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关既然有把握能搞定这事,那我也没必要陪着他耗在这里,至于他怎么去处理,那也不是我该关心的事情了,但我七爷确实没想到这家伙为了一个陌生人能好心到这种程度,我甚至在想,他是不是看上人家女孩了?

  回到别墅内,灯还亮着,但紫幽跟曾紫若应该都已经睡去了。

  我小心翼翼上楼,走进房间刷了个牙,而就在我刚躺上床,突然有人在外面敲门,这除了紫幽和曾紫若也不会有别人了,于是我也立即跑去打开门,只见到曾紫若穿着套睡衣站在我面前,她笑的很灿烂道:“不欢迎我啊?”

  我坏笑盯着她,直接把她拦腰抱起来丢在床上,接着我也躺在她身边,但我并没有下一步的打算,我睁大眼睛望着天花板,把刚刚在对面别墅发生的事情跟她说了,曾紫若得知胡关为了一个陌生女孩善心大发,她笑着跟我说道:“你这个兄弟人挺不错的,为人处世很正直,不虚伪不圆滑,但我真没想到,那个我还挺喜欢的演员居然这么人渣。”

  我深呼吸口气,“不说这个,说说你的事情吧,有没有需要我帮忙的?”

  曾紫若转过身子,很丧气的跟我说道:“年前我父亲跟他一个老同学都谈好了,要在南京这边打造全亚洲最大的一个物流基地,总投资预计五百个亿,这刚好也是这边政府非常支持的一个项目,但最近听说有人抢先了,一个叫程锦的家伙正在跟政府那边洽谈,我最近也想办法调查了这家伙的来头,没想到他还是南京程家的继承人,本来程家这些年在珠三角早已经不行了,但自从他上位后,即将破产的程家愣是被他扭转乾坤,估摸着这也是个难缠的角色。”

  我很哭笑不得,“这个世界还真是太小了,年前的时候我还跟那个程锦打过交道。”

  曾紫若连忙问道:“不会吧,难道你们是朋友?”

  我摇了摇头,“当然不算,相反,他还把我当做他的情敌了,年前这小子还来警告我离他喜欢的女孩远点,不过我没搭理他,我本来以为自己跟他也不会有什么交集,但既然他都敢跟你抢生意了,那我当然不能让他得逞。”

  曾紫若冷哼声,“你刚刚说的情敌什么意思,老实交代!”

  我想了想,也如实跟她把事情说清楚了,曾紫若听完后,说道:“夏河的女儿以前喜欢你,但是你把她父亲给送进监狱里了,所以她后来开始恨你,而你突然出现在南京,然后又勾起了她的伤心事,那个程锦以为你们要旧情复燃,于是就来警告你,把你当做了头号情敌,是我理解的这个意思吧?可你还没告诉我,你是不是真的对人家有意思啊?”

  我伸手把她搂在怀疑,柔声说道:“有你一个就够了。”

  曾紫若满脸幸福的笑容,“明天我去市政府那边,可能会遇到那个程锦,我先跟他们谈谈看,实在不行,也可以一起合作,如果他们死活不肯让步的话,那到时候你可得帮我想想办法,我不想灰溜溜的回去。”

  我轻轻嗯了声,“没问题。”

  而就在这时,我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骤然响起,这么晚还有人给我打电话,估计是有事情,于是我立即下床把手机拿了起来,竟然是那位川井道野打来的,我接通之前,跟曾紫若说道:“要不你先回你房间睡觉吧?”

  曾紫若很调皮的跟我吐了吐舌头,但她还是很听话的走出了房间。

  看着她把门关上后,我马上接通电话,只听到对面很蹩脚的普通话的说道:“张邪君,非常抱歉这么晚才给你打电话,但我也没办法,陈晓东在我住的地方安装了窃听器,而且还找人在外面盯着我,我是好不容易才偷跑出来给你打电话的,为了避免麻烦,我就长话短说吧,陈晓东下午伤了你的人,他其实就是想故意激怒你,就等着你失控的时候,然后他就找机会把你干掉,而我目前是被他安排在离市区很远的地方,就是防止你找到我,至于他自己跟宋太贤躲在哪里,我并不清楚,这样吧,明天咱们找机会见个面,我想跟你仔细聊聊,你觉得如何?”

  我想了会,问道:“就这么见面不好吧,你不怕陈晓东知道?”

  对面笑回道:“放心,我有办法,你等我电话吧。”

  没再等我开口,对面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凌晨三点,我躺在床上终于睡了过去。

  直到第二天早上七点,我又起床,刚走出门外,就碰到也从房间出来的胡关,这小子满面春风的样子,跟我说昨晚的事情已经搞定了,但他并没跟我说是怎么搞定的,我当然也懒得问他,一起吃了早餐后,胡关问我今天有没有什么事情做,刚好曾紫若等下要去市政府那边谈事情,于是我就安排他给曾紫若当司机。

  而就在他们出门没多久,突然一辆警车停在别墅外。

  我隐约觉得恩有点不对劲,果然,他们进屋后,一个中年警察跟我说道:“是张邪吧,昨天下午在福冈十字路口发生的车祸,以及在工业园那边发生的暴力事件,需要你跟我们去警局做个调查,请跟我们走吧!”

  紫幽连忙从楼上冲下来,拦在了我面前。

  :酷p匠N网(首d发(

  我轻轻把她推开,柔声说道:“这可是警察,千万别乱来,你老老实实在家待着,我很快就回来。”

  紫幽看着我被警察带走,我心里其实挺平静的,昨天所发生的事情我是受害者,唯一做的离谱的就是开车闯了很多红灯,可我还真不信他们会因为我闯红灯,就把我怎么样,即便是他们真要把我拘留起来,可我相信贾朝阳那边也绝对不会不管我。

  到了市局后,他们把我关在一个审讯室里。

  等了大概半个小时,才有人推开门进来。

  而所来之人,也正是贾朝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