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爷子这辈子其实也没什么遗憾了,事业上他算是走在了很多人的前头,唯独就是对家庭的关怀可能少了点,但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事业跟家庭这碗水是很难端平的,不过好在他的儿子女儿都非常的孝顺,而且个个都是真正的有出息,据我所了解到,他儿子现在是某上市公司的老总,年轻有为,刚生了个女儿,家庭算是圆满,他女儿是在大学当老师,一个集美貌与智慧的才女,去年也结婚了。

  参加老爷子葬礼的时候,我有幸跟他儿子女儿见了面,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在老爷子的遗嘱中,他还给我留了个小本子,是他女儿亲手交给我的,说这个本子是他父亲带在身边几十年用来做会议记录的,意义很非凡,留给他们没多大的用处,但留给我显然就不同了,而我当然也好好把这个泛黄的本子收下了。

  接下来的几天里我都待在家里,梁雅琴给我好多电话,让我回上海,可这边还有点事情没处理,我暂时还不能离开,但不知道为什么,每天在面对那些事情的时候,我总会下意识的去逃避。

  直到这个星期天的早上,我把胡关和黑龙叫到了书房内。

  可能是我这段时间太潇洒了,这突然正经起来,把他们两个都给弄得有点不知所措,最后是胡关主动开口跟我说了句,“兄弟,有情绪千万别憋着,这一个月你都没找我跟黑龙两个发脾气,其实我们今天是做好心理准备要等着挨批的,哪怕就是把我们揍一顿,我也认了,真的,你别把自己憋坏了!”

  我笑了笑,说道:“我心理素质没那么差,而且这都一个月过去了,我能放下。”

  两人面面相觑了会,黑龙又试探着跟我问道:“真放下了?”

  我很没好气道:“别废话了,你们想说什么就说吧,我也做好心理准备了!”

  黑龙低着头,跟身边的胡关说道:“还是你来说吧,我掌握不好语气。”

  胡关苦笑声,叹气道:“一个月前发生的事,是我们两个的失误,不是去的太晚了,而是我们没料到陈晓东那王八蛋还有后手,我是亲眼看到他把中枪的曾紫若给带走了,别的我不能肯定,但有一点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曾紫若在当时是绝对没有死的,当然现在我就不知道了。”

  ;$酷匠}网首.、发√o

  可能是担心这话刺激到我,胡关说着说着就突然停顿了下来。

  我伸手揉了下有点僵硬的脸庞,轻声道:“继续说!”

  胡关深呼吸口气,很快又说道:“陈晓东把曾紫若带走后,先是跟宋太贤汇合,然后坐上了他们早就准备好的直升机,贾朝阳那边跟踪到这架直升机在大连那边有过停留,再然后就飞往韩国了,这段时间里我一直在找我的朋友们调查曾紫若的下落,贾朝阳那边也一直在帮我们,上个星期我跟黑龙还亲自去了趟韩国,我们找到了宋太贤,但我们没办法靠近他,至于陈晓东,似乎人间蒸发了,半点消息都没有!”

  我点了点头,长吁口气,“明白了,你们先出去吧!”

  胡关愣了下,又说道:“还有件事我得跟你说下,我知道这个事情你可能很难去面对,但是我们现在还有很大的希望,而且我坚信曾紫若绝对还活着,否则的话,陈晓东没理由还大费周章的把她带走,如果你想好了,我愿意陪你再去趟韩国,就那么大一个地方,多花点心思,找个人也许并不难!”

  我微笑说道:“放心,我会想好该怎么做的!”

  胡关点了点头,“那行吧,我们先出去!”

  就在他们转身刚走到门口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件事,连忙问了句,“曾大伟那边怎么样了?”

  这次是黑龙跟我回道:“按照你的吩咐,我们暂时还没有动他,那小子可能以为我们不打算找他麻烦了,他前段时间还把老婆女儿给接回来了,虽然没住在一起,但看起来有复合的迹象。”

  我很满意点了点头,“行,今晚带我去找他!”

  黑龙没问我有什么打算,我也没主动给他解释什么。

  在看着他们俩走出房间后,我站在书房内,浑身都有点不自在,就好像是被人掏光了灵魂一样,突然就觉得很无助,很不知所措,我来来回回在屋子里走了很久,最后只能蹲在角落里,似乎只有这样我心里才能踏实点,我双手搂着自己的膝盖,不由自主从口袋里把手机掏了出来,然后点开了短信。

  曾紫若在出事前半个小时,给我发了条短信,可我当时没来得及看,后来在医院我才看到,短信的内容只有简单的几句话,还有一张照片,是她坐在车上,偷偷自拍的一张跟紫幽的合照。

  照片上,她坐在副驾驶席,笑的很灿烂,还做了个很可爱的剪刀手。

  被她偷拍的的紫幽正开着车,好像没注意到她举起手机在自拍。

  “亲爱的,我刚刚办完事跟紫幽去吃了饭,现在准备回去了,另外我偷偷跟你说件事啊,紫幽这丫头虽然很排斥我,可经过我今天在她面前的一番表现,她好像要准备接受我了,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个好的开头,以后还得再接再厉,等哪天见到小锦子的时候,我一定会更加好好的表现,爱你,回家见!”

  这就是曾紫若最后给我发的一条信息,我几乎能想象到她当时是有多么的兴奋,可是我没想到,半个小时后,我再见到她就是她出事之后了,我没能救她,我还亲手把她推进了火坑。

  现在说后悔已经没了意义,但我也绝不能就这么放弃。

  我仰头看了眼白的刺眼的天花板,心里只觉得疼。

  我无法想象,当我说出我要选的是夏静怡而不是她的时候,她该多么的绝望?

  我更不敢想象,如果她现在还好好活着的话,她会是多么的恨我?

  可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会选择她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