这也很不容易了,不过我也没当回事,只要他不是在背后故意等着我出事,我觉得这都是可以原谅的,毕竟我在南京的任务也的确是跟他没关系。

  在短暂的沉默了会后,我顺便跟他问了句,“夏家的事情处理的怎么样了?”

  赵平安愣了下,摇了摇头,“这是场持久战,不管最后是我赢了还是我输了,我还是吃亏的,可是没办法,我本身犯错在先,也不怪他们会对我这么生气,但我那几年为夏家付出了那么多,他们也必须得承认,而且我也不想我所有的努力就拜拜浪费,反正就这样吧,他们要玩,我就陪他们玩到底。”

  我对他这点事没有半点兴趣,所以我也没发表什么意见。

  这时候,赵平安又跟我问了句,“你呢,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抬头盯着他,很好奇的跟他反问了句,“我在南京发生的事情你都知道吗?”

  赵平安点了点头,“该听说的都听说过了,包括曾紫若出事!”

  我缓缓皱眉,“那你看起来还这么淡定,不应该是把我凶一顿再说吗?”

  赵平安笑回道:“你已经尽力了,如果换成是我的话,我不一定做的比你好。”

  我伸手揉了下有点僵硬的脸庞,突然想起件事,我连忙跟他说道:“你帮我个忙吧,我可能这两天得去趟京城那边,如果可以的话,你能不能把歌怨的父亲约出来跟我见个面,我有些事情想跟他谈。”

  赵平安有点不解,“你自己约他的话,不更好吗?”

  我摇了摇头,“没你想的那么简单,而且上次我让歌怨伤透了心,估计他心里还对我有怨言,这么贸然的约他见面,估计他是不会见我的,所以我就是希望你能把他约出来,到时候我再出现。”

  赵平安犹豫了会,苦笑道:“行吧,就当是还你个人情了,你到京城后跟我联系!”

  我点了点头,跟他说了声谢谢,接下来我也没继续跟他聊下去了,因为这时候已经到下午了,一起走出会所后,赵平安自己开车走了,说到时候京城见,我本来是想先回去的,但想到之前梁雅琴要我跟她一起吃晚饭,于是我就给她打了个电话过去,得知她现在还在公司内,我就说过去接她。

  来到陆家嘴那栋标志性的初澜大厦面前,我把车停在门口,本来我还以为要经过很繁琐的手续才能进入这栋大楼,却没想到梁雅琴早就安排好了,我才刚下车,马上就有个身材性感到极致的美女走过来喊了我一声张总,她跟我介绍说自己是梁雅琴的秘书,然后带着我来到了顶楼的办公室内。

  印象中这好像是我第一次来到初澜集团的新总部大厦,比我想象中豪华的太多了,我刚走进办公室,梁雅琴就连忙迎上来,说还要半个小时才能忙完,我当然说没关系,于是我就躺在沙发上等她。

  可没想到,我竟然就这么不知不觉睡了过去,而且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跟一个月前我躺在手术台上做的那个梦如出一辙,我梦到了曾紫若,梦到了她在喊着救命,可最终我却没能救她。

  “紫若,紫若你出来,你别走……”

  我嘴里大喊着,猛然从沙发上坐起来,背后出了身冷汗。

  梁雅琴连忙跑过来把我抱住,“没事了,没事了,你冷静点!”

  我轻轻把她推开,大口喘着气,想站起身居然都没力气。

  梁雅琴跑去给我倒了杯水,我一口灌下去,坐在沙发上两目无神望着落地窗外,梁雅琴很心疼的坐在我身边,脑袋趴在我肩膀上,柔声说道:“你这个样子太让人心疼了,你能不能……”

  没等她把话说完,我打断她,强颜欢笑道:“没事,你别老替我担心了。”

  梁雅琴双眼通红盯着我,“你什么事都憋在心里,什么事都自己扛着,我能不担心吗?”

  我伸手搂着她的脖子,再也忍不住,趴在她怀里哽咽了起来。

  我一直假装的坚强,也只有梁雅琴能一眼看穿。

  没有谁能够一蹴而就金刚不败,我同样也是如此,我会有骄傲清高的时候,可也会有懵懂和迷茫的时候,我会有自己的偏执和坚持,但我同样也会有自己的伤心和难过,可是我的伤心难过不能让别人看到,跌倒了,受伤了,我都要挤出一张笑脸给对手和朋友看,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给身边的人信心。

  这其实不是城府,只因为那点可笑的自尊在支撑着我孤独前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