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目前的状况来看,那位恐怖分子虽然没表现的很激动,但形势对我们这边却是非常的不利,首先是他所在的位置很特殊,至少我们是没办法指望对面大楼几个狙击手发挥作用了,其次是被他拿枪挟持的那几位人质,或许稍微把他激怒,可能就会造成人质伤亡,当然最主要还是他身上绑着的那些炸药,一旦引爆,后果绝对是不堪设想。

  说真的,我心里其实挺害怕的,我没有贾朝阳那种视死如归的想法,我也没他那么大无畏的精神,我甚至有点后悔这么冲动的跑进来了,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没有后退的余地了,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尽量保持平静,然后想办法干掉对方,不过在这之前,我当然也不能轻举妄动,所以在对方叫我站住的时候,我也老老实实停下了脚步。

  贾朝阳见到我后,显然是有点诧异,他转头盯着我,问道:“你进来干什么?”

  我愣了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事实上我自己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稀里糊涂进来了。

  见我没说话,贾朝阳叹了叹气,很严肃的语气朝我大声说道:“赶紧给我出去,这是命令!”

  可还没等我开口,那位恐怖分子突然笑了起来,说道:“进都进来了,谁都别想出去,否则的话……”

  “行行行,你别冲动,我不走行了吧?”我立即打断他的话,深呼吸口气,又说道,“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叫唐文东吧,老家山西那边的,南京大学毕业,而自从毕业后,你就再也没有回过老家了,因为你的父母在你读大三那年就因为车祸而去世,肇事者是当地的一个官员,而且还是属于酒驾,可这件事发生后,对方也并没有受到丝毫的影响,只是赔了你十万块钱,再后来你就跟同学去了韩国那边打工,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加入青帮协会的,我也不知道你到底做错了什么,但我想告诉你的是,我,还有我身边这位姓贾的,其实我们都是青帮协会的一员。”

  听到我这番话后,原名叫唐文东的恐怖分子明显很惊讶,他皱眉盯着我,“你怎么对我这么了解?”

  我微笑回道:“你知道昨天早上川井先生为什么找我在你的咖啡馆见面吗?是因为他知道自己遇到麻烦了,所以他想找我帮忙,我当时也答应过会帮他,可他还是不放心,所以他给了我一份很保密的资料,确切的说应该是一份名单,总共有几百人,这几百人都是青帮协会这些年在国内发展的成员,其中就有你,也有我身边这位姓贾的。”

  唐文东似乎觉得很不可思议,他盯着我看了会,立即转头又跟贾朝阳问道:“你也是组织上的人?”

  贾朝阳有点愣神,我怕他会坏了我的计划,所以没等他开口,我就抢先说道:“老兄,你这么问,他肯定是不会承认的,要知道他可是上头派下来专门调查青帮组织的领导,他现在要这么跟你承认了,你让他以后怎么混?但我可以跟你保证,我绝对没有骗你,事实上除了我们两个之外,上头还有不少领导也是组织上的人,所以我真的搞不懂,我们有着如此强大的关系,你为什么还要走到这一步?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了后,会连累我们所有的人?”

  唐文东似乎有点不敢置信,冷笑着说道:“他们那些人都已经调查到我头上来了,我难不成还坐着等死?如果你真是组织上的人,那你应该也知道我们的规矩,一旦身份暴露,宁愿死也不能被他们抓走,你不知道吗?”

  我心里有点震惊,我表面上我依然保持真镇定说道:“那你知道是谁在调查你吗?”

  唐文东思考了许久,很快就把眼神放到我身旁的贾朝阳身上,“是他?”

  我笑着点了点头,“没错,就是他在背后调查你,今晚准备抓你的人也都是他的手下。”

  听到我这话后,唐文东突然变得激动起来,他调转枪口又对准贾朝阳,几乎是怒吼道:“你什么意思,你为什么要调查我?你是想让我死吗……”

  没等他把话说完,我连忙打断他,“老兄,你先别激动,也许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糟糕!”

  跟他说完后,我转头又跟贾朝阳说道:“姓贾的,都到这个时候了,你他妈还装什么装?这里又有没有外人,你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啊?哦,对了,还有那几个人质,没事,只要你现在承认了你是组织上的人,只要你跟唐兄说出实话你为什么要在背后调查他,那几个人质我会亲自干掉他们,所有的后果,我一并承担了,怎么样?”

  贾朝阳转头,皱眉盯着我看了许久,他这么聪明的人,当然知道我跟他说这话什么意思,所以很快,他故意装作一副下定决心的样子,轻声说道:“没错,他说的没错,我的确是组织上的人,我之所以调查你,是因为你这些天跟川井道野接触的次数太多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起码有过五次通话,见过三次面,所以这引起了上头的怀疑,但是上头只是让我先在背后调查你,并没有下令让我抓你,可我知道,这么下去肯定不行,你迟早有一天会暴露你的真实身份,于是今晚我就自作主张派人来抓你,我本来是想先把你带回去,然后再把你送去韩国,而且这也是川井先生传达给我的意思,可我真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冲动,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所做作为,不但会毁了你自己,甚至还会把我们所有人都给连累进去?我知道我事先没跟你打招呼,这是我的失误,但此刻我只想让你知道,我是想帮你,我没有打算害你,请你一定要相信我,好吗?”

  在对面唐文东正愣神的时候,我紧接着又说道:“老兄,你现在也知道事实情况了,那咱们就谈谈条件吧!”

  对方冷笑盯着我,“谈条件,谈什么条件?”

  我耸了耸肩,“你放下枪,放下你身上绑着的那些玩意,我们送你离开,保证你的安全。”

  “你当我傻啊,我凭什么要相信你们的鬼话?”这王八蛋又再次情绪激动起来,他拿着枪对河天花板开了一枪,然后又朝我跟贾朝阳两个大吼道,“趴下,都他妈给我趴下,想让我相信你们很简单,我现在要跟川井先生通话,只要他让我放下枪,我就相信你们,否则的话,大家就一起死好了!”

  我很害怕的蹲下身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酷匠o,网唯Lu一1正)版VR,其k他%j都=,是e盗版

  川井道野已经死了,还怎么跟他通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