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一次接到柳韵芝的电话是三天后。

  她在电话里跟我说道:“自从你那位女朋友出事后,曾国庆已经很久不露面了,我找人打听了下,他最近正在计划着要变卖公司所有的财产,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么做,但我知道已经有不少人在预谋着要找他谈接盘的事情,一旦他公司旗下那些业务被别人夺走的话,那他可能就再也没有翻身的余地了,我劝你还是过来跟他见一面,不管他女儿是死是活,你总得去面对他的,你这么逃避,不是个办法。”

  我沉思了许久,跟她问了句,“我的事情你都知道了?”

  柳韵芝回道:“这不是什么秘密,想要知道也不难。”

  ?☆酷+匠lm网vz唯J一EW正√版y,{其dZ他Y都是sc盗R版{

  我很自嘲说道:“深圳我就不去了,要不你帮我一个忙吧,既然曾国庆要变卖公司所有的财产,与其被别人占便宜,还不如你去接盘,等我把曾紫若找回来了,你到时候再还给她,怎么样?”

  柳韵芝显然很不满,“张邪,你把我当什么了啊?先不说他们曾家那些产业我能不能一口吞下,就算是能吞下,以曾国庆现在的状态,你觉得他会让我占这个便宜吗,有本事你自己去接盘啊!”

  我叹气说道:“这事我要能办到的话,我就不会找你了,当然我也不逼你,实在不行,我再想办法,咱们朋友还是朋友,但以后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咱们之间的来往肯定会越来越少。”

  “你这话什么意思?威胁我啊?”柳韵芝似乎觉得很可笑,“这么多年来,每次有事都是你求我,我可从来没求过你,你今天要好好跟我说的话,我还能答应你,可现在嘛,你想都别想!”

  “是吗,那没事我就挂电话了,再见!”

  “等等!”柳韵芝连忙喊道,“你刚刚说你能把曾紫若找回来,你确定她还活着?”

  我深呼吸口气,回道:“不确定,但只要有半点希望,我都不会放弃。”

  柳韵芝想了会,“要不这样吧,我陪你一起去找她,这个我能帮你。”

  我很坚决道:“谢谢你的好意,但这个真不需要你的帮忙。”

  柳韵芝很愤怒道:“张邪,别挑战的我的底线!”

  我笑了笑,轻声说道:“柳大美女,咱们认识这么多年,别人不了解你,难道我还不了解你吗?反正在我看来,你就是一个闷骚到极致的女人,当然也可以说是无敌到寂寞的女人,在你这几十年的江湖生涯中,你好不容易遇到我这么一个打不死的小强,你不把我榨干你肯定是不会罢休的,这从你最近这段时间天天给我打电话,我就能猜得出来,你这辈子是别想把我从你心里抹去了,你甚至可能是对我又爱又恨,要不然我每次求你帮忙的时候,你也不会那么好心的帮我,只可惜我从来不领你的情,很失望吧?”

  “你……你说什么呢?”这是柳韵芝第一次被我呛得说不出话。

  可我还没有罢休,我继续跟她说道:“你也别再跟我装了,你不就是想看我到底能走到哪一步吗,你不就是在等着我去征服你的那一天吗,那你就好好等着,我今天也把话放这里了,这个世界上除了我之外,绝对不会再有第二个男人能让你柳韵芝倾心,总有一天老子得服服帖帖把你按在床上,说到做到!”

  柳韵芝笑了起来,“张邪,你知道你为什么每次看似赢了,最后却输的很惨吗,就是因为你太过于自信了,在我面前,你根本就没资格跟我说这些,就你现在这样子还想征服我,你有那个本事吗?”

  我笑的更加灿烂,“能让你柳韵芝这么气急败坏说出这么一番话,这就是我的本事,没错,我确实有很多的缺点,而且这些缺点每次都能让我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但即便是被人踩进泥里了,我不照样爬了出来,你柳韵芝不也就是看中我这点本事了吗,装什么装,放下你那点清高会死啊?”

  “有本事你来我面前试试?”

  “别废话了,你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帮我接盘曾家的产业,要么咱们就别做朋友了,以后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的我的独木桥,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反正我也不喜欢跟你打交道,因为太累了。”

  听到我这番话后,柳韵芝似乎受了很大的刺激,“行,我答应你,但你也给我记住了,总有一天你会为你这今天番话付出代价的,另外我还得提醒你,据我得到的消息,因为川井道野死了后,陈晓东现在已经很顺利下打入了青帮高层,未来甚至有可能会接替川井道野的职位,而这都是你干的好事,如果你真去韩国找他的话,那可得小心了,国外不比国内,千万别死在异国他乡了,否则没人给你收尸的。”

  我猛然皱眉,“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柳韵芝很得意笑道:“不是我知道的多,是你自己的消息太落后了,保重,再见!”

  没再给我开口的机会,柳韵芝迅速挂断了电话,我拿着手机发呆了会,我在想,要不要抽个时间当面去找她谈谈,说不定这娘们还真知道很多内幕,可就在这时,黑龙突然出现在书房门口。

  “大哥,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得出发了!”

  我长吁口气,“行,你去开车,我马上下来!”

  在黑龙走了后,我立即回到自己房间换了身衣服。

  我现在要去见的是那位程锦,下午的时候是他主动给我打电话约我见面,本来我是没打算见他的,但想到这家伙对夏静怡还那么执着,我觉得我有必要去跟他说两句,至少要他断了那个念头。

  约定的地点是在他自己创办的那个锦和会所,我到达的时候,他似乎已经等了我很久,而到了这个时候,我也没打算再跟他绕弯子,我很开门见山跟他说道:“为了得到自己爱的女人,你做什么都不为过,所以我不会追究你跟曾大伟之间到底什么关系,至少我知道在夏静怡出事的时候,你也是受害者,但是我得告诉你,不仅仅是现在,未来你也绝不可能得到夏静怡,因为你们不合适。”

  程锦抬头盯着我,“你有什么资格决定她的选择?”

  我冷笑道:“你跟我谈资格?那请问你又有什么资格拥有她?你能为她去死吗?就算是你能,但是没有人会稀罕,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等着厚积薄发吧,否则你只能一辈子被我踩在脚下!”

  程锦双手死死捏着拳头,额头青筋暴起,“张邪,别看不起人!”

  我呵呵笑道:“那你就努力做到让我看得起你,再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