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朝阳给我的这番解释其实并不牵强,不管我信不信,我都必须得承认一个事实,那就是他,或者说他们那几个人都在做着正确的事情,这么多年没有妥协,这么多年背负着巨大的压力都没让青帮在国内大肆发展,那至少能说明他们始终是在坚持正义,至少他们没有让青帮协会的阴谋得逞。

  可即使如此,这也不代表我就能相信他,但是在来之前,胡关跟我分析了那么多,跟我讲了那么多的利弊,我也不是傻子,我当然知道怎么去判断得失,而这些其实跟什么以大局为重并没有关系,我只是个普通人,在某些时候我也许能做出点对这个国家有利的事情,但更多的时候,我只会在乎如何才能在这个险恶的社会中生存下去,所以我知道,一旦我真的跟他们作对了,那我面临的只会是更坏的下场。

  看着川井道野那副死不瞑目的样子,我犹豫了许久,缓缓把手伸进口袋里,站在我身旁的段坤如临大敌,瞬间从腰上把枪掏出来,然后对准我的脑袋,可看他满头大汗的样子,我就知道他其实是害怕我的。

  “怎么,想对我开枪?”我转头盯着他,冷笑着问了句。

  段坤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全身都抑制不住的在微微颤抖着。

  这时,贾朝阳走到他面前,轻声说道:“放下枪。”

  在看到我从口袋里拿出川井道野那个手机后,段坤如释负重,老老实实把枪收了起来。

  “手机可以给你,那份名单上的人物你要怎么处理跟我没关系,但我想知道,你们几个人当中到底谁菜是最大的内鬼,你现在没法回答我,也没关系,如果哪天你知道了,那请你务必要告诉我下。”

  贾朝阳拿过我递给他的手机,微笑问了句,“你真的就这么想知道?其实你知不知道都没关系,因为这些事说到底也还轮不到你来插手,甚至你知道的越多,可能就越对你没有好处。”

  我冷眼盯着他,说道:“要么一开始就别让我参与进来,既然我已经知道那么多了,那我当然也想知道是谁那么大胆子在背后干着卖国的事情,另外我还想说,千万千万别让我知道,那个人会是你,否则的话,你就是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一定把你揪出来,亲手宰了你。”

  贾朝阳哈哈笑道:“如果每个人都能像你这么一样,有着如此炙热的一颗爱国之心,那我们所在的国家恐怕就不会是这个样子了,不过你放心,想亲手宰了我,你还真没有那个机会!”

  “希望如此吧!”我转头再次开了眼春井道野,又跟他问了句,“青帮那边你们怎么交代?”

  贾朝阳笑了笑,“在国内的青帮人员,基本上都在那份名单上了,该杀的肯定不能心软,有些跟我们一样都是身不由己,那就尽量给他们一次机会,总之这事你不需要操心,我能办妥!”

  就在他话音刚落,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在这空旷的地下室内极为刺耳。

  不是谁给我打来的电话,而是贾朝阳自己的手机响了起来,可我看他接通后,一句话都没说就立即把电话给挂断了,再看他神情凝重的样子,我大概也能猜到,这多半是出了很严重的事。

  H酷匠S网1@首V发8

  没等我开口询问,他立即就跟段坤吩咐道:“一组那边出事了,你立刻赶过去!”

  等段坤急急忙忙走了后,他就跟我说道:“你应该还记得,你上次跟川井道野见面后,你让我调查那间咖啡馆的老板吧?我后来听你的,查了那个老板的底细,发现他这三年里,去韩国的次数长发两百八十三次,我们怀疑他跟青帮应该是有来往,本来我们是打算今晚把他带走问话,可刚才那老板拿枪打伤我的一个同事,现在全身绑着炸弹在一家五星级的酒店大堂内,如果引爆的话,后果不堪想象!”

  我很不敢置信盯着他,连忙问道:“那现在怎么办?”

  贾朝阳显然比我更加焦急,“你先回去吧,这事我会处理。”

  我知道这种事情我就是想帮忙肯定也帮不上,所以我也听了他的,先坐电梯上了停车场,黑龙一直都守在门口,他看我没什么事,也终于松了口气,本来我是打算带他先回去的,可想了想,我总觉得心里有点愧疚,刚刚贾朝阳跟我说的那间咖啡馆的老板,虽然我没见过真面目,但之前在家整理那份名单资料的时候,我就发现那间咖啡馆的老板也在列,所以我在想,如果我早点把手机交给贾朝阳的话,那他查看了名单后,说不定早已经把那个老板给逮捕了,可现在闹出这么严重的后果,我觉得这事我脱不了干系。

  就在黑龙叫我上车的时候,我终于下定决心跟他说道:“你先回去,我还有点事情需要处理。”

  黑龙愣了下,说道:“这么晚还有什么事情,那要不我陪你一起去吧?”

  我很坚决说道:“不用,你赶紧回去,我这边很快就办完了。”

  黑龙没有怀疑我什么,只能老老实实开车走了。

  我也立即把车开到电梯门口,等了大概四五分钟,贾朝阳终于出来了。

  我脑袋探出窗外,跟他大喊道:“快上车,我跟你一起过去!”

  贾朝阳也没废话,很快上车坐在了副驾驶席。

  我转头,看他神情明显有点不对劲,问道:“你刚刚在下面干什么?”

  贾朝阳长吁口气,回道:“我刚才打了两个电话,现在应该有特种部队赶过去了,但以我的经验,对付这种可能经过特别培训的恐怖分子,再多人也没用,我们只能先谈判,实在不行,也得随时做好牺牲的准备。”

  我自嘲笑了笑,又问了句,“如果我早点把手机交给你,是不是就能避免这种悲剧发生了?”

  贾朝阳转头跟我笑回道:“你小子难不成还自责了?不过这事真跟你没关系,就算是让我拿到了手机,我们也不可能会这么速度行动起来。”

  听到他这话后,我心里稍微好受了些,接着我又跟他问道:“你想好怎么处理这事了吗?”

  贾朝阳伸手拍了拍胸前,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大不了就是为国捐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