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子穿过长安街,一路向前,拐进了一条巷子里,这边都是那种四进格局的大四合院,只不过很少有人住,可能都是被征收了,但是有没有拆掉,最终,车子也停在了一个四合院大门口。

  从刚进入巷子开始,我坐在车上就看到来来往往起码有几十个便衣保镖在巡逻,稍微抬头,甚至还能看到附近几栋大楼上的狙击手,进了院子里面后,更加的夸张,至少二十多个西装革履打扮的保镖把守着每个出入口,每个房间门口也都站了两个人,看他们腰部鼓鼓的,估计都是带着真家伙的。

  下车后,林秘书带着我走进后院,这里面依然是几步一岗,走廊上更加夸张,不到十米长,就站了十几个保镖,最后我们来到走廊尽头的那间屋门口,马上就有两个人对我进行很细致的搜身,不但要脱下外套,甚至连鞋子也要脱掉,结果还拿走了我的手机钱包,以及之前小鱼儿给我的车钥匙。

  “放松点,别那么紧张!”林秘书跟我笑着说了句,然后敲了敲房门。

  里面很快传来声音,让我直接进去,而林秘书却站在了门外。

  w3最☆b新\;章Ol节H☆上?酷FY匠网#

  我努力保持镇定,推开了房门,装修很古色古香的房间内,最中间摆了张茶桌,旁边坐了四个人,除了姓朱的以外,还有一位我只在电视上见过的大人物,是真真正正的大人物,他姓王,也正是小鱼儿的亲生父亲,这一刻我似乎也明白了,小鱼儿之所以知道我要来京城,大概也是从她父亲嘴里得知的消息。

  另外那两个人,一个我很熟悉,赵家赵大福,歌怨的父亲,我们曾经打过交道,另外一个人我就完全不认识了,不过看起来有点面熟,大概也是在电视上见过,只是这一时半会有点想不起来。

  这时候,姓朱的也邀请我过去坐在他身旁。

  在他的介绍下,我才知道那个很面熟的中年男子姓钱,原名叫钱亮,级别比赵大福还要高,姓朱的没跟我说他具体的职位,他只是告诉我,这位钱亮现在是专门负责反恐这块头等大事,所以现在的他基本上不会在电视上露面,而我之所以对他面熟,是因为他以前在很多省市任职过,可能是那个时候,我在某些地方电视台上见过他,但我也搞不懂了,这突然冒出个反恐专家跟我见面,到底怎么回事?

  可既然来都来了,那还管他那么多,我在跟他们打招呼的时候,索性还给他们一人发了张名片,这看起来确实挺滑稽的,就连我自己也觉得很尴尬,好在他们都把名片收下了,而且个个还对我笑脸相迎。

  终于,在短暂的寒暄过后,姓朱的开始进入正题。

  “张邪,这次找你来,只有一件事,我们几个商量下,决定交给你一个任务,而之所以会选择你,主要有两个原因,首先当然是因为我们相信你有实力来完成这个任务,其次就是因为这个任务很特殊,如果是我们官方来处理的话,可能会有很多的不方便,这个具体的我也没法跟你解释,总之你要知道,没到万不得已的地步,我们不会让你去冒险,而一旦你答应下来后,那这就意味着你在为这个国家做事。”

  姓朱的这番话虽然没明确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任务,可我已经猜到个大概了。

  于是,我就鼓起勇气跟大家说道:“在来这里之前,贾朝阳找我单独谈过,他是想要求我跟他合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找我,估计也是因为用一件事情吧?如果是的,那不用说了,我接受。”

  姓朱的苦笑声,跟我问道:“那你之前为什么不答应他?”

  我也如实的回道:“我相信你们,但我不相信他。”

  姓朱的似乎很哭笑不得,“你确定不再考虑考虑了?”

  我摇了摇头,“不需要再考虑了,你们找我办事,那是看得起我。”

  这次是赵大福跟我说道:“张邪,那你得想清楚了,一旦接受了这个任务,你可就不能反悔了,而且我还得告诉你,你要对付的那个组织很不简单,可能一不小心就会把命都搭进去,如果需要的话,甚至还得让你去国外执行任务,我们可以给你提供足够的情报,但是不能给你提供任何官方性质的帮助,再就是这场持久战也许会持续两到三年,你确定你能接受得了,确定不需要再好好考虑下了?”

  没等我开口,那位钱亮就说道:“老赵,你这说的太夸张了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不想让这小子参与进来,但人家刚刚都说了,愿意接受这个任务,你这么吓他干什么呢,吓跑了你就高兴啊?”

  赵大福苦笑声,“行行行,我闭嘴行了吧!”

  这时候,小鱼儿的父亲终于开口了,他微笑着先是跟我问了句,“你是不是跟那个组织有冲突?”

  我愣了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如果说是的话,这可能会让他抓住我的把柄,但如果说不是的话,那这明显是在逃避,好在他也没强求我回答,而是另外跟我说道:“如果你真要答应的话,那咱们先签一份保密协议,协议的内容很简单,你虽然是在为这个国家做事,但你要真出了什么事,我们是不会承担任何责任的,我们也不会承认你所有的行动是跟我们有关系,这个你能接受吗?”

  我低着头想了会,深呼吸说道:“没问题,我接受。”

  小鱼儿的父亲很满意点了点头,“小子,可别让我失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