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宋太贤受伤倒地,松井道夫也急了,他突然松开右手,长刀顺着重力直直下落,同时也摆脱了紫幽手中柳条的黏劲,然后左手又快速的接住长刀,毫不停留的一刀划过去,把柳条斩断,又紧接着一刀把紫幽逼开,然后身子轻盈地一跃,举着长刀刺向我的后心。

  听到长刀破空的声音,我果断放弃了痛打落水狗的机会,身子向旁边一闪,避开了这一刀。

  逼退了我,松井道夫赶紧回到宋太贤身边,手中长刀紧握,目光紧紧地锁定在我身上。

  宋太贤捂着腹部咳出两口淤血,仍然是一脸狰狞用着撇脚的普通话说道:“今天是我失算了,我没想到你们这么能打,但是下次,我一定会杀了你替我妹妹报仇的,你等着吧?”

  “替你妹妹报仇?你妹妹是谁?”我皱着眉头问道。

  “我妹妹就是上次跟陈晓东那个废物来中国,死在你们手中的那个女孩,我一定会杀了你们替她报仇!”宋太贤话音刚落,只见松井道夫双手做出了一个奇怪的手势,然后朝我扔来一个不知道什么玩意,几乎是瞬间,我跟紫幽同时扑向远处,最开始我以为他是朝我扔来一个炸弹,但等了半天没听到爆炸,转头后,我只看到不远处的一团白烟,而等到白烟消散,眼前已经失去了二人的踪影。

  “难不成这他妈就是日本的忍术?”我有点惊讶,也有点嘲讽说了句。

  紫幽本来还想追上去,不过被我拉住了,他听带我的话后,很不屑说道:“装神弄鬼。”

  我苦笑声,脑子里又想起了刚刚宋太贤走之前说的话,这时候我才反应过来,原来这家伙就是当初被老道士杀死的那个金发美女的哥哥,但我怕的并不是他,而是那位叫松井道夫的家伙,刀法凌厉,身手了得,今天要是没有宋太贤这个累赘,没有紫幽帮忙,恐怕我都不是他的对手,而且如此厉害的高手居然还是那个宋太贤的手下,看来这两个家伙的身份肯定都不简单,我得想办法去查一查。

  其实在深圳的时候,柳韵芝就给过我一份资料,但是那份资料上并没有太多细节的东西,所以我对于这个宋太贤的身份背景可以说是一无所知,不过这也正常,毕竟宋太贤远在韩国,柳韵芝再怎么神通广大,她也没办法把手伸那么远。

  但我有的是办法,最起码我还能找贾朝阳给我提供这些情报。

  ---------

  最`!新章9A节上d,酷匠t网√)

  此时此刻,在陈晓东下榻的酒店内。

  曾大伟一大早赶过来,很迫不及待跟他说道:“张邪派来盯梢我的三个手下已经被我控制起来了。”

  陈晓东皱了皱眉,说道:“带我去看看那几个人吧,说不定能从他们身上掏出点什么消息。”

  两人立即下楼,曾大伟开车带着他来到栖霞区这边一片很偏僻的居民区,然后又下车饶了好几圈,走到一户人家面前停下。

  “曾爷。”看门的小弟赶紧打开门,曾大伟面无表情的问道,“那三个人怎么样了。”

  这位手下低着头回道:“兄弟们狠狠收拾了他们一番,估计要崩溃了。”

  曾大伟立即带着陈晓东走进屋子,来到厨房,在最里面角落有个洞,是以前住户用来存储粮食挖的地窖,两人顺着洞口的扶梯下到地窖里,瞬间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和一股地窖特有的腐烂的味道扑鼻而来,陈晓东掩住鼻子,这股混合的味道让他有些难受,他抬头望向地窖里面,有两个曾大伟的小弟坐在地上抽烟,还有三个男人脱的精光,被绳子绑在几根柱子上。

  看到曾大伟过来了,那两个小弟赶紧站起来,喊了一声,“曾爷。”

  陈晓东看向那三个已经被折磨昏过去的人,然后转头跟曾大伟说道:“把他们弄醒!”

  两个小弟马上提了几桶水过来,哗哗地给每个人淋了一桶水,三个人同时醒来,看着那三个奄奄一息的男子,陈晓东有些厌恶地后退了两步,然后说道:“我知道你们都是张邪身边的人,但我也并不想让你们去死,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跟你们来个交易,你们有兴趣吗?”

  等了半天,也没有谁开口。

  陈晓东又皱起了眉头,他四处张望了一下,看到地窖角落里放着几把开山刀,他走过去,捡起一把,然后走向其中一个男子,用刀背托起他垂下去的头,冷漠得问道:“你告诉我,张邪身边到底都有哪些人?”

  男子有气无力睁开眼,看着陈晓东,挤出一个不屑的笑容,缓缓说道:“有本事杀了我。”

  陈晓东眼中闪过一丝怒意,提起手中的开山刀干脆利落地捅进他的腹部,似乎觉得不过瘾,他手上再次用力,将手里的刀又往前送了半寸,这把开山刀的刀尖直接从男子的后腰穿透。

  另外两个人见状都惊呼起来,他们想喊都没力气喊出声。

  陈晓东拔出刀,转而又走向第二个看起来年纪稍大一点的男人身前。

  他握着手中的开山刀,将刀尖抵在男子的肚上,开口说道:“不想死的话,就老老实实告诉我。”

  男子低头看着抵在肚子前的开山刀,全身上下都在冒冷汗,但他还是战战兢兢的回道:“我……我不知道。”

  话音刚落,陈晓东凶狠的又是一刀捅进了他的肚子里,被绑着着的最后那个男的,是个小青年,年龄比之前两个都要小很多,看到陈晓东残忍的杀害了两个兄弟,他的心理瞬间就崩溃了,还没等陈晓东走到他面前,他就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喊,“我说,我说,不要杀我,我不想死!我什么都告诉你!你不要杀我……”

  陈晓东走到他面前,同样将刀尖抵在他的肚子上,轻声说道:“我需要你详细的告诉我,张邪身边到底有哪些帮手,以及他接下来的计划,只要你说出来了,我不但放了你,我还可以跟你合作,以后你替我做事,去张邪那边当卧底,你觉得怎么样?”

  小青年战战兢兢回道:“自从年前他回上海后,我就没见过他了,我只知道他身边有个叫紫幽的女孩,还有我们老大李星星,还有一个叫黑龙的男子,至于他们的计划,我真的不知道,我只是负责帮他们收集情报的,这些都是实话,真的都是实话……”

  陈晓东收回放在小青年肚子上的刀,微笑道:“我相信你。”

  小青年松了口气,似乎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

  可就在这时,陈晓东猛然挥起手中的开山刀,从这个小青年的喉咙上划过。

  小青年满脸不可置信的死死盯着陈晓东,大蓬的鲜血从他喉咙处喷涌而出,触目惊心。

  见到小青年逐渐停止了呼吸后,陈晓东抹了把脸上的血渍,语气森寒地说了句,“只要是跟张邪有关的人,都得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权利说:

  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