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晚在曾大伟的办公室里醉的不省人事,程锦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但今天一大早他就从床上爬起来,可还是有点晚了,再加上脑袋昏昏沉沉的,他就没打算去公司了,只是在家里待了没多久,他又坐不住了,尤其是想到昨天张邪在办公室跟他说的那些话,他就觉得心里憋屈的很。

  程锦不傻,他知道以自己现在的实力,可能还真没办法跟张邪去正面交锋,虽然那家伙在南京这边没什么势力,但他知道,只要对方真的要跟自己死磕下去,那最后吃亏的肯定就是自己,因为他还要顾及到自己家族的存亡,所以他根本输不起,即便是最后来个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下场,那跟输又有什么区别?

  可是他也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认输。

  凭什么自己努力得来的东西,最后却要为别人做嫁衣?

  程锦越想越觉得很烦躁,他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他其实也很想赌一把,但即使是赢了,可能也得付出足够的代价,输了的话,那就可能输的更惨,而如果直接就放弃,他又觉得没法接受。

  纠结了大半天,直到中午时分,他拿出手机犹豫着给夏静怡那边打了个电话过去,只是等到对面接通后,他愣了许久都没开口,最后是夏静怡主动开口问了句,“怎么不说话啊,你找我什么事?”

  程锦连忙反应过来,挤出个笑容,说道:“没什么事,就想问你今天有没有时间,如果有的话,我现在去接你,我想带你去个地方,如果没时间就算了,改天带你去也行。”

  对面沉默了会,“行吧,那你来我上班的地方接我?”

  电话挂断后,程锦连忙跑上楼先是洗了个澡,然后换了身干净的休闲西装,立即出门开车直奔夏静怡上班的公司,到达目的地后,等了不到几分钟,夏静怡就从大楼内走出来,一身很成熟风格的女士西装,头发高高盘起,脸上花着淡妆,这副打扮跟她以往清纯可爱的形象的确是相差甚远。

  程锦最着迷她此刻的样子,他巴不得能一辈子拥有她。

  上了车后,夏静怡坐在副驾驶席,很好奇问了句,“要带我去哪?”

  程锦卖了个关子,很神秘笑道:“别急,到了你就知道。”

  夏静怡轻轻哦了声,又另外问了句,“昨天张邪跟你说了什么?”

  程锦边开着车,叹气回道:“总之没说什么好话,不过你也别担心,虽然我现在的实力还比不上他,但在南京这边我也没必要怕他,所以我也没打算就这么放弃,再怎么着也不能让你失望啊!”

  夏静怡愣了会,转头盯着他,试探着问了句下,“程锦,你能不能别做什么事都老想着我啊,我知道你喜欢我,可你这么做真的会给我很大的压力,说句实话,我虽然很欣赏你这种不认输的精神,但如果说你真没有把握能赢得了张邪,我还是希望你能放弃,因为我不想让你因为这事而受到任何的打击。”

  程锦很自嘲笑了笑,“请问你这是关心我吗?”

  夏静怡没好气道:“在我没接受你之前,首先我们还是朋友,我当然关心你!”

  程锦努力让自己保持灿烂的笑容,“能听到你这话,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该高兴还是悲哀,不过你既然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那我也跟你说句实话吧,我要拿下这个项目,并不是说真的是为了你什么,我是为了我自己,你应该也知道这个项目是我亲亲苦苦争取来的,我怎么可能会轻易的又送给别人?”

  √看正t@版章yk节“上$酷O匠网;

  夏静怡有点想不明白,“张邪不是说了,可以合作吗?”

  程锦转头盯着她看了会,“有句话说的很好,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对我们男人来讲,其实很多时候我们要争的不是因为那些虚无缥缈的金钱和权势,我们需要的是一个认可,家人的认可,朋友的认可,甚至是竞争对手的认可,而这些东西往往会支撑着我们走的更远,我相信他张邪跟我也一样。”

  夏静怡苦笑摇了摇头,“算了,我不劝你了,你自己做决定吧!”

  程锦心里有点黯然,接下来的一路上两人再也没有交流半句了,直到车子开到栖霞区这边,最后停在了一个废弃的物流园吗门口,夏静怡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但很快她又被程锦带着走进去,然后上了物流园内那栋荒废几年的主体大楼上,他们一直爬楼梯来到五楼天台,两人站在长满青苔的栏杆边。

  微风拂面,程锦解开衬衫的两粒扣子,眼神望向远方一大片荒废的地皮,很豪放说道:“这就是我们那个项目要开发的地方,你看到没,这整个一片,未来都要被圈起来,还有附近几个城中村,到时候也会进行拆迁,总投资五百个亿,七期的规划,建成后这里将会是亚洲最大的物流基地,到时候我们还会在周边进行扩建,打造南京市最潮流的商圈,另外还有左边这块,会有个五星级酒店,右边会建几栋写字楼,目标依然是打造南京最大的金融中心,还有规划好的娱乐中心,还有公寓楼,等等……“

  “其实梦想并不会很遥远,最主要还是自己的信念!”

  “我一直坚信自己的实力,所以我从没打算过要放弃。”

  程锦转头看了眼身边的夏静怡,问道:“你呢,有信心吗?”

  夏静怡眼神恍惚的望向远方,“我跟你不同,我从来就没有多大的野心,也许你不会相信,我小时最大的梦想就是想做一个相夫教子的家庭主妇,但自从我喜欢上一个我根本驾驭不了的男人后,我才意识到自己这个小小的梦想可能也要落空了,但我并没有放弃,我明知道我会撞得头破血流,我还是在努力争取想要得到他的认可,结果还真被撞得头破血流,虽然我也认命了,可是我不后悔,说句大实话,我嘴上虽总说着要恨他,其实心里恨不起来,我想,这也许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夏静怡深呼吸口气,也转头跟身边的程锦对视了会,突然很认真的说道:“我知道你带我来这里是为了什么,我也知道你跟我说这些是为了什么,你放心,我会找张邪谈谈,我不会让你的梦想落空,这是我作为朋友,我唯一能帮你的地方了。”

  程锦心里有点不是滋味,轻声说了句,“谢谢,谢谢你的理解!”

  夏静怡仰头笑了笑,“好了,该说的也说了,咱们吃饭去吧,肚子饿了!”

  程锦点了点头,可就在他们刚转身,突然一位蒙面男出现在眼前。

  对方手里拿着把枪,毫无犹豫,直接开枪朝程锦射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