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静怡大概没想到我会对她如此粗暴的语气,她双眼通红死死盯着我看了许久,然后猛然爆发,直接从办公桌上拿起个文件夹就朝我身上砸了下来,似乎想要发泄自己心里压抑许久的情绪,我没拦住她,但胡关很快抓住她的手腕,这时候我也立即站起身,面对着她那愤怒的神情,我也不知道怎么办。

  许久后,程锦从办公桌那边走出来,他轻搂着夏静怡走到旁边,两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夏静怡逐渐冷静下来,可走的时候,她还走到我面前,愣是咬牙说道:“我绝不会让你得逞!”

  一直看着她走出门外后,程锦慢慢走到到我面前,轻声说道:“站在你身边这位是负责市建工作的韩市长,他也是这次项目的牵头人,从一开始他们就找到我合作,也正是因为我们程家有资格有实力做好这个项目,我知道你们初澜集团论实力可以甩我们程家很远,但是在南京这边,你没有任何的优势。”

  我缓缓转头盯着身边这位中年男子,紧接着我立即挤出个笑容,然后伸出手跟他笑道:“原来是韩市长,很抱歉,刚刚有点失态,还请你不要放在心上,另外我也跟你做个自我介绍,我叫张邪,你不认识我没关系,但很快你就会认识我了,也许要不了多长时间,就得换成咱俩合作了,先认识下也好。”

  这中年男子盯着我看了会,半天也没伸出手。

  我心里冷笑声,故意问了句,“你确定不跟我握手?”

  或许是被我的气场跟镇住了,他终于不情不愿伸出手跟我握了下,接着他就转头跟程锦说道:“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就先回去了,你们慢慢聊,我不打扰,有事可以电话联系。”

  在看着这位韩市长也走出后,除了胡关外,现在整个办公室内也只剩下我跟程锦两个了,我知道他现在肯定是恨死我了,可我依然没打算罢休,我走到不远处的沙发上坐下,很吊儿郎当的翘着二郎腿,然后还点了根烟,程锦也立即走到我面前坐下,他没表现出多愤怒的样子,反而还非常的镇定。

  从他此刻的表现来看,我必须得承认,这小子还是挺有本事的,不过也是,一个人就硬生生撑起了整个家族,这份能力可不是每个人都有的,要不是因为他跟曾紫若抢生意,我还真不想去跟他作对,这当然不是说怕什么,而是好不容易遇到一个有本事的家伙,我也不想给他造成多大的打击。

  可他偏偏选错了竞争对手,能怪得了谁?

  一根烟抽完后,我也终于开口跟他说道:“昨天,一位曾小姐跟你约好要见面,你愣是让她等了好几个小时,最后却还给她回电话,说你去不了了,抛开所谓的商人身份不谈,你犯的最大的错误就是对女人的不尊敬,你让别人等你几个小时,你就算是不想跟她谈,但你起码得露面吧,可是你没有,你犯的第二个错误就是得罪了你本不该的惹的人,因为昨天约你的那位曾小姐,她就是我女朋友。”

  UO看:O正版Y章$h节!上酷匠网

  程锦缓缓抬头盯着我,“原来你这是替女人出头,来找我麻烦对吧?”

  我点了点头,“没错,我就是替我女人出头,但我想这不管换成哪个男人,可能都会这么做。”

  程锦一副很不屑的神情,“那你说说看,你到底想要怎么样?”

  我耸了耸肩,“我刚刚说了啊,这么大的一个项目,要不就大家一起做,我跟我女朋友会拿出足够的诚意,我们只要一般的股份,剩下的一半你爱跟谁分是你的事情,就这么简单。”

  程锦笑了笑,“首先我要告诉你,我们并不缺钱,也更不稀罕你们的投资,其次这个项目从最开始就是我跟政府那边提出来的,我带着我们的团队没日没夜做了上百份规划书,现在还不容易得到上头的认可了,你却跟我说,你要拿走一半的功劳,我想请问你,这换成你,你能心甘情愿的接受?”

  “如果真换成我,我一定会接受!”我微笑说道,“你有能力促成这个项目是一回事,但你没有本事来完成这个项目,你能力再大又能怎么样?与其给别人做嫁衣,你为什么就不可以往后退一步,接受这次合作呢?我知道你对自己很有信心,可你对我了解的太少了,你以为你能凭自己的真本事来打败我,你甚至会觉得打败我是一件能让夏静怡接受你的条件,可你有没有想过,万一你输了,怎么办?”

  听到我这番话后,程锦终于皱起了眉头,我本以为他会跟我妥协,可没想到,他居然很固执很坚持的又跟我说道:“就算是输了,我也不会罢休,因为这不是赌博,也没有所谓的愿赌服输。”

  我叹了叹气,最后跟他问道:“你确定你一定要跟我作对?”

  程锦冷笑声,“你错了,是你跟我作对,我只不过是想奉陪到底!”

  我很失望的站起身,“那你得做好心理准备了,别等自己输了,还不知道输在哪里,再见!”

  在程锦跟不甘愤怒的神情下,我带着胡关大摇大摆走出了办公室。

  上车离开金融中心这边后,胡关问我去哪里,我也不知道去哪里,于是我就让他先带着我在马路上兜圈子,一直兜了半个小时,胡关突然跟我说道:“哥们,后面有辆车跟了咱们半小时了。”

  我猛然皱眉,转头往后看了眼,“是那辆红色的奥迪吗?”

  胡关点了点头,“是的,车主就是你之前在办公室叫她滚的那女孩。”

  我苦笑声,说道:“继续兜,想办法把她甩掉。”

  胡关似乎很好奇问了句,“兄弟,那女孩跟你到底什么关系啊,我看她面相挺好的啊,你怎么能那么对人家呢,而且我就搞不懂了,那个什么项目你就算是不让姓程的插手,可这女孩又没哪里得罪你!”

  我叹了叹气,也如实跟他说道:“她叫夏静怡,应该算是我的追求者吧,当然这是以前的事了,不过我欠她一条命是真的,之所以不让她参与这个项目来,是因为她现在还是初澜集团最大的股东。”

  胡关很不敢置信,连忙又问道:“难道她自己还不知道这事?”

  我点了点头,“是的,现在还不是时候告诉她。”

  胡关哭笑不得,“你们真他妈会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