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晨时分,我跟胡关都喝的都差不多了,我开始以为他酒量不错,其实跟我也差不多,所以越喝到后面,我们就越来越不想喝了,倒不是说怕喝醉,而是这肚子实在是装不下了,甚至喝着喝着,连话都不想说了。

  我靠在椅子上,眼神望向对面不远处那栋别墅的书房内,平时我都是在书房很无聊的观察对面的情况,现在坐在阳台上似乎看的更加清楚,而让我很诧异的是,对面书房每天都是十点钟准时熄灯,可今天到凌晨了,居然灯还亮着,只不过没看到弹琴的那个女孩了,以我的猜的,大概是那女孩走出书房的时候,忘记关灯了。

  而就在我正愣神的时候,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我连忙站起身走到阳台的栏杆边,眼神死死盯着对面书房,胡关显然也发现不对劲了,他也跟着走到栏杆边,衍生同样望着对面亮着灯的书房内,几乎是同时,我们相互转头,胡关跟我问了句,“你认识那女孩?”

  我摇了摇头,“不认识,只不过每天晚上都能看到她在书房内弹琴。”

  胡关皱了皱眉,“她这明显是在跟咱们求救啊,帮还是不帮?”

  我再次望向对面,一副很残暴的画面出现在我眼前,女孩穿着裙子跪在地上,头发凌乱,一个中年男子似乎很气愤的站在他面前,时不时扇女孩一巴掌,甚至还扯着她的头发往墙壁上猛撞,刚刚女孩被摔倒窗户边,我跟胡关都很明显看到她在朝我们挥手,但不确定她是不是在跟我们求救,而就在我正犹豫要不到多管闲事的时候,对面窗帘被拉上了。

  胡关有点忍不住了,“没看到还好,这看到了,不帮说不过去啊!”

  我苦笑声,“那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的,别等下出人命了。”

  我话音刚落,胡关居然直接从阳台上跳了下去,所幸只是二楼,而且楼下也是草坪,以他的实力跳下去当然不会有事,我本来是想走前门的,可看到他都跳下去了,我也只能跟着往下跳,接着,我们就迅速冲到了对面那栋别墅外面。

  走正门进去肯定是行不通的,于是我们俩就从围墙爬上了二楼阳台,摸到书房门口,胡关狠狠一脚把门踹开,把屋里的那位中年男子和那位女孩都吓了一大跳,胡关这家伙脾气也确实很暴躁,二话不说又是一拳砸在那中年男子脸上,然后一脚把他踹到角落里,嘴里还大大咧咧的骂着,说自己这辈子最见不得的就是男人打女人。

  中年男子被打懵逼了,缩在角落里似乎晕了过去。

  我走到满脸伤痕坐在地上的女孩面前,她眼角挂着泪痕,嘴角还有没干的血渍,一副战战兢兢似乎很害怕的样子,她的可怜也的确是很容易勾起别人的同情心,至少我这一刻是特别的想要保护她,其实她跟我想象中也有很大区别,之前我以为她长得不怎么样,实际上还是挺漂亮的,尤其是那种很文静的气质,很轻易能让人心生好感。

  我蹲下身把她从地上拉起来,问了句,“你没事吧,要不要我帮你报警?”

  她盯着我看了许久,全身都在不由自主的颤抖着,可等了半天,她也没开口说话。

  我微皱眉头,又说道:“我住在对面那栋别墅,刚刚看到你被打了,所以我们是过来帮你的。”

  女孩继续保持沉默了会,然后突然就跟我打手语了,我当时是彻底愣住了,实在是没想到她竟然不会说话,看来我当初说的没错,老天爷是公平的,给了你很多别人一辈子拥有的不了的东西,但也会给你很大的缺憾。

  胡关显然也傻眼了,我问他看不看得懂手语,他说他也看不懂。

  好在女孩听力没什么事,她连忙从书桌上拿起手机,在备忘录里输入了一段文字,“他是我父亲,喜欢酗酒,经常喝醉了会对我动手,谢谢你们来帮我,但是我不能报警,他是个公众人物,报警会毁了他。”

  我跟胡关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时,女孩又在手机里输入段文字,“你们走吧,我会保护好自己。”

  胡关转头跟我问了句,“怎么办,要不要好人做到底?”

  我有点无语,又跟女孩问道:“你妈妈呢,她没有在家吗?”

  女孩继续输入文字,“我妈妈去世了,在我五岁的时候。”

  不得不说,这女孩还真是挺可怜的,但同情归同情,我也并不想继续多管闲事了,毕竟这是她的家事,我今天帮了她,那以后再发生这种事情的话,谁能来帮她?而且我也认为,这种事只有她自己才能处理好,别人根本帮不了。

  可胡关这家伙是彻底同情心泛滥了,他连忙跟女孩问道:“你父亲是做什么的?”

  女孩马上在手机里输入一段文字,“他是个演员,平时很少在家,但每次回来都会打我。”

  我跟胡关下意识转头望向晕在角落的那老家伙,仔细一看,还真的很面熟啊,胡关当时就骂了句,“草,这他妈不就是那谁吗,去年还拿了金马奖的影帝,小时候老子还特喜欢他,没想到是个人渣啊!”

  我当然也认出这老家伙了,在演艺圈有着很深的资历,而且也确实是个实力派的演员,但我也真没想到,表面绅士风光的他,背地里居然如此的人渣,我很哭笑不得跟胡关问道:“你说怎么办?”

  胡关想了想,跟女孩说道:“你这样下去不行,以后他肯定还会打你,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帮你报警,当然你也不用担心,我不会把这事传出去的,也不会毁了他的名声,一切我都会帮你处理好,行吗?”

  女孩犹豫了许久,转头又盯着我,似乎要征询我的意见。

  我转头跟胡关问了句,“你确定能帮她?”

  胡关笑了笑,“好不容易做件好事,不想半途而废。”

  于是我就跟女孩说道:“你自己做决定吧。”

  女孩又看了眼晕在角落里的老家伙,终于下定决心点了点头。

  我伸手拍了拍胡关的肩膀,“我先走了,你自己搞定。”

  胡关立即从女孩手里把手机拿过来,毫不犹豫拨出了报警电话。

  e@最4i新$章节上酷'√匠)8网y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