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多年没见,贾朝阳似乎比以前更加要意气风发了,看来他这些年跟韩老头混的还不错,可在我的眼里,他那伪君子的形象已经很根深蒂固了,无论他现在手握多大的权利,我也绝不会再去巴结他,未来也不可能,而且我现在有姓朱的在背后给我撑腰,我也丝毫不担心他会把我怎么样。

  “怎么?你不打算邀请我进屋?”见我半天没反应,贾朝阳笑的很淡定跟我说了句,而这时候小鱼儿刚好起身走了过来,贾朝阳见到她后,明显是愣了下,“貌似我来的很不是时候啊?”

  “你朋友吗?”小鱼儿很好奇跟我问了句。

  可没等我开口,贾朝阳就抢先说道:“你好,我是他朋友。”

  小鱼儿轻轻哦了声,然后转身走回沙发边拿起自己的包,跟我说道:“既然是你朋友,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先聊,等你忙完了我再联系你,哦对了,我把车借给你用吧,我可以打车回去。”

  没等我拒绝,小鱼儿直接把车钥匙递给我,然后走出了门外。

  我很恼火的盯着贾朝阳,问道:“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贾朝阳跟我笑了笑,没经过我的同意,他就很自来熟的走进房间,然后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一副让我很厌恶的笑容说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所管辖的部门就是专门收集情报的,类似于美国的CIA情报部门,别说是在国内了,哪怕你就是在国外,只要我想查,你永远都逃不过的手掌心。”

  我连忙走过去坐在他对面,冷笑道:“那又能怎么样,你还想像以前一样把我抓起来?”

  贾朝阳依然笑的灿烂,“这话就言重了,虽然说我们部门是独立出来的,想要抓你也不是不可以,因为我们本身就有特别行动的权利,可我也知道,就算是抓了你,最后还得把你放出来,现在谁不知道你张邪背后杵着几个大人物?就连韩家都拿你丝毫没办法,我这么个小人物敢把你怎么样?”

  我皱眉盯着他,“你这是嘲讽还是威胁?”

  贾朝阳从口袋里拿出包烟,他先是给我递了根过来,在被我拒绝后,他就自顾自点了根,说道:“我知道因为梁雅琴的事情,你心里对我一直有意见,但不管你信不信,当初在处理那件事的时候,我也是出于无奈,上头把我放出来,给我下了命令,我当然只有无条件的去执行,当然我跟你说这些,也并不是想要得到你的原谅,我只是希望你别把我想的太坏,我今天来找你也没有任何威胁或者嘲讽你的意思。”

  我很不屑道:“那你来干什么?朋友叙旧?不好意思,我没你这个朋友。”

  贾朝阳缓缓吐出口烟,突然跟我问了句,“刚刚出去的那个女孩跟你什么关系?”

  我冷声回道:“很抱歉,咱们不熟,我没有必要告诉你这些。”

  贾朝阳低着头沉默了会,“既然你不肯说,那我就猜猜看,她叫王小鱼,从小就生活在军区大院,一个智商高达198的才女,十四岁就考入清华大学,十五岁被邀请进入中科院,十六岁就在国家会议中心举办了人生中第一场大提琴演奏会,十七岁参加了央视举办的一个经济领域的论坛,面对的是国内顶尖的几位经济学专家,还有不少福布斯榜上的企业家,三次舌战群雄,把几个老家伙给炮轰的直接退出,可后来因为某些特殊原因,这个节目最终没能播出,这些都是我能知道的关于她的一些趣事,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事,恐怕会更加的让人大跌眼镜,而更主要是她的身份背景,是许多人都望尘莫及的。”

  “我不知道你对她了解有多少,但我真的很好奇你是怎么跟她扯上关系的?我也完全想不通,这么一个优秀到令人发指的女孩,为什么会跟你产生交集,难道说你小子真有传说中的王八之气?”

  贾朝阳要不说的话,我还真看不出来小鱼儿竟然有着如此丰富的履历,这跟我当初认识的那个双鱼完全就是两个极端,不过仔细想想,从她最开始找我在网上聊天,然后很成功挑起我对她的好奇,再到后来她独自跑到哈尔滨找我,再次让我对她产生浓厚的兴趣,而这次来京城,她又能完全掌握我的一举一动,我现在是真怀疑,这丫头是早就计划好一切,然后一点一点的勾引我进入了她的圈套。

  只是到现在为止,我并不知道这个圈套对我来讲到底是好还是坏,可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最起码我在认识她之后,也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威胁,至于接下来要如何跟她相处,那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我抬头盯着贾朝阳,轻声说道:“我跟她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仅此而已。”

  贾朝阳点了点头,“那你小子还真是捡到宝了,能认识她,当真是你的荣幸。”

  我很不耐烦道:“难道你今天找我就是为了讨论她?”

  ',最33新KD章0h节M上酷`|匠网0U

  “当然不是!”贾朝阳按灭手里的烟头,突然表现出一副很严肃的样子跟我说道,“这几个月里,我一直都在调查有关于青帮协会的资料,自从上海的荣先生突然消失后,这个组织就一直在试图重新进入咱们国内,我接到的命令是,必须要想尽一切办法阻止他们的阴谋,而恰巧我又得知,你在杭州的时候跟这个组织一个小头目打过交道,这个小头目叫陈晓东,从韩国那边过来的,你千万别说你不认识。”

  我很不解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贾朝阳叹了叹气,“这个组织比我们想象中要强大,我们花了五年时间想要打入他们内部,结果都以失败告终,这五年里我们失去了六个同事,而他们却想方设法安排了很多卧底进入我们国内,五年时间我们揪出了十几个,有企业高管,有帮派头目,甚至还有体制内的官员,而更主要是,他们组织的高层领导甚至还贿赂了某些在京城的大人物,这导致我们的调查几乎寸步难行……”

  我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直接打断他,“别他妈绕弯子,能不能直接点?”

  贾朝阳眼神盯着我,一字一句说道:“我不久前得到确切的情报,他们这次又派了一批人从各个国家进入咱们国内,而刚好我也得知,你跟这个组织貌似有不少的矛盾,所以我希望能跟你合作一次,咱们联手来清除这帮毒瘤,如何?”

  我冷笑不已,“你他妈是想让我当炮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