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亲眼见到曾大伟在妻子女儿面前被警察带走,这当然比我亲手把他干掉更要有征服感,我就是想要他也尝试下那种失去一切的无助,我就是想让他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心痛,可即使如此,我心里依然也没觉得有多痛快,因为我失去了我最爱的女人,这种打击对我来讲,是任何的代价都无法挽回的。

  幸运的是,我还有希望,尽管这个希望很渺茫。

  而不幸的是,我似乎丧失了那股勇气。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仍旧过着自我麻醉的日子,梁雅琴一遍遍的给我打电话,让我回上海,贾朝阳那边也给我打电话,说要跟我见面,姓朱的催我去京城催了无数次,就连柳韵芝也给我打电话,希望我能去趟深圳找她,可这些都被我一一回绝,我每天把自己关在书房里,我也在反思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

  直到这一天,夏静怡再次找上门来,事实上在这之前她就已经来过无数次了,可每次都被紫幽很决然的拒之门外,不过这一次我让紫幽邀请她进屋了,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有些事实也该告诉她了。

  依旧是在楼上的书房内,我坐在窗台上,夏静怡低着头很不知所措的站在我面前,像是个做错事的小女孩,似乎在等待着大人的惩罚,可我觉得有点可笑,因为至始至终,她也从来没做错什么。

  许久后,也是我先开口跟她问了句,“想跟我说点什么吗?”

  夏静怡终于抬头,她死死咬着嘴唇,双眼通红的盯着我,“张邪,对不起,我……我想为我之前的任性跟你道歉,如果可以的话,我真的宁愿你选择的是她,而不是我,我也宁愿……”

  没等她把话说完,我立即打断她,“你跟我道歉,跟我说对不起,请问你做错什么了吗?”

  夏静怡愣了下,想了半天都没有开口,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她做错了什么。

  看着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我站起身走到她面前,伸手帮她擦掉眼角的泪痕,微笑说道:“你没有做错什么,所以你不需要跟我道歉,真要道歉那也是我跟你道歉才对,几年前我答应放过你父亲,可我还是亲手把他送进了监狱里,你怪我也好,恨我也好,我都接受,但这次你的道歉我不接受,退一万步讲,如果那天我真的选择了救她,而不是救你的话,难道你就心甘情愿接受了,难道你就不会更加恨我?”

  夏静怡大概是没想到我会跟她说出这番话,她狠狠扑进我怀里,压抑了许久的情绪似乎终于得到了发泄,“我知道你选择救我,是因为我总跟你说你欠我一命,可是你为了救我,却放弃了你最爱的女人,我没办法不去怪自己,我不敢想象,你当初做出那个选择的时候会有多么的痛苦,我更加不敢想象,你这段时间是怎么撑过来的,每次想起这些的时候,我……我真的太恨自己了,真的恨……”

  我轻轻把她搂在怀里,努力保持平静说道:“你既然知道我为了救你付出了很多,那你要做的不应该只是在这里跟我哭诉,你应该要更加的珍惜你自己,最起码你不能让我对你失望!”

  夏静怡把我推开,哽咽着狠狠点了点头。

  我深呼吸口气,又继续跟她说道:“你顾好你自己就行了,不用担心我怎么样,我要真的自暴自弃的话,那我今天也就不会见你了,事实上就算是你不来找我,我本来也打算这几天去找你的,因为我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这个事情你父亲知道,你母亲知道,唯独只有你不知道,现在是时候告诉你了。”

  夏静怡微皱眉头,连忙问道:“什么事情?”

  我转身走回书桌旁拿了份文件给她递了过去,也如实跟她说道:“当年我创办初澜集团的时候,你父亲把他在海外的所有资金都转到了公司名下,当然这笔钱你父亲也不是白白送给我的,他让我给你初澜集团至少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我当然是答应了他,不过这些年因为集团发展融资需要,你的那些股份被稀释了一部分,但我还是给你留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也就意味着你现在才是初澜集团最大的股东,这份股权协议你现在可以签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尽快去上海,开始学着去管理整个集团。”

  fn酷^&匠◇网唯^一!5正?版,Oy其@n他X}都0是.盗版G

  夏静怡睁大眼睛很不可思议盯着我,那份文件她连看都没看,就连忙还给我,说道:“不行,这个我不能接受,我知道这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意味着什么,我……我……”

  看她吞吞吐吐了半天,我有点哭笑不得,“我知道你一时半会没法接受,你今天不签也没关系,等你什么时候能接受了,你什么时候来找我,反正这些是永远替你留着的,但是我不希望你因为别的原因觉得自己不配去拥有这些,如果你真的这么想的话,那我是不会接受的,因为你一旦这么做,就让我变得不仁不义了,我以后还怎么去面对你父亲,而且这也是他留给你的,你起码不能辜负了他的心意。”

  夏静怡显然是没办法一下子接受这么多的东西,她缓缓蹲下身子,脑袋埋在膝盖间哽咽了起来,这次我没再去安慰她,因为她必须得尝试着去接受,一直等她慢慢冷静下来后,我又说道:“另外还有件事我得跟你说清楚,我让你去上海,不是说马上就让你去掌管这么大一座商业帝国,我是希望你能先去那边多学习学习,等你真正有能力的时候,初澜集团当然得交给你打理,而且我也需要你。

  夏静怡拼命的摇头,“为什么你以前不告诉我这些?”

  我蹲下身把她拉起来,柔声说道:“你当初经历了那么大的变故,你至少需要一个发泄口,所以我觉得能让你恨我这对你来讲也许不是件坏事,你看,你现在不就比以前更成熟了吗?”

  夏静怡捏着拳头狠狠锤在我胸前,“你王八蛋,你以为我真的恨你吗?”

  我立即抓住她的手,“你这算是答应我了吗?”

  夏静怡终于挤出个笑容,跟我点了点头。

  我再次伸手帮她擦掉眼泪,最后说道:“好了,你先回去吧,把这事跟你母亲商量下,最好是能带她一起去上海那边。”

  夏静怡再次点了点头,在转身走到书房门口的时候,她突然又回头跟我问了句,“以后……我们还能像以前一样吗,就是刚认识你的那会,我挺怀念的!”

  我愣了下,回道:“我也很怀念以前,可是回不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