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胡关这句话给打的措手不及。

  酷@匠R。网正g版首…发◎

  见我正在发愣,他又继续说道:“昨天小鱼儿跟我提了这个事,要我给你做事,我拒绝了,当时我的回答是我不想再回到以前当雇佣兵的那种生活了,其实这句话是借口,我当初偷偷溜出国,除了年少不懂事性格叛逆之外,更多是心里向往那种刀口舔血热血沸腾的生活,而且我还是那种越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我就越兴奋,反应速度和身体各处机能都会出现大幅度的增长,这说明我是很适合那种生活的,甚至可以说我很享受那些当雇佣兵的日子,如果不是迫于我爸的压力,迫于家族的压力,我现在不可能回国。”

  胡关摸了摸口袋,掏出一包烟,可能意识到是在机场,他马上把烟又回放口袋,“而我昨天之所以拒绝小鱼儿,其实更多的还是心里的傲气在作祟,我好歹也算是个堂堂公子哥了,我爸最起码也是站在权力机构高层的那一小撮人中的一个,要我去给你打工,说句你不爱听的,我还真的觉得你不够格,在我看来你无非就是一个集团老总,这样的人在国内一抓一大把,我看不上眼。”

  我有点哭笑不得,这小子说话真直接。

  胡关笑了笑,接着道:“昨晚回去之后,我让小鱼儿给了份关于你详细的资料,仔细的看了一遍,我才改变主意的,虽然之前小鱼一直在我耳边说着你有多厉害,不过那时我是真的没去关注你,因为没那个兴趣,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不得不说的是,你真是个爷们,这么多大人物,这么多九死一生的事都没把你弄死,我也算是服你了,所以我就想啊,要是跟着你混了,以后又能过上那种充满热血的生活,想到这我心里就一阵畅快,一个字,爽!”

  我打了个寒颤,眼神怪异的看着他,腹诽道:“你还真有点变态啊!”

  胡关丝毫不在意我异样的眼神,他伸手拍到我肩膀上,说道:“小鱼儿昨天还跟我,你貌似接了一个任务,即将要面对的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这就让我更感兴趣了,当然给你卖命还有个条件,你们初澜集团挺厉害的,要不你把你在初澜集团的股份,分给我一点,不要多了,百分之一就够了,其实我不缺钱,我就是希望给我家里人一个交代,免得他们说我整天游手好闲,懂我的意思吗?”

  我愣了下,也不知道他到底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毕竟我跟他认识的时间也不长。

  但给他百分之一的股份,我觉得这完全可以接受,即便是他不给我卖命,让我送给他我也可能会愿意,要知道这家伙背景可是跟小鱼儿差不多一个级别的,而一旦初澜集团多了他这么一个股东,那这对整个集团的发展,绝对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当然危机也是有的,万一他们家哪个大人物出事了,搞不好也会连累整个集团,可我还是觉得可以赌一把。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笑着说道:“行啊,求之不得呢!只是你这要求来的太突然了,我一下子没缓过神来。”

  胡关咧嘴笑道:“缓不过神来没关系,慢慢缓,你答应了就行。”

  不过很快,我也很认真的跟他说道:“我一直不认为自己是个多了不起的人,所以那些愿意跟我闯荡的人,我都把他们当做兄弟,你看得起我,愿意跟我一起干,这是我的荣幸,但有些话我也要说在前头,那就是你要想清楚,一旦做了这个决定后,可能要做好的最坏的打算,还有兄弟归兄弟,可我也不希望有任何人拖我的后腿,我没你那么好的身世,我拖不起,也不愿意被人拖,能理解我的意思吗?

  而就在这时,机场的广播已经在喊我的名字了。

  胡关也不墨迹,拍着胸脯说道:“我想了一晚上,我觉得够了,你也别废话了,年后见!”

  我跟他笑了笑,长吁口气,“年后见!”

  两个小时后,虹桥国际机场。

  我上飞机前之前只是给梁雅琴发了条信息,我以为她会来接我,可是一个人都没见到,而且连电话也打不通,更让我很恼火的是,李星星这小子也不接电话,老二电话也打不通,不知道都在搞什么名堂,但当时我也在想,既然没人来接,那就给他们一个惊喜。

  走出机场大厅,我打了辆出租车,到达陈相如家门口。

  我站在门口按了门铃,开门的是那位见过我很多次的保姆张姨,她看到我,愣了一下,很高兴地大喊道:“哎呀,姑爷你回来啦?真的太及时了,菜刚弄好你就回来了。”

  她兴奋地朝屋里面喊道:“姑爷回来啦!”

  我笑着进了屋,然后瞬间傻眼,除了我老丈人,小锦子,还有紫幽、梁雅琴、小雪、李星星、老二、甚至连本该在杭州养伤的黑龙和被我从哈尔滨挖过来的秦岚都齐聚一屋了。

  这是唱的哪一出?

  “爸爸!”小锦子欢快地叫了一声,朝我扑了过来,紧紧地抱住我的大腿。

  我蹲下身子把他抱住,“来,让爸爸看看你长高了没有。”

  小锦子把头挤进我怀里,带着哭腔说道:“爸爸,我好想你。”

  听到这话后,我心里涌上一股愧疚感,“对不起,爸爸太忙了,没时间好好陪你,你不要怪爸爸好吗?爸爸以后一定好好补偿你。”

  小锦子抬起头,望着我,奶声奶气的说道:“小锦子不怪爸爸,因为我知道,爸爸要工作,要赚钱给小锦子买衣服,买玩具,还要买新书包,还要买好多好多好吃的,所以小锦子不怪爸爸。”

  我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心中无语凝咽。

  站在旁边的梁雅琴笑着说道:“还不快进来?大家可都是过来等你的呢。”

  望着围着饭桌站的满满地一群人,我心中涌起一阵暖意。

  我抱起小锦子,走到饭桌前坐下,“对不起,我没想到这么多人在等我,让大家久等了。”

  众人哄笑,我老丈人陈相如一挥手,说道:“行了,既然回来了,那就开饭吧。”

  他老人家端起面前的红酒杯,说道:“又是一年过去了,新的一年,我希望在座的各位,都能过得比今年更好,各种都好,越来越好!干杯!”

  “干杯!”

  “干杯!”

  ……

  这个除夕,是我这辈子过得最团圆最温馨的除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