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着背后贾朝阳出来后,立即就有全副武装的特警冲进酒店大堂,救护车也及时赶来,中了好几枪但仍然死死坚持着的贾朝阳很快就被送往医院,我当然没跟着去,因为我知道这点伤还不至于要他的命。

  而就在我转身正准备离开的时候,我突然看到站在警戒线外一个很熟悉的身影。

  夏河的女儿夏静怡,那个早就被我伤的体无完肤的女孩,那个在我心目中永远单纯的大大咧咧的刁蛮女孩,那个表面上看起来没心没肺,但实际上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女孩,她穿着套很单薄的睡衣,脚上一双棉拖鞋,长发散乱披在肩上,可能是因为有点冷,她双手抱胸,脸色显得有点惨白。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就住在这附近某栋大楼里,刚刚在疏散的时候,她肯定也被赶了下来,此刻的她刚好也望向了我这边,刚好跟我眼神对视,我很想过去跟她打个招呼,甚至想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她披在肩上,可是我没有那个勇气这么去做,我也害怕他会把我往外推,因为我知道她心里是恨我的。

  来南京这么长时间,除了年前跟她见过两次之外,这是年后我第一次见到她,可我没想到会是在这种情况下与她相见,我站在原地愣了会,心里多少有点自嘲,紧接着我就继续往前朝她走过去,因为其它方向都被闻讯赶来的各路记者堵得水泄不通,现在也只有她那个方向才能走出警戒线。

  夏静怡始终站在原地,直到跟我擦肩而过。

  她没开口跟我打招呼,我当然也没有跟她打招呼。

  可就在我走出去没多远,背后突然传来她对我的喊声。

  “张邪,你等等!”在我下意识停下脚步后,她马上跑到我面前,似乎酝酿了许久才说道,“我在这附近有套公寓,但平时我都住在家里,昨晚是太晚了,所以我就住在这边了,可没想到运气这么不好,碰到了这种万年都难得一遇的事情,那个什么,其实就是想跟你说声谢谢,因为……”

  没等她把话说完,我立即打断她,“因为什么,因为我救了你?”

  夏静怡愣了下,微笑道:“别人不知道,可我知道今天如果没有你的话……”

  我又再次打断她,自嘲笑道:“不用把我想的那么高尚,也许没有我的话,今天这事根本就不可能发生,当然,如果你要非得认为是我救了你,那好啊,咱们两清了,你以前不也给我档过枪嘛!”

  夏静怡微皱眉头,似乎对我这话很不满,说道:“你走吧!”

  看她低着头的样子,我嗤笑声,又再次从她身旁走过。

  在走到我之前停车的位置后,我立即上车,独自把车开到了家里,这个时候也才不到六点钟,还未完全天亮,大家都还在睡觉,避免把他们都吵醒来,我很小心翼翼走进屋,小心翼翼上楼,来我是想倒头就睡的,可在路过楼上书房的时候,我下意识走进去,望着那满墙壁的人物资料,瞬间睡意全无。

  我很放松的长吁口气,然后搬了张椅子坐在书房中间,接着又点了根烟。

  尽管从昨晚到现在我一直没睡,可我脑子里依然是非常的清醒,我在回想着贾朝阳昨晚跟我说过的那些话,我也在想象着贾朝阳为了拯救人质,为了防止那个唐文东引爆炸弹,他那副视死如归的样子,通过这件事后,我最起码可以肯定,最起码我能相信,贾朝阳绝对不是那个青帮在上头安排的卧底。

  可除了他之外,也就只剩下那几个人了,到底会是谁呢?

  ◎酷bA匠G7网5唯Q*一正&@版V,l*其r他$i都》是盗ni版)

  除了姓朱的,其他那几个老家伙我都不熟悉,所以我也没办法去猜测,我现在只希望贾朝阳能够说话算数,把那份名单上所有潜在的威胁人物都清除干净,至少别让我所有的努力都白白浪费。

  而除了这些个让我头疼的事情外,我现在还担心陈晓东与那位宋太贤会不会再杀回来,其实他们两个我也并不害怕,我怕的是那个黑榜的高手,一旦他要伤害到我身边哪个人的话,或许我连抵抗的余力的都没有,所以我现在最紧要的任务就是要先下手为强,要把他们给揪出来,要让他们再也回不了韩国。

  对了,还有曾紫若交给我的事情,我当然也不能不管,不过在我看来,她那点事情并不是什么大事,因为我已经想好了,等天亮后,就亲自把程锦约出来当面谈谈,如果他能妥协能合作,我很乐意,可如果他始终不肯往后退一步的话,那我也不介意使出点手段来,在生意场上,本身就没有高尚可言,我不擅长的事有别人去做,真正高尚的事,也有别人去做,我只会做自己擅长的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怕迷迷糊糊中靠在椅子上就这么睡着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身上多了条来历不明的毛毯,而曾紫若就坐在我身边的书桌前,正在敲着笔记本键盘,似乎是在办公,见到我醒来后,她连忙转身来到我身边,双手帮我轻轻揉捏着肩膀。

  “你还真厉害,就这么也能睡着,要不去楼下吃个早餐,然后再去床上睡睡?”

  曾紫若很关心的跟我说了句,我晃了下有点晕晕沉沉的脑袋,看了下时间,也才早上八点,接着我就伸了个懒腰,然后直接把曾紫若拉过来坐在我身上,就在我正准备朝她吻过去的时候,她连忙伸手挡住我的嘴唇,说我还没刷牙,我尴尬笑了笑,只能老老实实放弃,老老实实回到自己房间里刷牙。

  而就在我刚下楼准备吃点东西的时候,我放在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姓朱的给我打来电话,这么一大早找我,想必事情不简单。

  我立即走到别墅后院,接通了电话,只听到对面说道:“昨晚发生的事情贾朝阳已经跟我们几个汇报过了,你这次也算是立了大功,再加上你完成了我们交给你的任务,上头肯定都会记着,什么冠冕堂皇的话我就不说了,你要有时间的话,来趟京城,我们几个老家伙商量好了,准备给你个惊喜。”

  我深呼吸口气,说道:“别急着给我惊喜,我只想问你,那份名单上的威胁人物,你们什么时候才能清除干净?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青帮协会那边这时候肯定知道川井道野出事了,如果他们打算破罐子破摔再来次大的恐怖事件,你告诉我,你该怎么处理?难道你还想昨晚的事情再连续发生几次?”

  姓朱的回道:“这不是你该要关心的事情,事实上就在昨晚上,我们就已经行动了起来!”

  听到他这话后,我也总算是松了口气,说道:“暂时没打算去京城,我还有很多事情没做完。”

  对面很好奇问了句,“什么事?还在想着要把那个陈晓东给揪出来?”

  我也没回答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不知道为何,我现在从心底里已经不敢再去相信他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