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处于市区最繁华地段的帝豪酒店,顶楼某总统套房内。

  半个小时前,陈晓东把川井道野和宋太贤都召集到这边来了,相比起他们上次的聚会,这次还多了个曾大伟,陈晓东本来是好心的把曾大伟介绍给他们认识,可川井道野跟宋太贤根本看不起他,别说握手了,连招呼都懒得打。

  气氛尴尬了一阵后,陈晓东只能笑呵呵让曾大伟坐在他身边。

  “两个小时前,张邪的一个兄弟查出了我的下落,不过被我给逮住了,但我并没有要他的命,为了激怒张邪,我只是砍了那家伙的手臂,不出意外的话,张邪肯定会为了这事疯狂的找我报复,当然我也不会轻易让他得逞,我之所以要这么做,其实我也就是想彻底打乱他的计划,等他被仇恨蒙蔽后,我们就可以对他发起最后的攻势,相比起张邪在明,我们躲在暗处肯定是占优势的,所以我想说的是,大家在近段时间内,千万不要暴露了自己的行踪和落脚地点。”

  听着陈晓东这番话,坐在他面前的宋太贤冷笑道:“那请问你到底有什么计划?”

  陈晓东笑回道:“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我认为我们应该见机行事。”

  川井道野盯着他看了会,轻声道:“陈晓东,我不管你到底要打什么主意,但我先把话跟你说清楚了,我之所以来到南京,除了对付张邪外,我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所以我也希望,你最好别耽误了我的正事,另外还有件事我想问问你,上次你明知道张邪的人已经查出我的下落,可你不但没让我躲不起,反而还让我去干掉他们,而结果我的一位兄弟被张邪的人打伤,偷鸡不成蚀把米,你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陈晓东冷眼盯着他,“你说到这事我还想问你呢,我记得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你告诉我张邪的人已经被你干掉,可结果并没有,那你能不能跟我解释下,你这又是几个意思,难道是你故意把张邪的人给放了?”

  听到这话后,川井道野心虚了下,但他表面上依旧很镇定道:“我是抓了他的一个手下,但就在我们动手的时候,却来了一个更厉害的家伙,我的两位兄弟根本不是对手,这个时候我们当然是选择逃跑,难不成还得去拼命?而且还有件事我搞不明白,明明是你干掉了张邪三个手下,可被我控制的那位张邪的手下,却把这事怪罪到我头上,我想请问你是不是在故意栽赃我?你是不是想先挑起我跟张邪之间的矛盾,等我们斗个你死我活后,然后你出来收拾烂摊子?”

  陈晓东明显也心虚了,说道:“川井,我警告你,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你最好不要把话说的这么难听,我知道你来这里有你自己的任务要完成,但请你也别忘记了,我们共同的目标是为了对付张邪,换而言之,大家本身就绑在同一条船上,那不管是谁出事了,这对我们当中任何人都没有好处,所以我也不会傻到让你一个人去对付张邪,先不说你有没有那个本事,就算是你真有,那一旦你出了什么事,这不管是对我,还是对宋太贤都是个打击,明白吗?”

  “能不能不要这么多废话?”宋太贤很不耐烦道,“谁能告诉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陈晓东转头又跟他说道:“宋先生,我知道你是报仇心切,其实我跟你一样,我也巴不得早点让张邪去死,但我还是那句话,这不是在韩国,我希望你能够时刻保持冷静,我记得我之前就跟你说过,张邪很难对付,可你貌似不相信我,还单独带着松井先生去找了张邪,结果怎么样,我没有骗你吧,你们是不是也没占到便宜?”

  宋太贤对他冷眼相向,“你什么意思,你在调查我的行踪?”

  “宋先生,你这话就说的难听了!”陈晓东一副很道貌岸然的样子,“我并没有刻意的去调查你,是你自己没有任何计划就找上了张邪,而且还是在那种容易暴露的地方对他动手,这我就是想不知道都很难啊!”

  宋太贤自知理亏,破天荒的没有跟他顶嘴下去。

  这时,川井道野又问道:“那你能不能给我们两个指条明路?”

  陈晓东笑了笑,指着身边的曾大伟说道:“让他来跟你们说说吧。”

  两人立即把眼神放到曾大伟身上,只听到这家伙说道:“我以前也是替张邪做事的,我对他很了解,他这个最大的弱点就是自己的女人和兄弟,谁要是触了他的逆鳞,他就能跟谁拼命,而就在今天,他兄弟出事了,那接下来他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把我们给揪出来,当然你们也不用太担心,我在南京混了这么多年,我有足够信心能让他找不到你们,前提是你们得听我的安排,而且现阶段不要主动去找他麻烦,一旦等他松懈下来后,那就是我们出手的时机。”

  他说完后,陈晓东又说道:“你们都听明白了吧,这就是我的计划,如果你们没什么意见的话,那稍后你们就跟着听从曾大伟对你们的安排,他会把你们带到最安全的地方,等到时机成熟,我会联络你们。”

  宋太贤站起身,“行,那我就等着!”

  就在他走出房间后,川井道野也跟着走了出去。

  √X酷(“匠网w正'%版首u发m

  曾大伟马上安排自己的手下把他们两人分别带去最安全的地方,再次倒回房间后,曾大伟长吁口气,说道:“现在该怎么办?要不要我把他们的地址透漏给张邪那边,让他们来个自相残杀?”

  陈晓东想了会,笑着道:“我现在有更好的办法,你找人给我盯着川井道野,我怀疑这王八蛋在背后玩花样,如果真能确定他跟张邪扯上关系的话,那不用我动手,宋太贤也会弄死他!”

  曾大伟点了点头,嘴角微翘,“我早就在他们住的地方装了窃听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