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医院回到家已经晚上十点了,尽管李星星已经没有任何的生命危险了,只是想到他这辈子都不能成为一个健全的人,我心里就无比的难受,我同样也很自责,为什么我之前没能及时赶到,我也不敢想象,如果我把这事告诉在上海的老二,他会是多么的难以接受,我更不知道如何去跟他那个女朋友交代,我也在想,他们是不是都会恨我?

  整整半个小时,我一直都坐在别墅大厅的沙发上愣神,坐在我身旁的胡关可能是看不下去了,他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道:“我刚刚去超市买东西,顺便买了两箱啤酒回来,要不等下喝两杯?”

  我转头盯着他,笑着点了点头,我当然也只知道他是想陪我解闷。

  这时,坐在旁边的曾紫若也跟我说道:“你看你现在这狼狈的样子,赶紧去洗澡,然后换身赶紧衣服,我刚刚看到冰箱里好像还有不少菜,你们要喝的话,那我就露两手,不过先说好,吵得菜要是不好吃,你们可不许说出来。”

  胡关开玩笑说道:“以我的经验,长得漂亮的女孩厨艺一般都不怎么样,所以我还是不抱太大的期望,当然你也放心,哪怕是再难吃,我也绝不会说出来,有的吃比没得吃总要强啊!”

  曾紫若很哭笑不得,“老兄,你这是在夸我呢还是在夸我呢?”

  胡关笑的灿烂,“那要看你怎么去理解了!”

  看着他们聊得很开心的样子,我也立即起身上楼,去卧室洗了个澡,寻常十分钟可以搞定的事,我今天愣是拖了半个小时,我努力的用水在冲刷着自己的脑袋,我努力的在控制着自己心里的情绪,可是难受还是那么难受。

  直到有人在外面喊我的时候,我从裹着浴袍慢吞吞从浴室走出来,起初我以为是曾紫若在房间里,但出来后才发现是紫幽站在房间内,她眼神很古怪的盯着我,咬着嘴唇跟问道:“能不能告诉我今天发生什么事了?”

  我从衣柜里随便找了套衣服出来,也如实跟她回道:“李星星在医院,左手被人砍断了。”

  紫幽皱眉走到我身边,冷声道:“人没死就好,对我来讲,我只希望下次出事的那个人不会是你。”

  我缓缓转头盯着她,有点诧异道:“不对啊,你什么时候也学会表达自己心里的感情了。”

  紫幽似乎很不满的神情瞪着我,“我只是想关心你而已,你要死了,我怎么办?”

  我自嘲笑了笑,“放心,我暂时应该是死不了,就算是真要死了,我肯定也要先把你安顿好,不过我希望你以后能够继续保持这种让人感到温暖的状态,别一天到晚冷冰冰的样子,你这样以后怎么嫁的出去?”

  紫幽猛然皱眉,“谁跟你说我要嫁人了?”

  我呵呵笑道:“跟你开玩笑的,别这么认真好吗!”

  紫幽冷哼声,又跟我问了句,“那个姓曾的是不是以后就住在咱们家了?”

  我跟她点了点头,“对,你可别对她不满,就去惹她不开心啊!”

  紫幽眯眼盯着我,轻声道:“如果我偏要惹她不开心,你会怎么样?”

  “我会把你赶出去!”我哭笑不得转身,双手抓住她的肩膀,“其实我知道,你这个人表面上对谁都很冷淡,但这并不代表你不懂事,相反,你心里其实是可以接受所有人的,好了,赶紧下去吧,我得换衣服了。”

  紫幽很愤愤不平的转身,不情不愿走出了房间。

  我换了衣服后,也立即走出房间,但就在我准备下楼的时候,我看到曾紫若把做好的几个菜都端到楼上来了,接着我又看到胡关把啤酒也搬了上来,这家伙说楼下太闷了,刚好今晚月光很明亮,所以要在阳台上是陪我喝。

  刚开始大家喝的都不多,直到曾紫若跟紫幽两个下楼后,胡关就直接开始拿瓶吹了,既然他是陪我喝的,那我当然也不能示弱,仅仅半个小时不到,我们就差不多喝了一箱啤酒,印象中,也的确是很久没这么喝过了。

  “对了,我下午去机场之后,你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胡关喝着喝着,突然跟我问了句。

  我自嘲笑了笑,也没隐瞒的把今下午所发生的事都原原本本跟他说了出来,胡关听完,就立即跟我安慰道:“如果要我说的话,我觉得你其实也没必要太自责,我知道我这话说出来是马后炮了,不过我还是想说,就算是你之前听从对方的吩咐及时赶到了目的地,我想他们可能也还是会砍断李星星的手,没办法,你太被动了。”

  我长吁口气,很自嘲笑道:“也许吧,不过我也不单单只是因为这个而自责,我只是有点想不通,兄弟们这么拼命的给我做事,可我能给他们的却少之又少,甚至连最起码的保护都做不到,我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太自私了?”

  胡关嗤笑声,“小鱼儿曾经跟我说过,你有做枭雄的潜质,但是你没有那个命,之前我还不明白,不过现在我总算是明白了,因为你的确是太把感情当回事了,当然这也不是说不好,可能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你才会那么讨女孩喜欢,才会有那么一帮兄弟给你卖命,这是别人很难拥有的,但这恰恰也是你最大的缺点,我想你自己也清楚。”

  我哈哈笑道:“不瞒你说,我有野心,但真没想过当什么枭雄。”

  胡关拿起酒瓶跟我碰了下,突然又跟我问了句,“你觉得小鱼儿怎么样?”

  最新g章;节上pq酷D●匠q~网7

  我愣了下,立即转头盯着他,“怎么?你是怕我跟你抢?”

  胡关摇了摇头,“这个真没有,我跟小鱼儿是从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即便是这么多年没见,但我们相互之间还是太熟悉了,熟悉到根本不可能会爱上对方,而正是因为我对她的了解,所以我看得出来,小鱼儿对你的可能真的有那么点意思,可作为小鱼儿的朋友,我不希望你们在一起,因为你小子太多情了。”

  我故意开玩笑说了句,“那我要真跟她在一起的话,你不会拆散我们两个吧?”

  胡关耸了耸肩,“那得看情况啊,小鱼儿可没法接受你在外面彩旗飘飘。”

  我拿起酒瓶跟他碰了下,笑着道:“正常情况来讲,我跟她绝对是不可能的,但也说不定,万一哪天我走投无路了,可能我就会尝试着去接受她了。”

  胡关很愤愤不平骂了句,“你大爷的,心思够黑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