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给你们五分钟时间,五分钟后,如果我没接到川井先生的电话,那我就杀一个人质,等到人质死完的时候,也就是我引爆炸药的时候,我早已经豁出去了,我一点也不害怕会死在这。”

  唐文东边说着,立即就从角落里拉了个人质出来,并且用枪顶着对方的脑袋,我心里越来越着急,可我依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川井道野已经死了,根本不可能再跟他通电话,即便是没死,那也更不可能会跟他通电话,因为我们本身就是在跟他说谎,真要通了电话,那岂不是就露馅了?

  这个时候,也不可能再随便找个人假扮川井道野,因为我们没有这个计划,所以根本也来不及,我现在也越来越后悔之前一时冲动的跑进来了,我更后悔跟他说了那么多没用的废话。

  看√m正/s版U@章&节上O酷^匠网,P

  可是,我总不能坐着等死,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也顾不上那些人质的生命安全了,所以这时候我也在想,要不要赌一把,我现在跟相距大概有五米的距离,按照正常速度,如果我想冲过去制服他的话,先不说他会不会及时朝我开枪,即便是没朝我开枪,那他也绝对能趁这个时候引爆炸药。

  这也就意味着,我绝不能蛮横的朝他下手。

  但很快我又想到腰上还有把枪,胡关之前给我装满了弹夹,总共七发子弹,我可以在三秒钟之内站起身瞬间拔出枪朝对方射击,只是以我的枪法,尽管直线距离这么短,我也绝不可能一枪干掉他,但我可以在五秒钟之内打完整个弹夹,我相信七发子弹总有一发会射中,唯独让我犹豫的是,这七发子弹只要全部射出去了,那一定会伤害到人质,更主要是他身上绑着炸药,如果射中炸药的话,那很有可能会引爆。

  两种办法都行不通,可我也实在是想不到第三种办法了。

  终于,我下定决心要赌一把,哪怕就是死,我也不能坐着等死。

  而就在我正酝酿着站起身的时候,趴在我身旁的贾朝阳居然比我先站起身,他举着双手,缓缓踏上前两步,只是没等他开口说话,对面唐文东猛然调转枪口,一枪射中了他胸前。

  “你干什么,你想死吗?你再往前走一步,我就朝你脑袋开枪了!”

  贾朝阳很痛苦的吐出口鲜血,他一手捂着胸前,微微弯腰,几乎是咬着牙说道:“川井先生在两个小时前就被带到京城那边去了,我也不知道他被关在哪里,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现在很有可能就在回韩国下的航班上,所以你想让我联系他,我真的办不到,那既然如此,那就一起死好了。”

  当贾朝阳再次往前踏出两步的时候,唐文东又朝他吼道:“你给我站住,你想干什么?”

  贾朝阳没搭理他,依然往前踏出两步,而换来的又是一枪射在他胸前。

  连续中了三枪的贾朝阳终于快支撑不住了,他往后退出两步,痛苦的弯着腰,又吐出口鲜血,可连我都没想到,他马上有强硬的站起身挺直腰杆,语气冰冷说道:“现在凌晨四点,只要你跟我走,我保证可以马上送你到东北那边,然后我会联系那边的朋友,带你偷渡去韩国,从此以后你彻底消失,没有人会再去找你的麻烦,也没有人会因此而死,我想组织上可能还会为此而奖励你。”

  听到这番话后,唐文东似乎有所犹豫,他举着枪往后退出两步,也放开了他挟持的那位人质,贾朝阳又继续艰难的往前走出两步,这一次唐文东没有再对他开枪,很显然,他还不想死。

  我眼神死死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我在寻找最合适的机会准备朝他下手,可没想到,这王八蛋突然又说道:“我不想听你的鬼话,我也根本不相信你……”

  贾朝阳站在原地,语气很虚弱的说道:“那你说,除了跟川井先生通话外,我还能玩为你做什么?”

  唐文东大口喘着气,很大声的说道:“给我准备五百万美金,一辆车,你陪我一块走!”

  贾朝阳似乎松了口气,“你早这么说不就完了,非得朝我开这几枪?”

  他边说着,边把手伸进了裤袋里,不只是唐文东,就连我都以为他是准备拿手机出来打电话,但实在是没想到,他瞬间从腰上拔出枪,只可惜,他还是晚了一步,因为对面比他更迅速,连续朝他开了三枪,两枪射在他胸前,一枪射在他肩膀上,贾朝阳终于不行了,连续往后退几步,轰然倒在地上。

  而也就在这个时候,我几乎是下意识站起身,猛然朝对方冲过去,使出了我这辈子最快的速度,所以没等唐文东反应过来,我整个人几乎是凌空而起,一拳狠狠砸在他脑袋上,在他即将往后倒下去的时候,我又迅速搂住他的脖子,双手用力,使出了全身力气,只听咔嚓两声,他整个脑袋被我弄断。

  我长吁口气,整个人虚脱般的坐在了地上。

  可就在这时候,我突然听嘀的一声,只见到唐文东身上绑着的炸药上面,一个计时器在不停的跳动,从一百秒,很快跳到了六十秒,我当时整个人都傻了,连忙朝身后那些人质大喊道:“跑啊,快跑!”

  在这几个人都慌慌张张往外跑去的时候,我准备也扛着贾朝阳出去,但还没等我站起身,贾朝阳居然坚挺的站起身朝我走了过来,他蹲下身子,双手颤抖着在唐文东身上拔了两根线,那个计时器最终停在十秒五十三的位置,贾朝阳松了口气,躺在地上,但他眼神却跟我对视者,笑的很灿烂。

  我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只觉得这刚刚太他妈的刺激了。

  许久后,我艰难的站起身,把贾朝阳扶起来,背在身上往门口走去。

  他脑袋凑在我耳边,轻声问了句,“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会陪我一起冒这个险?”

  我笑了笑,回道:“我没你那么伟大,也做不到视死如归,我只是相信你而已。”

  贾朝阳长吁口气,又问道:“以后还算是朋友吗?”

  “当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