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不出我所料,陈晓东这王八蛋开始跟我玩花样了,但这也不是什么坏事,最起码我能肯定李星星现在还活着,至于他接下来要跟我怎么玩,我不知道,可不管怎么样,我也绝不会丢下李星星不管不顾。

  而就在我正准备出门的时候,紫幽突然从楼上走下来,她跟我问道:“你要去哪里?”

  酷b匠YA网WU永R久k免v费ID看:》小|说&D

  我转头看着她,也如实跟她回道:“李星星又消息了,我现在得去救他。”

  紫幽微皱眉头,冷声道:“那好啊,你带我一起。”

  我长吁口气,跟她解释道:“对方是指名道姓只能让我一个人去的,我知道你会担心我,可为了保证李星星的安全,我真的不能把你带上,你安心在家等着,如果我出什么事的话,我给你打电话,好吗?”

  紫幽很不满盯着我,“不行,我必须得去。”

  我很无可奈何道:“你现在必须得相信我,听话!”

  也没给紫幽再次开口的机会,我立即转身走出了别墅外,门口停着辆黑色奥迪,这辆车是年前的时候李星星在二手市场买的,还算挺新的,我就开着这辆车直奔那个什么博物院。

  按照车上的导航提示,从这里开车过去起码要半个小时,可陈晓东这给了我二十分钟时间,所以我也只能把油门踩到底,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为此还闯了好几个红灯,但这个时候我也顾不上那么多了,好在这个时候还没到下班的非高峰期,也并没堵车,最终我只用了十八分钟赶到了目的地。

  我把车停在路边,然后拿出手机拨了陈晓东的号码过去。

  对面接通,语气阴沉说道:“不错啊,还真让你准时赶到了,但你也别想这么快就让我放人,你现在给我听好了,从你现在的位置一直往前开五百米,然后左拐,大概两百米后,上高架桥。”

  我愣是咬牙切齿问道:“你到底想要干嘛?”

  陈晓东冷笑回道:“没想干嘛啊,我刚刚不是说了吗,跟你玩个游戏而已,当然你也可以不玩,但只要你退出,我就保证你再也见不到你的兄弟,你现在只有十分钟的时间,计时开始!”

  电话直接被挂断,我狠狠把手机摔在副驾驶席座位上,只能按照他的吩咐继续往前开,可在上高架桥的那段路上,堵了几分钟,这也导致我把车开到桥上后,晚了一分钟,而就在我正准备打电话过去的时候,陈晓东主动给我打了过来,但等我接通电话后,我没听到他说话,反而听到了李星星的尖叫。

  “你在干什么,你他妈到底把他怎么样了?”我很慌张的在电话里大吼道。

  陈晓东依然就很淡定的回道:“之前就跟你说好了,晚一分钟就剁你兄弟一根手指头,你以为我是跟你开玩笑的啊?不想你兄弟死的话,你继续听我的,马上下高架桥,然后去玄武湖那边,到了后给我打电话,这次再给你二十分钟的时间,现在计时开始。”

  没等我开口,电话再次被挂断,我立刻在车上导航输入目的地址,而就在我刚把车开下高架桥,陈晓东就给我发了条彩信过来,只有一张血淋淋的照片,一根手指头,应该就是从李星星手上看下来的。

  我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继续以最快的速度前往玄武湖。

  路上,黑龙给我打来个电话,但给我带来的并不是什么好消息,他找了很久,还是找不到曾大伟,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或许曾大伟此刻应该就跟陈晓东在一起,那想要把他揪出来,确实也没那么简单。

  现在也只有祈祷川井道野那边能给我带来好消息,而就在我跟黑龙刚挂断电话,那家伙刚好也打了过来,我连忙接通,只听到他很抱歉的跟我说道:“张邪君,很不好意思,我给陈晓东打了好几个电话,可是都被他给挂断了,后来我又给宋太贤打电话,但是他也不知道陈晓东躲在那里,不过你别担心,我会继续联系他,实在不行的话,我也会想其它的办法,不过可能需要点时间,你再等等吧!”

  我很不耐烦朝他吼道:“我只给你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后你没给我带来好消息,那合作就结束。”

  挂断电话后,没过几分钟,我也刚好把车开到了玄武湖这边,这次还提前了几分钟,可给陈晓东打电话过去后,这王八蛋依然没打算放人,甚至是继续跟我威胁道:“很好,看来你确实挺在乎你这个兄弟的,不过游戏还没有结束,你现在开车来福冈工业园,不堵车的话大概需要五十分钟,但你的话,应该半个小时就够了,等你到了之后,你就能见到你兄弟了,还是老规矩,迟到一分钟,砍一根手指头。”

  我死死压抑住心中的怒火,“陈晓东,你耍我没关系,但如果等我过去后,我见不到我兄弟的话,那你就等着受死吧,哪怕你就是逃到天涯海角,老子也一定把你给揪出来。”

  陈晓东很不屑道:“别废话了,计时开始!”

  电话又一次被他给挂断,我放下手机,先是在导航里输入那个什么福冈工业园,可这个时候已经到了下班的高峰期,路上越来越堵,不过也好在越往前开,就越通畅,因为已经远离市区了,但就在离目的地只有不到两公里的时候,我刚冲过一个十字路口,也并没有闯红灯,这时候从左边方向突然冲过来一辆黑色的商务车,硬生生撞在我这辆车头上,整个车子就在路口中间来了个大旋转。

  在巨大的冲击力下,我差点就晕了过去,而即使如此,我也并没有打算下车,现在还有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了,我必须得赶过去,可是方向盘的气囊已经弹了出来,车子也根本没法点火。

  我双手狠狠拍下了方向盘,只能下车,看到旁边有辆出租车开过来,我马上拦在车头,等司机把车停下来后,我硬生生就把他从驾驶席拽下来,接着我就开着这辆出租车继续往前。

  还有最后五分钟时间,本来是可以赶到的,但前方不知道怎么回事,堵的水泄不通,车子根本没法动,这下我也是真没办法了,除了跑步我还能怎么办?

  一公里的距离,我不可能在两三分钟的时间里跑完,更何况之前被车撞了下,我现在完全是在靠意志力支撑着,而结果等我到达那个工业园大门口的时候,已经晚了足足五分钟。

  这时,陈晓东给我打来电话,接通后,又再次听到对面李星星的惨叫。

  “你晚了五分钟,很不好意思,我只能砍了他的手臂!”

  他刚说完没多久,一辆白色面包车突然停在我身旁。

  车门打开,李星星浑身是血被人从车上丢下来。

  他的左手臂从关节那个位置真的被砍断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