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张,觉得这边怎么样?”

  “还行吧,起码每天睡觉还算踏实。”

  “其实我觉得是委屈你了,你都在这里待了一个月的时间了,每天就跟我这个老头子聊聊天,表面上看起来挺优哉游哉,但我看得出来,你心思根本不在这里,是不是也该要出去了?”

  “老爷子,您太不了解我了,能每天跟您聊天,这是大多数人求都求不来的啊,如果可以的话,我倒还希望自己能在这里多待段时间再出去,可是真不行,很多事情我逃避不了,还得去面对。”

  南京,某私人疗养院。

  我因为伤势严重,被迫在这里面住了一个多月的时间,跟我说话的这位老爷子算是我的邻居,他比我先来这里大半年,跟我不同的是,他好像是得了什么严重的癌症,目前正在化疗阶段,可能也正是因为如此,实际年纪才六十岁的他,却苍老的像是八十岁,但他的心态非常好,这也是我喜欢跟他聊天的原因。

  胡关前段时间还帮我调查过他的背景,来头可不小,在整个江苏省委里面,他绝对算是老资历了,一辈子就扎根在这边,本来有无数次机会可以往上挪,但他始终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半步不肯挪动,江苏这些年发展迅猛一大半的功劳恐怕也得功归于他,在老百姓心里,他也是实实在在的好官。

  只可惜,好人总是不能有好命,本来还可以为事业继续奋斗的他,却因为查出癌症,不得已从他当时的位置上退下来,再然后进了这家私人疗养院,而即使如此,他在那个圈子里依然是德高望重的,单单就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就见过很多很多的达官显贵会来看望他,只不过他都懒得接见。

  我算是运气比较好,能跟他聊得来,能从他身上学到很多我以前学不到的东西,而他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总会拐弯抹角跟我说些他对各个行业的见解,他年纪是大了,但他的心态却比很多人都要年轻的多,尤其是在跟我讨论那些经济民生的话题时,他总能一针见血的发表他的看法。

  我当然很佩服他,所以我也很愿意每天跟他聊聊天。

  但我也不能总待在这个疗养院,伤好了,还是得出去的。

  “在你走之前,我想跟你说个事!”老爷子突然很神秘的跟我笑了笑,“其实我早就偷偷的调查了你的身份背景,当然没别的意思,我就是特好奇你一个年纪轻轻的家伙,怎么会搞得遍体鳞伤,后来才发现你小子当真算是个传奇,别的不说,单单就是你创办的初澜集团,就足够让我对你竖大拇指了。”

  被他点破身份后,我有点尴尬说道:“老爷子,不瞒你说,我也查过您的背景!”

  老爷子哈哈笑了笑,“猜到了,其实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咱们这可能都算是职业病,因为大多数人都是如此,一旦爬到某个高度了,神经总会变得敏感,所以就不太愿意相信别人,我这些年还算好了点,主要是年纪大了,也不愿意再去胡思乱想,但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挺佩服你小子的,这是实话。”

  我被他夸得有点不好意思,“老爷子,你这么夸我还真会让我膨胀的,要不这样吧,你也别跟我来这套虚头巴脑的,你不如给我点建议,或者说给我点你的人生经验,可能我会很受益匪浅。”

  老爷子转头盯着我,“要说人生经验,你小子当真不比我差到哪里去,我就不跟你卖弄什么了,要说建议的话,我倒可以给你分析下你们初澜集团的发展现状,说句实话,我是不看好你们现在的发展前景,这主要是你们的业务太分散了,虽然目前看起来没有什么问题,而且也走在正轨上,但如果继续这么下去的话,一旦达到一个瓶颈,你们可能就会寸步难行,因为你们各个业务之间互相都太依赖了,如果说哪天某个环节,或者说某个业务受到打击,可能就会影响你们整个集团的发展。”

  我皱了皱眉,连忙问道:“那老爷子有什么好的建议吗?”

  “没建议我会跟你说这些?”老爷子没好气道,“要我说你们既然短时间内没打算上市,那就趁这个时候把业务全部拆分开来,单独运作,就像你后来创建的唐朝品牌一样,这样即便是一个业务受挫,也不至于会影响其它的业务,说句不好听的,万一哪天上面的人要开始整你的话,你觉得你能撑的了多久?”

  我很不敢置信盯着他,心里的确是很震惊。

  老爷子笑了笑,“别这么看着我,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些年都干了哪些好事啊?直白点说,你现在就等于是在走钢丝,走得好可能一切都顺利,而要是哪天刮大风了,你就不担心自己掉下去吗?”

  “有些话不能跟你说的太明白,但你这么聪明的人,你肯定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我这一辈子都贡献给体制内了,这里面那些规则我也算是摸透了,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多次都不愿意去京城那边吗?不是我不想去,而是我知道,一旦我去了,可能我就没什么话语权了,那些人估计也不会给我什么好脸色看,但只要我扎根在江苏这边,他们就绝对不敢跟我叫板,我想要什么,他们还得笑呵呵主动给我送上来,这是我努力得来的,他们认可我的能力,他们也知道失去我会是什么后果。”

  我想了许久,隐约算是明白了点东西,我连忙跟他说了声谢谢。

  老爷子见我一副似懂非懂的样子,又语重心长跟我说道:“现在不理解没关系,以后你就会慢慢懂,还有你要记住,该高调的时候要高调,该低调的时候要低调,最重要的就是别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我点了点头,“老爷子,我懂,人在做天在看嘛!”

  老爷子哈哈笑了笑,突然又很悲伤的说道,“可惜我见不到你真正蜕变的那一天了!”

  可能是他这句话给我了我很大的感触,本来我这几天就得离开,后来我又临时做出决定,打算多在这边陪陪他,可还是没坚持到一个星期,老爷子去世了,很安详的睡了过去。

  好人不长命,难道像我这种祸害就得活上几千年?

  酷)◇匠L#网)t唯.一:正)》版,HY其◎。他G都8是#盗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