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

  我转身望着小鱼儿,我没办法接受她,我已经有了紫若,我已经伤害了她这么多,我不能再伤害她,所以我不能接受这份感情。

  小鱼儿突然笑了:“你干嘛说对不起?你以为我要追你吗?”

  “啊?”我一脸茫然。

  小鱼儿收起笑容,一脸正色的看着我,说道:“从第一次看到你的那份档案开始,我就被你吸引了,而从我去到哈尔滨开始,我心里就多了一份对你的特殊的感情,但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那就是喜欢,直到刚刚在酒吧,我才发现,原来我是喜欢上你了,我也不知道你到底哪一点吸引我,可我就是喜欢你,这是我二十多年从没有过的体验。”

  小鱼儿目光灼灼的看着我,这一刻,我才发现,在外人眼里,这个智商高的吓人,光环多的逆天的女孩,其实也只不过是一个没有半点恋爱经验的情窦初开地小姑娘罢了。

  小鱼儿顿了顿,继续说道:“我不会像别人一样会把自己的情感压抑在心里不敢表露出来,我喜欢你我就要告诉你,但是这不代表我就要追你啊,不代表我就要跟你谈恋爱啊,我只是告诉你一件我想告诉你的事而已,只不过这件事刚好跟你有关联罢了,就好像,我跟你说,我今天买了一件新衣服,这是一样的性质啊,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呢?”

  我继续一脸茫然。

  小鱼儿又笑了笑,又说道:“吓到了?瞧你那一脸的傻样,好了,别想了,赶紧上去休息吧,我先走了,拜拜。”

  不等我回过神来,她就已经开着车扬长而去了。

  我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纳闷地自语道:“这是被调戏了?”

  ----------

  在车子开出酒店后,小鱼儿坐在驾驶室,神色黯然,她怎么会不想和张邪在一起呢?她怎么会不想做张邪的女朋友呢?哪怕他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哪怕他们的出生背景有差距,但是只要张邪愿意,她都可以义无反顾的扑进张邪的怀里啊!

  她是谁?她是小鱼儿,智商接近两百的妖孽级人物!她会被这些世俗的条条框框束缚住吗?

  可是,那又怎样,张邪不愿意接受她。

  小鱼儿苦涩的笑了,再高的智商,在面对这种情感问题的时候,她的经验都是零,所以她能做的,只有运用自己聪明的大脑,化解当时那尴尬的场面。

  她喜欢他,这是没办法否认的事实。

  ------

  第二天早上九点不到,小鱼儿就已经站在我的房间门口敲门了。

  我穿着睡袍,睡眼惺忪的开门,小鱼儿走进房间,瞪了我一眼,说道:“赶快去洗漱,等下带你去我家。”

  “什么?!”我瞬间睡意全无,“去你家干什么?”

  “带你去见一见我的家人啊。”小鱼儿笑眯眯地看着我。

  听到这话,我冷汗都冒出来了:“见你家人干什么?”

  小鱼儿突然歪着头,盯着我说道:“喂,你不会是想多了吧?我带你去见我的家人,是想帮你呀。”

  最X新k章,节上酷匠网

  我也不是傻瓜,话都说到这份上,我怎么可能不明白,她这么做是想让我多结交一些站在权力机构顶层的人啊。

  不再废话,我赶紧冲进洗手间以最快的速度把自己从头到脚好好的拾掇了一番。

  一个小时后,我们来到了小鱼儿的家,一个军区大院,我下了车,不由地紧张起来,心里突然有种上门拜访自己未来的岳父岳母的错觉。

  小鱼儿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不要紧张,我家人都是很好说话的。”

  我强颜笑了笑,“说不紧张是骗人的,毕竟我昨天才见过你父亲,当时就有点虚。”

  小鱼儿也不再多说,似乎还有点歉意,然后带着我推开门走进屋子里。

  一进屋,我差点腿软,只见屋子里男男女女坐了有十多个人,我们一进门,一排视线齐刷刷的瞄向我们。

  小鱼儿快步地走向前去,面向众人向我介绍道:“来,张邪,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爸,你们应该已经见过了。”

  我赶紧躬身道:“王叔叔,您好。”

  王泰平脸色紧绷着,也不说话,只微微点了一下头以示回应。

  我也不以为忤,继续望向小鱼儿指向的第二个人。

  “这是我姑姑。”

  “阿姨您好。”

  “这是我大舅。”

  “叔叔您好。”

  ……

  看着小鱼儿眼中那股促狭的意味,我越来越觉得这是见家长的节奏,所以就越来越窘迫,额头上都沁出汗珠了。

  “这是我堂哥,二叔的大儿子。”

  我下意识的躬身,准备问好,王泰平看不下去了,手一抬,说道:“行了,不用介绍了,小鱼,你带这个哥哥姐姐弟弟妹妹们先出去玩,我们来跟张邪聊聊就行了。”

  “哦,好吧。”小鱼儿撅起嘴,脸上写满了不情愿。

  “你们不要欺负他哦。”小鱼儿走到门口又突然来了一句。

  王泰平无奈地摇了摇头,“知道了知道了。”

  小鱼儿一走,还坐在屋子里的那些长辈们马上换了一副脸色。

  王泰平一改刚刚的满脸柔情,铁青着一张脸道:“张邪,我之前是跟你说过,如果我女儿真的看上你了,我也不介意你做我的女婿,但当时说这句话,是不希望我们关系搞的太僵,因为我们还需要你给我们办事,但是看现在的情况,我女儿好像真的对你有意思了,所以有些话就算说出来,会让你心里产生怨气,我也必须说了,你跟我女儿,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们不合适,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我正准备说话,小鱼儿那位很有气质的姑姑马上接着说道:“对,张邪,我们都知道你的底细,你也清楚自己身上背了多少命案,要我们把小鱼交到你这样的人手上,不好意思,我们不放心。”

  还没等我回味过来,王泰平又马上说道:“小鱼儿她姑姑这话虽然难听点,但他要表达的意思我想你应该明白,我们做家长的,最大的希望就是儿女能够平平安安幸幸福福的过完这一生,可你张邪好像很难给她这些,所以我劝你还是跟我女儿保持距离吧,你们不合适的,好了,响鼓无需重锤,话我就说到这,你自己看着办,你赶紧走吧,别搞得大家都尴尬。”

  小鱼儿叫我来是要为我增加人脉,可是我来到这连一句像样的话都没机会说出口,就要黯然退场,这让我很是屈辱,也很是无力。

  我深吸一口气,也不再多说什么,转身离开了这间屋子。

  下午四点,首都国际机场。

  小鱼儿没来送我,换成胡关过来了,我开始还以为他这是要去哪里。

  可好像不是的,他先是跟我说了句,“张邪,小鱼儿让我跟你说对不起,她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我笑了笑,“没关系,这不怪她,我知道她是好心。”

  胡关又说,“小鱼儿知道你不会怪她,但是她还说了,不会让你今天的屈辱白受。”

  我有点哭笑,摇了摇头,“没必要的,你告诉他们,我没那么玻璃心。”

  胡关叹了口气,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我也没问他什么,看了下时间也差不多登机了,我连忙跟他说道:“还麻烦你跑一趟,不好意思,下次来京城,再找你玩。”

  胡关低着头,沉默了一下,然后又猛地抬起头,声音沉闷地说了一句让我始料未及的话。

  “张邪,我以后能跟你混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