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到现在还记得,当年在对付夏河的时候,贾朝阳因为一个错误的决定,被上头撤职打入冷宫,最后还把他跟夏河关到了一起,直到我去了上海后没多久,他又突然被人放了出来,而且还官复原职,继续担任那个神秘部门的老大,可也就从那时候起,他开始帮着韩老头做事,甚至还因为我而陷害梁雅琴。

  在梁雅琴出事前,我对他其实挺有好感的,我甚至把他当做朋友了,可通过梁雅琴那件事后,我才发现这种人简直就是虚伪的不能再虚伪了,仅仅是为了那点前途,就不惜跟朋友反目,甚至还亲手把自己曾经最看好的手下送进那个堪称地狱的监狱里,而且他自己的私生活也很不检点,老婆生病的时候,他就开始在外面找小三,老婆不行了,他又狠心抛弃小三,而等老婆死了,他又再次跟小三和好。

  仅仅从这点,也完全能看出来他那多么恶心的人品了!

  这次来到京城,没想到还被他知道了,可我早已经没把他当朋友了,也早已经跟他撇清了所有的关系,于是我在电话里也很干脆的跟他拒绝道:“不好意思,老子不认识你。”

  没等对方贾朝阳开口,我就马上挂断了电话。

  小鱼儿跟我坐在后排,她也好奇的跟我问了句刚刚是谁给我打电话,可我没说实话,只是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过去,接下来的一路上,开始换成胡关在滔滔不绝说个不停了,他大多时候说的都是他在国外当雇佣兵遇到的一些趣事,小鱼儿听得很认真,我也努力在听着,可就是听不进去。

  终于到达宾馆,小鱼儿用她的身份证给我订了个总统套房,钱当然也是她帮我出的,送我到楼上后,胡关突然接了个电话,说家里有点小事情要去处理,然后就先走了,而在走的时候,这家伙还不忘记提醒我,说有时间一定要找他切磋,我嘴上应付着,可我知道这一次来京城是没时间跟他切磋了。

  最后,整个房间里也只剩下我跟小鱼儿两个人。

  我靠在沙发上休息了会,她拿着手机不知道在跟谁聊天,笑的很灿烂,从我这个角度望过去,刚好能看到她那张很让人着迷的侧脸,说不上多么的漂亮,只是在这种安静的情况下,她此刻的样子似乎有着极强的魔法,能很快就让我刚刚还浮躁的心情慢慢平静了下来,而且我还特别享受这种状态。

  许久后,她终于抬头望向我,问道:“下午要去哪里玩?”

  我摇了摇头,“算了吧,我还是在酒店休息会,然后早点去见我要见的人。”

  小鱼儿轻轻哦了声,“行吧,那就等你把事情忙完咱们再重新安排。”

  在看着她低头又继续玩手机的时候,我实在忍不住跟她说道:“当初在哈尔滨的时候,我记得你跟我说过,只要我来到京城这边了,你就会告诉我你的真实身份背景,那现在能跟我说说了吗?”

  听到我这话后,小鱼儿收起手机,反问了句,“你真想知道?”

  我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当然,都有点迫不及待了。”

  小鱼儿起身,双手背后走到落地窗前,她先是望着外面远算不上的湛蓝的天空发呆了许久,然后才转身跟我说道:“赵老爷子之前就猜到了我姓王,另外我也可以告诉你,我父亲比赵家那两兄弟的级别应该要高,甚至比姓朱的还要高那么一丢丢,你再仔细想想,我估计你应该也能轻易猜出来了。”

  比赵家两兄弟的级别还高,比姓朱的级别也要高,而上头总共也就那么几个人,小鱼儿也明确告诉了我她姓王,所以很快,我也就猜到她父亲是谁了,但还是有点不敢相信,到了她父亲那个位置,虽然离到顶还差那么一点点距离,可真要论实权的话,赵家两兄弟就是加起来估计也比不上他。

  我狠狠吞了口口水,问道:“你父亲认识我这么个人吗?他知不知道咱俩的关系?”

  小鱼儿笑回道:“当然知道你,我之前不是跟你说了吗,关于你的所有资料,我都是从他办公桌上看到的,至于咱俩的关系嘛,他应该也知道,但他不会跟我说而已。”

  …更…:新(最{快3上Lz酷匠网

  我呵呵笑了笑,又试探着跟她问了句,“那以咱俩现在的关系,如果说以后我在京城,或者说在别的地方遇到什么麻烦了,我找你帮忙,然后你找你父亲帮忙,你觉得他会帮我吗?”

  小鱼儿瞪了我一眼,没好气道:“你想得美,别说是你了,当年我有个亲戚是在河南那边犯了点事,他找我父亲帮他,结果我父亲不但没帮他,反而还亲自打电话下去,说一定要严惩,所以说,你要真想让我父亲帮你,那你起码得做到让他刮目相看,否则没戏,找我去说也没戏。”

  我笑了笑,又以玩笑的口吻跟她问了句,“那如果我哪天成为他女婿了,他会帮我吗?”

  听到我这话后,小鱼儿脸蛋瞬间变得通红,但她表面上却很镇定的跟我说道:“想成为他的女婿,你首先得搞定他的女儿,然后你同样也要得到他的认可,否则还是没戏。”

  我彻底无语,“那还是算了吧,我这人最怕这种麻烦事了。”

  小鱼儿再次瞪了我一眼,可就在他正准备开口的时候,门铃突然响起,我连忙起身跑去打开门,出现在门口的竟然是贾朝阳,他满脸微笑盯着我,说道:“好久不见啊,还记得我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