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星星被抓,我比任何人都要着急,他跟着我这么多年,从南京碾转上海,然后又跟着我来到南京,如果他真出了什么事,我不敢想象会是什么后果,当年他就是因为我失去了好几个兄弟,跟着我去了上海后,老三也因为我而出事,如果最后我连他都保不住的话,我还怎么回去跟守在上海的老二交代?

  还有他在上海的那位女朋友阳欢,来南京之前,我还口口声声跟她说,不会让李星星出事,还口口声声要劝她跟李星星和好,可这才几天时间不到,李星星就出事了,这让我如何跟她交代?

  刚刚跟那位川井道野通完电话后,他没跟我说见面地址,而是让我等他接下来的电话,我当然知道他这是故意在耗费我的耐心,这样他在跟我谈合作的时候,就很容易占据上风,其实只要他能保证李星星没事,那不管他提出任何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什么合作不合作的,相比起李星星来讲,都不重要,可是我现在不敢去相信他,一个特地从韩国远道而来,一个亚洲青帮协会的会长,我怎么能轻易信任?

  我坐在客厅足足发呆了半个小时,也依然没想好要怎么去解救李星星,现在是敌人在暗处,我无法得知他现在的下落,真要满世界去找的话,恐怕短时间内也不会有结果,我当然也想过去找陈晓东算账,这家伙跟曾大伟走的比较近,那只要找到曾大伟,也许就能顺势把陈晓东给揪出来,但我又想到川井道野在电话里跟我说,这事跟陈晓东没有关系,那就算是让我把陈晓东揪出来,又能怎么样?

  Ln酷a匠*y网w8唯",一L正;G版r,,其b他…◇都n是';盗版w

  现在除了等待,似乎也只有等待了。

  可我还是很不甘心就这么坐以待毙,我也不能就这么耗费时间,于是我立即跟躺在我身旁的黑龙问了句,“你跟我仔细说说当时的情况,那个川井道野他带走李星星,有没有可能没走太远?”

  黑龙沉声回道:“川井道野有两个手下,还挺厉害,如果真要玩命的话,我可能玩不过他们,当时李星星坐在车上已经晕过去了,我是想带着他赶紧撤退,可没想到那个川井道野把枪掏出来了,然后我就只能自己跑了,大哥,真的很对不起,我现在有点后悔,我不应该抛下李星星的。”

  黑龙说着说着低下头,一副很自责的样子。

  我叹了叹气,说道:“你没错,如果连你都被控制的话,那事情就会更加麻烦,这样吧,我们现在就去你出事的地点看看,我怀疑那王八蛋应该没走远,说不定还能把他揪出来。”

  黑龙点了点头,很艰难的站起身。

  看他貌似挺痛苦的样子,我连忙问了句,“你没事吧,要不你在家待着,我跟紫幽去?”

  黑龙很坚持说道:“李星星出事我有责任,我必须得跟你去!”

  可就在我们正准备出门的时候,门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我隐约觉得不对劲,然后马上跑到门口的监控看了下,让我很诧异的是,站在外面按门铃的人竟然是贾朝阳,这老东西怎么找来了?

  我按下通话设备的按钮,问道:“你来这里干什么?”

  贾朝阳站在院子外,似乎很焦急的回道:“快让我进去,有急事找你。”

  我想了想,尽管心底里很不想见到这老家伙,只是没办法,我已经接受了上面安排给我的任务,而贾朝阳又是我跟上面联系的唯一渠道,以后可能还需要他给我提供情报,所以我也不能完全无视他。

  于是,我先让黑龙上楼去,接着我就让贾朝阳走进了院子。

  可这老家伙一进大厅,就立即从兜里拿了个不知道什么仪器出来,他先是在房间每个角落里转了下,确定没什么异样后,他才走到沙发上坐下,我也赶紧走过去坐在他对面,很不满问道:“你干什么呢?”

  贾朝阳很淡定的回道:“我在扫描你这屋里有没有窃听器。”

  我很不耐烦道:“行了,有事赶紧说,我得出去了。”

  “出去,你要去哪里?”贾朝阳不缓不慢从袋子里掏出烟点了根,笑着道,“去找川井道野?”

  我猛然皱眉盯着他,“你……你怎么知道?”

  贾朝阳笑了笑,“我早就跟你说了,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情。”

  “等等……”我很快意识到不对劲,“你是不是窃听了我的手机?”

  贾朝阳耸了耸肩,“别生气,我也是没办法,现在是非常时期,只能用非常办法,当然我们窃听你并不是要防着你,我们只是担心你会把事情搞砸,不过现在看来你还没有让我们失望。”

  我很恼怒的从兜里拿出手机,正准备砸下去,可贾朝阳很快又说道:“别忘了,你还要等川井道野给你打电话。”

  听到他这话后,我死死捏着手机,也只能作罢,接着,我几乎是咬牙切齿跟他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贾朝阳缓缓坐直身子,很严肃的跟我说道:“我建议你还是等川井道野给你打电话,如果他找你合作的话,我也希望你能答应他,当然只是假装答应,因为你只有取得了他的信任,你才会有机会拿到他们内部分散在咱们国内那些情报人员的资料,而一到拿到这些资料,我们就能直接对这些人进行清洗,这样你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反正我觉得这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要不然我也不会亲自跑来找你。”

  我依旧咬着牙,一字一句说道:“他抓了我兄弟,你让我跟他合作?”

  贾朝阳耸了耸肩,“只要跟他合作了,他不就放了你兄弟?”

  我冷眼盯着他,“你这个计划是谁提出来的,上面的人知道吗?”

  贾朝阳摇了摇头,“目前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我也不打算告诉别人,我希望你也不要说出去了,说真的,现在我除了相信我自己,以及相信你之外,其余的人我一概不信,否则的话我不会亲自来找你。”

  我很不解又问道:“你的上司你都不信?”

  贾朝阳嗤笑声,“就现在这种情况,谁都有可能是内鬼,我为什么要相信他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