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吃饭吧,别想了!”

  就在我正愣神的时候,这丫头马上打断了我的思绪,尽管我心里还有很多的疑问,可看到她那一副很得意的样子,我就猜到,可能我问她什么她也不会回答我,而就在这时,那位坐在双鱼旁边始终没开口的胡关突然跟我笑着说道:“兄弟,别想太多了,这丫头一直都是这么鬼灵精怪,说不定她就是逗你玩。”

  我尴尬笑了笑,然后很客套的跟他说了句谢谢提醒,可我心里还是觉得双鱼,或者说小鱼儿这丫头绝对没我想象中那么简单,在没有任何人跟她透露的情况下,她就知道我要来到京城,这本身就让我感到很惊讶了,而刚刚她又说她知道我等下要去见的大人物到底是谁,这虽然不能证明我这次来京城是她在背后主导的,但至少能肯定她跟姓朱的应该关系很不一般,要不然她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么清楚?

  酷a,匠网yM正版dM首发}u

  可转念一想,刚刚赵家老爷子猜到了她是姓王,按理说这跟姓朱的也扯不上多大的关系,最起码不会有什么直属关系,那这姓王的在京城到底又是什么来头?难道比赵家还要更加厉害?

  “兄弟,我听小鱼儿跟我说你曾经在死亡学校待过两年,当年我在国外当雇佣兵的时候,我有个战友就是在这所传说中的死亡学校毕业的,他当时进去花了不少的一笔钱,活生生撑了几年才出来,我记得他跟我说过,那个学校如果不是花钱进去的话,那只要进去就很难处得来了,所以我很好奇,兄弟你当年是怎么进去的,然后又是怎么出来的,能跟我说说吗?”

  坐在我面前的胡关边吃着东西,突然跟我问了这些很多年前的事情,我听他说完后,也着实是有点惊讶,因为我没想到,他这么一个本应该可以拥有美好生活的公子哥,居然还会去国外当雇佣兵,这确实让人觉得很不可思议,可能说出去都没人信,不过看他这健硕的身材,估摸着也是个不一般的高手。

  “我当年算是比较倒霉吧,有人想要整我,但她又不想让我这么轻易死去,于是她就把我丢进了死亡学校里,想让我自生自灭,但当时我的求生欲望确实强烈,愣是在里面坚持了两年多,后来得知这个地方不能轻易出去,于是我就带着两个兄弟一起从里面逃了出来,哦,对了,还有刚刚那个赵家女孩。”

  胡关听我说完后,立即端起茶杯跟我说道:“兄弟,厉害!”

  我也端起茶杯象征性跟他碰了下,以茶代酒喝了杯。

  “如果有机会的话,咱俩可以切磋切磋,玩枪玩刀玩肉搏,我刚好都会点!”这种听起来谦虚的话,实际上就是在向我挑衅,如果真有时间的话,我倒也想跟他玩玩,但这次来京城确实比较匆忙,所以我也只是嘴上答应下来,然后再给他递了张我的名片过去,这张名片是梁雅琴特地为我设计的,上面只有一个名字,以及一个电话,然后还印了个初澜集团的logo,因为材料比较特殊,所以看起来也并不单调。

  小鱼儿看到我这张名片的时候,当时就在感叹这是谁设计的,说太漂亮了,她明明有我所有的联系方式,可她还是死皮赖脸又跟我要了张名片,说是留着做个纪念,而我当然也给她了。

  可能是喝茶喝的太多了,中途我去上了个洗手间,一个穿着旗袍很漂亮的女服务员带着我过去,我进去的时候,她还说会在门口等我,只不过等我出来,那服务员却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居然是菜馆老板娘站在外面,她先是跟我笑了笑,等我洗完手,她立即就给我递来一条毛巾让我擦手。

  看她如此热情的样子,我忍不住问了句,“找我有事?”

  老板娘依旧笑的灿烂,她连忙拿出张名片,微微弯腰双手朝我递过来,笑着道:“您应该是第一次来我们这里吃饭,如果您觉得这里还不错的话,这张名片您拿着,以后凡是来这里,免预约,打五折,终生有效,对了,我也跟您介绍下我自己,我姓欧阳,您可以叫我欧阳姐。”

  我从她手里拿过那张名片,实际上就是张钻石VIP卡,上面写着她的名字叫欧阳霞,还有一个很多个八的电话号码,可是我有点搞不懂,她为什么会突然赠送我这么一个钻石会员,难道是因为小鱼儿?

  而就在我正准备问她的时候,却被她抢先说道:“张公子,您可能会好奇我为什么会赠送你这张卡,其实没那么多原因,我交朋友一向是讲究的眼缘,我觉得您挺让我顺眼的,再加上您还是小鱼儿的朋友,那这张卡送给你绝对是正确的,好了,您赶紧去找小鱼儿吧,记得有空要常来哦!”

  我有点迷糊再次倒回位置上坐下,小鱼儿一眼就看穿了我的心思,她笑眯眯跟我问了句,“没猜错的话,刚刚老板娘是不是偷偷给你塞了张名片,然后还说让你经常要来她这里吃饭?”

  我苦笑声,“还真是什么都瞒不住你,不过我也搞不懂,你说她……”

  没等我把话说完,小鱼儿马上打断我,“既然是她主动给你的,那你就安心的收下,你总有一天会来到京城这边的,说不定哪天这老板娘还能帮你点什么,当然她给你的东西肯定也不是白给的,到了她这种级别的女强人,除了情商高的可怕之外,她的眼界也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相比的,不过你也别担心,她不会害你,也绝对不敢害你,毕竟你刚刚跟赵家老爷子的接触她可是看在眼里的,巴结你就还来不及呢。”

  我长吁口气,“那就听你的好了,这张卡我好好保存着!”

  在吃的差不多了后,我们三个一起出门,那位老板娘还亲自送我们到门口,而就在我跟着他们两个上车准备赶往钓鱼台国宾馆的时候,我放在身上的手机骤然响起,是个陌生号码打来的。

  接通后,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响起,“听说你来京城了,能见个面聊聊吗?”

  说话的是贾朝阳,那个神秘部门的老大,而且他现在还是韩老头的人。

  我搞不懂,他这个时候找我到底什么目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