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短暂的讨论后,这件事基本上算是确定了下来。

  那位钱亮立即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了份文件出来,总共也就三页纸,条款数也不多,我大致看了下,除了刚刚小鱼儿父亲说的那几条主要的内容外,还有一条让我保密的内容,也就是说这件事只能我们几个人知道,不能再跟别人说,否则的话,他们有权利对我采取措施,不过在我看来,这份东西顶多也就是起个见证的作用,因为到了他们这个位置,即便是不签协议,他们想要整我,不也是分分钟的事情?

  我当时看完后,毫不犹豫就在末尾签下了名字,并且按了手印。

  这时候,姓朱的又跟我说道:“既然签了这份协议,那从年后开始,任务正式执行,需要怎么去做,需要怎样的计划,这些都是你自己说的算,钱亮会在背后给你提供一切的情报资历,贾朝阳是你的第一联系人,有任何问题,你也可以直接找他帮你处理,但是有一点我必须要告诉你,那就是不管在什么时候,你所做的一切都不能伤害,或者威胁到无辜的人,否则所有的责任都必须由你本人来承担。”

  承担责任倒没什么,因为我觉得自己做事还算有点分寸,可这个第一联系人却变成了贾朝阳,这让我有点不爽,于是我就跟他提出,“我不太喜欢跟贾朝阳打交道,能换个人吗?”

  这次是钱亮开口说道:“当然不行,这项任务是最高保密级别的,不能再让人参与进来了。”

  听他这如此坚定的语气,我就知道这事没得商量了,说实话,如果在没签协议之前,他就跟我说清楚的话,我可能还真会犹豫下要不要答应他们,但是现在合同已经签了,我还能怎么办?

  “行了,这事就这么确定了吧,都不要再说了!”小鱼儿的父亲一句话就堵住了我的嘴,而就在我以为可以走的时候,他突然又说道,“你们几个先出去会,我跟着小子单独聊会。”

  我下意识抬头盯着他,心里又开始紧张了起来。

  刚刚有姓朱的给我打气,我还能保持足够的镇定,可现在要我独自面对这么一个以前只有在电视上才能见到的大人物,我这心里当真是很忐忑,但同时我也很期待,我想知道他到底要跟我说什么。

  直到姓朱的他们三个都走出房间后,这位原名叫王泰平的顶级大人物终于开口跟我说道:“关于你的一些情况,还有你的身份背景资料,我早在几年前就看过了,这些年里,你做过哪些见不得人的事,手上沾了多少鲜血,有过多少条人命,我同样也清清楚楚,但你知道我们为什么没有对你采取措施吗?这当然不是因为我们找不到证据,如果我真的要对付你的话,随便一个罪名,都能让你牢底坐穿,可我知道这么做并不能改变什么,可能抓了你一个,又会重新冒出另外一个你。”

  “于是,我们决定给你赎罪的机会,这也是为什么你在被通缉后,我们还会把你无罪释放的原因,而你也没有让我,让大家失望,你在短短的两个月时间里就把夏河绳之以法,这是你第一次立功,第二次是因为你带人去那座岛上的监狱救人,虽然你私自的行动没得到任何人的批准,但实际上是经过我们很多人默许的,要不然朱总那时候也不会给你提供资料,而最后也没让我们失望,那座岛被我们派兵占领。”

  “当然这两件事肯定也不能完全让你戴罪立功,不过因为有朱总在背后给你撑腰,我们也就一直对你的所作所为睁只眼闭只眼,再到后来,你的初澜集团帮助解决了很多地方的财政困难,以及就业问题,这勉强能算是你的第三次立功,可这些够吗,不够,所以今天我们又找到你了,这是第四次给你戴罪立功的机会,只要你能完成任务,你以前做的那些事可以翻篇,至于以后,那就得看你有多老实了。”

  我听完他说的这些后,连忙说了句,“很感谢你给我的这次机会,我一定不让你失望。”

  “你能有这个态度,我就对你放心了,不过我还是要看结果,否则你就是把话说得再好听也没用。”

  我努力保持着微笑的状态,索性也不开口说什么了。

  而就在这时,他突然又跟我问了句,“你是怎么跟我女儿认识的?”

  我连忙抬头盯着他,愣了半响,也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不过也好在他并没有逼着我回答他什么,而是另外跟我说了句,“你小子也算是个厉害的人物了,但你不适合我女儿。”

  听到他这话后,我连忙跟他解释道:“其实,我跟小鱼儿……”

  没等我把话说完,他马上就打断我,“我没让你解释什么,你有什么好紧张的?放心,如果我女儿真看上你的话,我也不介意你做我女婿,但我相信我女儿的判断,她应该不会选择跟你过一辈子。”

  我有点尴尬笑了笑,依旧不知道怎么开口。

  “好了,也没什么事了,走吧!”

  听到这句话后,我整个人如释负重,连忙走出了房间。

  赵大福跟姓朱的站在走廊上聊天,那位钱亮应该是提前离开了,见到我出来后,姓朱的先是跟我打了个招呼,然后又进屋去了,而赵大福就很直接跟我说道:“走吧,我带你去找歌怨。”

  我完全是下意识点了点头,整个人都感觉有点虚脱了。

  赵大福见我这副摸样,嗤笑声,问道:“刚刚是不是很紧张?”

  5@酷m匠网#1唯一正/版Y,{!其@他Vx都}…是TZ盗F版*

  我强壮镇定的笑回道:“还好吧,也不算紧张。”

  赵大福没说什么,一直带着我走出四合院,然后上了停在门口的一辆黑色奥迪车,司机是位很木讷中年男子,副驾驶席貌似还坐了个保镖。

  直到车子开到外面马路上的后,赵大福突然跟我说道:“明明紧张的不行,还在我面前死撑着,你小子也真够拼的,有时候我也真搞不懂你,每天顶着这么多压力,你真的不累吗?”

  我长吁口气,自嘲笑道:“累,但是没办法,因为我不拼可能死得更惨!”

  赵大福转头盯着我,“那你觉得你拼了,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我摇了摇头,“不拼肯定什么都得不到,拼的话,至少还有希望,可能我就是这么个贱命吧,如果连一丁点的希望都没有,如果连自己想要什么都不知道,我觉得我会比现在活得更痛苦。”

  赵大福叹了叹气,“服了你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