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钟不到,我终于开车赶到了现场。

  酒店门口停了好几辆警车,早就赶来的特种部队在酒店门口也已经列好队形,对面大楼上起码有五六把狙击枪,起码有上百位警察正在周边疏散人群,而且不单单只是疏散路上的行人,周围几栋大楼的人都得疏散,因为一旦爆炸的话,可能这整栋酒店都会塌了,甚至也可能会殃及到旁边的楼房。

  此时此刻,已经凌晨三点了,这也意味着大多数人都进入了梦乡,所以那些警察也只能每栋楼挨家挨户的去敲门,但是酒店内起码还有几百个顾客,再加上酒店的工作人员,保守估计可能得有三百多人在里面,这三百多人根本出不来,因为那恐怖分子已经把大门关上,而且还持枪挟持了前台几位工作人员。

  不过也好在对方只有一个人,所以楼上的那些顾客他也没办法顾及到,贾朝阳到达现场后,马上下令派出四五架直升飞机上楼顶去救人,但是才进行不到十几分钟,那位恐怖分子开始情绪变得激动了。

  一直站在玻璃大门口跟他谈判的是位中年警察,手里拿着个扩音器,很义正言辞的说着那些冠冕堂皇的话,说真的,如果换成我是那个恐怖分子的话,可能我也会被他情绪更加激动。

  终于,贾朝阳看不下去了,他先是跟身边那位特警队长说道:“你再派些人上顶楼,加快速度把楼上所有人都用直升机运走,记得每间房搜查,洗手间都不能放过,另外对面大楼再加派几个狙击手,我现在进去跟恐怖分子谈判,我会尽量把他引进你们的视线内,一旦有机会,立即击毙。”

  这位队长挺直腰杆跟他敬了个礼,大声道:“明白!”

  接着,贾朝阳马上就走到酒店大门口,他二话不说从那位中年警察手里把扩音器抢过去,然后大声对着里面说道:“你应该会很好奇,到底是谁在背后调查你,没错,调查你的那个人就是我,我现在就站在你面前,我也可以跟你说实话,川井道野就在我手里,如果你不想他也死的话,你让我进去,咱们好好谈谈,如果谈妥了,我或许会把你跟川井道野一起遣送回韩国,否则的话,那大家就一起死好了。”

  我没想到贾朝阳居然会这么谈判,而且还说要进去,这确实需要极大的勇气了,可我也担心他进去后会出事,毕竟对方有枪,而且还有好几个人质在手里,他这进去的话,搞不好就得把命给搭上。

  就在这时,里面也传来声音,“只能你一个人进来,否则我就引爆炸弹!”

  很快,就有一位酒店的服务员跑出来,然后打开了玻璃大门,贾朝阳进去后,顺便就把这位服务员给退出乐酒店,接着他就把门再次关上,我们所有人都听到他说道:“一个换一个,很公平!”

  我眼睁睁看着他一直往前走,然后消失在视野中。

  接下来,大家也只有在外面干等着,谁也不知道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当然也挺着急的,可是这么多警察都不知道怎么办,我也根本帮不上什么忙,但说实话,我还挺担心贾朝阳的。

  凌晨三点四十分,酒店内突然传出来枪声!

  包括我在内,所有人都被吓了一大跳,这时候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中年男子,他当机立断跟所有人吩咐道:“除了对面楼的狙击手之外,所有人都撤退到一公里之外,立刻!”

  警车全部开走,那些特警也只能老老实实撤退,不过好在酒店楼上的顾客已经全部解救完毕,现在除了那几个人质外,也只有贾朝阳还在里面了,我越来越担心他的安危,可我依然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X‘酷%匠网永-=久J免n☆费8'看小说

  “你是谁啊,哪个单位的,怎么还不走?”那位下令的中年男子走到我面前朝我凶了句。

  其实他做的这个决定是对的,撤退所有人,这样即便是爆炸,也不会再造成不必要的伤亡,可他的命令也只是对他的手下有用,我又不是他的手下,我完全可以不听他的。

  就在他准备伸手要推我走的时候,我深呼吸口气,下定决心反过来把他推开,紧接着我就迅速走到酒店大门口,然后从地上捡起那个扩音器,大声对着里面说道:“里面那个谁,绑炸弹那个,你给我仔细听好了,我叫张邪,昨天早上我在你的咖啡店跟川井道野见面,我想你应该还记得,如果你认识我的话,那你应该也知道,我跟川井先生是朋友,我现在是来帮你跟川井先生的,但前提是你得保持冷静,你得让我进去跟你对面那位姓贾的谈谈,我保证,无论你提出任何的要求,我都会让他们满足你!”

  我话音刚落,那位中年男子冲上来,朝我吼道:“你在干什么,你想死吗?”

  我转头盯着他,闹到凑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我朋友在里面,我得救他出来,放心,就算是我真的死了,也绝对不需要你担责。”

  这中年男子死死盯着我,又问道:“你到底是谁?”

  我微笑着跟他伸出手,笑回道:“张书记你好,我叫张邪!”

  没等他反应过来,里面终于传来声音,“我认识你,进来吧!”

  很快,又是一位酒店服务员过来开门,我在进去前,也顺便把这位服务员给推了出去,接着我又把大门再次关上,此时,我看到那位恐怖分子就站在电梯口面前,这个位置外面根本看不到,狙击手当然也没办法发挥,而更让我震惊的是,他身上绑着的炸药比我想象中要多得多,一旦真引爆的话,那确实有可能会把整栋楼都给炸的塌下来,甚至也有很大可能会殃及到周围的楼房。

  在他身后的角落里有四五个人质,两男三女,其中有一个保安。

  而贾朝阳就站在他面前不远处,嘴角挂着血迹,一副很痛苦的神情。

  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中枪了,但因为跟我一样穿着防弹衣,所以也没死。

  我缓缓往前走去,可还没走出几步,那位恐怖分子猛然调转枪头对准我,大吼道:“站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权利说:

  大家端午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