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朝阳的多疑让我觉得很可怕,他现在连自己的上司都开始不信任了,那只能说明这件事已经变得非常严重了,但我还是有点不敢置信,荣先生代表青帮在上海发展了这么多年,他顶多也就是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胡作非为,而且他的势力在上海渗透的也并没有很深厚,要不然我跟贾朝阳也不可能这么轻易把他整垮,可刚刚听贾朝阳这么一说,貌似情况没那么简单。

  我仔细回想了下,年前在京城找我见面的几位大佬,姓朱的跟青帮应该不会有什么瓜葛,因为当初我对付荣先生的时候,他还是站在我这边的,而且我现在接受的这个任务,也算是他推荐给我的,如果他真跟青帮有关系,那这岂不是搬石头砸自己脚?

  其次就是小鱼儿的父亲,坐在他那个位置上,利益层面的东西对他肯定是没有吸引力的,而且他也算是爬到顶了,不可能还会有往上升的余力,那所谓的权势对他来讲也绝不会有多大的吸引力,更何况在那几个大人物当中,他算是领头人,这个秘密的任务也是经过他的批准才安排给我的,如果连他都跟青帮有瓜葛的话,那他何必又要策划这次针对青帮的计划?

  再就是歌怨的父亲赵大福,几年前我们有过多次的相处,而且相处的还很不错,我对他也算是有个大概的了解,别人怎么看待他我不清楚,但在我心目中,赵大福绝对算是一个好官,做事尽职尽责,有自己的原则,所以我相信他应该不会吃里扒外,而且赵平安还是杀害荣先生的罪魁祸首,估计青帮组织也早已经把赵家视为眼中钉了,那他们怎么可能还会跟赵大福扯上关系?

  唯独值得怀疑的就是那位负责国内反恐事件的钱亮,以前我对他没了解过,所以我也不清楚他的为人,但是那天见他的时候,我潜意识里就觉得这个人很不值得相信,可小鱼儿的父亲又跟我说了,这位钱亮还算是贾朝阳的上司,国家把这么重要的组织交给他来管理,并且还让他负责反恐这块比较敏感的事情,那说明他应该也是值得去相信的,可除了他之外,我还能怀疑谁?

  我沉默了许久,终于忍不住跟贾朝阳问了句,“到底是谁让你这么变得这么害怕了?”

  贾朝阳微笑回道:“我不是害怕,我只是不希望有人破坏咱们的计划。”

  我冷笑声,“别他妈跟我卖关子,你老实说,你怀疑的是不是你的顶头上司钱亮?”

  贾朝阳长吁口气,“你貌似还没搞懂我的意思啊,我说上头有内鬼,可我没说怀疑谁啊,如果你真让我去怀疑的话,那谁都有嫌疑啊,甚至包括我自己都有嫌疑,所以我只是想让你知道,这件事情没你想象中的那么简答,你目前唯一能信任的人也只有你自己,至于我呢,你当然也可以不信任,但你也要考虑清楚,没有我在背后帮你的话,你能不能圆满的完成任务。”

  我语气很不屑道:“那请问你能帮我什么,就他妈给我提供那点可有可无的情报?”

  “什么叫做可有可无的情报?”贾朝阳很不满道,“如果没有我给你提供情报,你觉得你能这么快摸清那些人的来头?”

  我开始有点不耐烦了,“别唧唧歪歪了,说吧,你想让我怎么做。”

  贾朝阳笑的很阴险狡诈道:“就按照我刚刚跟你说的,川井道野要找你合作,那你就答应他,另外你要清楚,你的任务不单单只是组织川井道野在国内发展青帮势力,如果就这么简单的话,我们也不会把任务交给你,你真正要做的,是要揪出他们在国内发展的那些情报人员的资料,只有把这些人给揪出来,彻底清洗一遍,那你才算是真正完成任务,现在明白了吗?”

  我深呼吸口气,又问道:“就算是我答应他合作了,那接下来该怎么做?”

  贾朝阳耸了耸肩,“接下来就看你自己啊,任务是交给你的,怎么计划是你的事情。”

  我很没好气道:“那是不是我的任务完成了,立功就没我什么事了?”

  贾朝阳叹了叹气,很语重心长的说道:“不管你信不信,我对所谓的立功真没半点兴趣,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不去淌这趟浑水,可是没办法啊,我既然坐在这个位置上了,那这些事我就不能不管,我是为这个国家做事的,而国家又如此信任的把这么重要的部门交给我管理,那我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吧?也许在干个几年,我也就退休了,我不想让自己后悔。”

  如果是在以前他跟我说这话,我可能还会相信他,但现在他越是这么道貌岸然,我就越觉得他很恶心,所以我当时也很没给面子的打击了他两句,而贾朝阳也只是很自嘲的跟我笑了笑,似乎也根本没把我的话放在心上。

  许久后,我跟他问了句,“小青现在还好吧?”

  ◇酷+匠网%…永#%久免费…◇看,小R说4F

  贾朝阳笑回道:“还行啊,但她一直跟我说,挺对不起你的。”

  我呵呵笑道:“对不起就算了,我只希望她别在同一个地方摔倒两次。”

  贾朝阳当然知道我这话什么意思,可能他自己也觉得挺对不起小青的,所以他也没再跟我开口,而就在这时候,我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终于响了起来,就是之前川井道野给我打来的那个号码,我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小心翼翼接通了电话。

  “张邪君,你好,让你久等了!”依然是很撇脚的普通话跟我说道,“我就在栖霞区科技园隔壁的维也纳酒店,如果你现在不忙的话,可以直接来这里找我,你到了酒店后给我打电话,我会安排人带你来见我,你的兄弟也正在等你,不见不散哦!”

  没给我开口的机会,电话直接被挂断。

  我连忙站起身,准备叫上黑龙陪我一块去。

  贾朝阳当然知道我要去干嘛,他也跟着站起身,然后从身上掏出把枪给我递来,“拿着这个,小心点,我等你好消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