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之所以要拷贝这份资料,并不是因为我对里面的那些名单多么感兴趣,我只是想拿在手里当做以后谈判的筹码,也许现在还用不上,但也许哪天就真会派上用场,而且我也担心真如贾朝阳说的那样,上头会有青帮协会的内鬼成员,一旦这份资料被这些人拿走,那别说我这段时间所有的努力会白费,这对整个国家来讲,恐怕也会是个很大的打击,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我所担心的事情竟然真的发生了。

  当我翻出贾朝阳的名单时,我立即就吩咐黑龙去给我买个打印机回来,紧接着我又让这位黑客把资料给我重新拷贝到一个U盘内,直到黑龙回来后,我就把这所有的资料都一页一页的全部打印出来。

  总共打印出来两百八十三张A4纸,每个名单的背景资料都被打印在一张纸上,这也就意味着青帮这些年在国内起码是发展了两百八十三个成员,而除了像贾朝阳这种大人物之外,还有几个比他更大的人物。

  钱亮,姓朱的,小鱼儿的父亲,赵大福,这四个人的名字也赫然在列。

  另外还有将近九十多个民营企业家,八十多个公务员,其中有十几个市委高官,三个省部级高管,剩下的还有二十几个在读的清华北大学生成员,最后那些都是不起眼的工薪阶层,按照我的猜测,这批工薪阶层的人物应该是被洗脑洗的最彻底的,前段时间所发生几起恐怖事件,肯定也是这批人主导出来的。

  我真的不敢相信,这个所谓青帮协会能在国内发展这么多的大人物,抛开贾朝阳不说,钱亮,小鱼儿的父亲,姓朱的,还有赵大福,这些人可都是在名单之列的,我完全搞不懂,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花了近两个小时把资料打印完毕,我捧着这厚厚的两百多张纸走进书房内,接着我就把之前贴在书房墙壁上的那些东西全部撕掉,我打算再把这些资料贴到墙壁上去,我决定要对这些名单仔细分析。

  而就在我正准备关上书房门的时候,胡关突然来到门口,“你应该需要帮忙!”

  我皱眉盯着他看了许久,点了点头,“行,进来吧!”

  凌晨两点,在我和胡关两个人的努力下,我把整间书房的墙壁都贴满了,并且还对这些人员进行了最细致的分类,一类是包括贾朝阳在内的几个大人物,一类是那些时不时就能上头条新闻的企业家,还有一类就是那些公务员,按照级别往下排列,而最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居然还有十几个明星在内,并且都是国内一二线明星,其中还有不少是跟初澜影视签约过的,最后一类就是那些隐藏极好的工薪阶层人物。

  我站在书房中间,发呆了许久,眼睛都快看花眼了。

  胡关贴上最后一位名单,来到我身边,然后从口袋里掏出烟给我点了根,接着他自己也点了根,沉默了许久后,他伸手指着那几个大人物的名单资料,说道:“你这次的任务,就是这几个人安排给你的,我不清楚你们之间谈判的内容,但我能猜到,这次任务肯定非常保密,可能除了他们几个人外,也不会再有其他的大人物知情了,而很矛盾的是,他们明明跟青帮有瓜葛,却还让你去对付,这意味着什么?”

  胡关换回暖吐出口烟,又说道:“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几个人开始后悔跟青帮扯上关系了,但想要轻易的跟青帮撇清关系可能又没那么简单,所以他们打算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来个大清洗,这样既能摆脱青帮对他们的控制,说不定还能来个大立功,可这种做法又是很典型的贼喊捉贼,他们不敢动用官方的力量,因为他们可能有把柄在对方手里,于是几个人在商量之后,决定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也可以说是利用了你,我知道你可能会很愤怒,但要我说的话,你完全没必要,这说不定是件好事。”

  X*更G|新最快上酷I匠^网)

  我转头盯着他,很好奇道:“为什么这么说?”

  胡关笑了笑,回道:“最起码他们几个人还没陷的太深,他们既然能下定决心来解决这件事,那这也能说明他们是真意识到青帮这个组织的可怕之处了,现在你帮他们完成了任务,剩下的大清洗他们自然会想办法处理,一旦事情结束后,那他们就成了英雄人物,而你又让他们欠了你一个大人情,不好吗?”

  我皱眉想了会,“那上两次发生在国内的恐怖事件,该由谁来买单?”

  胡关耸了耸肩,“你不能总是去同情那些跟你毫无瓜葛的人,你应该要想想,谁没有一本伤心的账?谁又能顾得上谁?你张邪这些年一路走过来,你有你自己的辛酸和不为人知的经历,有人会同情,但更多的人根本不会在乎你,贾朝了可能也有自己的故事,小鱼儿的父亲说不定也有过憋屈的时候,他们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不说做了多少错事,可只要整体上没有坏心思,那你就不能说他们是个坏人,打个很简单的比方,你这些年手上沾了不少鲜血吧,你敢保证死在你手里的每个人都是死有余辜?”

  我低着头,脑子里反复的在咀嚼他这番话的意思。

  胡关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兄弟,我建议你还是别什么事都往坏处去想,你可以找他们问清楚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无论错也好对也好,都到这么地步了,真心没必要再去钻牛角尖了,我想你这么聪明的人,你一定有你自己的判断,退一万步讲,你真要跟他们玩的话,你恐怕会摔得更惨吧?”

  我缓缓转头看着他,很哭笑不得道:“你小子是替谁说话呢?”

  胡关笑回道:“没有替谁说话,我只是比你更清楚那个圈子里的一些规则,所以我有发言权,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听从我父亲的安排,去按照他们的规划往前走吗,就是因为他们那个圈子里很多事情,甚至可以说是很多手段,是我没法接受的,但每次当我换位去思考的时候,我发现他们其实也并没有做错什么,既然如此,那我就只能远离这个圈子,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情,我才不操心他们的大事呢!”

  我长叹口气,“真的很感谢你能跟我说这么一番话,我当然可以不去追究什么,但他们必须得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哪怕是编也得给我编出一个理由来,否则我是不会妥协的!”

  胡关哈哈笑道:“放心,我保证他们会有一万个理由来说服你。”

  就在他话音刚落,我放在身上的手机响起,是贾朝阳给我打来的,接通后,只听到他说道:“我想你应该看过那份资料了吧?你是不是想要我们给你个解释?你现在来找我,记住,只能你一个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