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后,我带着所有人回到了上海。

  本来我是打算先好好在家休息几天时间,可刚回到上海的第二天,贾朝阳就亲自从京城那边赶过来说要见我,被我拒绝几次后,不罢休的他直接找到了我住的地方,可即使如此,我依然也没有让他进屋,但我没想到他居然还联系上了陈相如,连老丈人都开口了,我也没办法,只能老老实实跟他见面。

  不过,我还是没打算邀请他进屋,因为我不想把有关工作上的事情带到家里来,毫不夸张的说,这里也算是唯独能让我清净的地方了,我当然不想搞得乌烟瘴气,好在贾朝阳也不敢有什么怨言,于是我就独自开车跟着他去了一个很安静的会所,只有我们两个人,面对面而坐,他似乎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说。

  “如果我今天不找上门来的话,你是不是以后都不打算见我了?”

  贾朝阳语气有点埋怨,他手里叼着根烟,紧皱眉头,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跟我说什么,可我依然还是破罐子破摔的态度,回道:“我现在只想好好休息几天,有什么事就不能以后再说?”

  贾朝阳冷笑声,“你觉得我像是那种不分轻重的人吗?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我会大老远从京城跑来上海这边?我告诉你,张邪,这次你是真摊上大麻烦了,我现在可是来帮你的,你别跟我这副语气。”

  我很不屑道:“老子可不是吓大的,有事你就说,别绕弯子。”

  贾朝阳按灭手里的烟头,叹气着说道:“知道朱总那边为什么一直让你去京城吗?就是因为你上次不听指挥破解了川井道野手机里那份邮件,现在除了我之外,他们都不敢相信你,事实上在一个月前,他们就给我下命令,让我务必把你带到京城解决这事,可因为你受伤严重,再加上我在背后说好话,他们就把这事缓了一个月的时间,而现在你却把自己关在家里不见人,这换成是你的话,你肯定也会乱想吧?”

  我缓缓抬头盯着他,冷笑道:“什么意思?任务是你们交给我的,现在我完成了任务,你们就他妈的要落井下石了对吧?还有你别忘记了,当初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你说过你会摆平这事,不会让我惹上什什么麻烦,你们要真不相信我的话,为什么还要把任务交给我,难道是故意要玩我,把我耍把戏?”

  贾朝阳再次点了根烟,深呼吸说道:“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我把那份名单上所有威胁很大的人物,全部都连根拔起,只有极少数人跟上头关系密切,而且他们也一直在努力跟青帮撇清关系,所以这些人我都没敢动,可不管这些人到底值不值得信任,我自认为我已经在努力了,能在一个月的时间里做到这些,我也自认为这很不错了,难道这一切在你眼里就都不算什么了吗,难道我不是在努力解决这事吗?”

  我呵呵笑道:“有那么一份详细的资料,这换成我的话,我肯定比你做的更好,所以你也别拿这事来敷衍我,你现在就告诉我,到底是谁不相信我,你们到底想让我怎么样才满意?”

  “我只是负责传话,让你去京城,他们要怎么跟你谈那不是我该关心的事情!”贾朝阳很语重心长又跟我说道,“张邪,我知道这事让你心里很不满,即便是换成我,我肯定也不满,但你得相信,我一直是信任你的,可他们不信任你,我能有什么办法,为什么你就不能站在别人的立场想想呢?”

  “什么叫做别人的立场?”我怒极反笑,“当初你们把这么个危险的任务的交给我,明知道我后续会惹上更大的麻烦,可你们有站在我的立场上为我想吗,肯定没有吧,在你们眼里,我不就是个任你们摆布的棋子吗?但现在老子要告诉你,有本事你就抓我,否则的话,别想着什么事都让我来抗。”

  贾朝阳似乎有点心累,笑的很凄惨道:“张邪,你首先要搞清楚,当我们交给你这个任务的时候,你好像并没有拒绝吧,而且你是签了协议的,这是不是能证明我们也没有强迫你?现在的问题是,你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不听命令私自看了你不应该看的东西,现在上面的人开始担心你把那些资料泄露出去,然后才想着要叫你到京城去解决这件事,我觉得这是很无可厚非的事情,为什么你就非得往坏处想,为什么你就非要认为我们是要找你麻烦呢?我们只不过是想解决这件事,甚至可能只是需要你的一个口头承诺而已,只要你配合,让我上头那几个领导满意了,我想这事很快就过去了,但你现在却拒绝配合,那上头当然会怀疑你有别的想法,等真正让他们失去耐心的时候,那才是你麻烦来的时候,你明白吗?”

  我眼神死死盯着他,说道:“你敢保证,只要我配合,就什么事都没有吗?”

  贾朝阳沉默了许久,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叹气着最后跟我说道:“我只能告诉你,现在事情还没有变得很糟糕,上头也没有完全对你失去耐心,再加上有我,还有朱总那边给你说好话,我相信这件事很快就能过去,可如果你执意要跟大家对着来,那到时候你就别怪我不帮你了。”

  也没给我再次开口的机会,贾朝阳站起身就准备走出包厢,不过在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停下脚步,转头又跟我说道:“我建议你尽早来趟京城,到时候给我打电话,我可以亲自去接你,另外我也希望你自己好好想想,你现在是上有老下有小,还有那么多兄弟等着你养活,还有偌大的一个初澜集团,真有一天你要出了什么事的话,你有没有想过会是什么后果,你知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着看你笑话?“

  我猛然抄起桌上的烟灰缸朝门口砸过去,怒吼道:“给老子滚!”

  酷匠网永_久9F免费看b小说

  贾朝阳长吁口气,“有时候挺同情你的,可我们注定就不站在同一阵营,你好自为之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