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被姓朱的称之为大人物,那得多大的官帽了?

  我起初还想让他给我先透漏点消息,看看到底是不是我认识的人,可姓朱的说没必要,等我过去自然就知道了,我当然也答应他了,但我没说是过年前去还是过年后去,因为我是想年前先去趟深圳那边的。

  在跟姓朱的挂断电话后,紫幽刚好也从楼上下来,她说刚刚在楼上看到小区后面有个很大的人工湖,想要我带她去玩玩,正好我现在也没什么事,于是我就穿了件外套,带着她一起出门。

  既然是散步,那当然就不用开车了,而这一路走过去,我也没碰到几个人,我也是现在才发现,这个小区看似卖的很火热,其实大多数人买了之后都不住在这里,大概都是在等着升值,然后再转手卖掉。

  十几分钟后,我们到达人工湖这边,相比起小区内,这里明显是热闹多了,只不过大多数都是老人带着小孩在这边,我跟紫幽两个算是比较另类了,见到那些小孩放风筝,紫幽很羡慕的神情,似乎也想玩。

  我本来还琢磨着要去哪里给她弄个风筝来,可就是这时,紫幽双手放在嘴唇边,突然吹了声尖锐的口哨,吸引了很多大爷大妈的注意,他们当然不知道紫幽这是要干什么,但我却比谁都清楚。

  M看正版$章节:上o酷匠S,网;e

  果然,在我抬头望向天空的时候,一只很大的鸟从远处慢慢飞来,没猜错的话,这应该就是紫幽在昆仑山上调教的那只鸟了,老道士告诉我这是一只很有灵气的海东青,当初李凡就被这东西给咬过。

  海东青出现后,先是在半空中盘旋着,并且还伴随着连续的尖叫,而这下也吸引了更多人的注意,说实话,我很怕这东西,因为我知道这只海东青的杀伤力非常惊人,可没想到,紫幽又再次吹了声口哨,海东青在盘旋了会后,突然很急剧的俯冲而下,稳稳的停在了紫幽的手臂上,看起来很温驯的样子。

  别人玩风筝,紫幽倒好,直接召唤了一只神兽。

  这时,很多人都立即围了过来,尤其是那些小孩子,个个都想摸下这只海东青,那些大爷大妈就对着紫幽指指点点,有人说这东西很危险,不能随便乱玩,还有人甚至要出钱买走这玩意,最后我只能跟大家不停的解释,我说这东西有灵性,不会随便伤害人,但是也不能随便卖出去。

  有几个小屁孩非得吵着要摸两下,甚至还赖在地上撒泼打滚了,我没办法,好说歹说才让让紫幽同意给几个小孩摸了下,更让我哭笑不得的是,他们还让自己的爷爷奶奶拿出手机给他们拍照。

  折腾了半个小时,我才终于把这些人全部给打发走。

  接下来,我就赶紧带着紫幽去了湖中间那个凉亭里,她坐在亭内的湖边,那只海东青就安静站在她旁边,我走过去也试探着在海东青羽毛上摸了两把,有紫幽在,这玩意确实很听话,见到我这么感兴趣,紫幽还让我伸出手臂,再然后她又吹了声口哨,海东青飞往湖中间,再次飞回来竟然还停在了我的手臂上。

  要不是我力气足够大的话,可能还支撑不起这么大个玩意。

  很难想象,紫幽那小手臂是如何支撑住这只海东青的?

  “好了,赶紧把它给弄走,别等下又引起围观!”

  紫幽听从了我的吩咐,马上把海东青给送走。

  而就在此刻,我突然撇见湖对面貌似有几个熟悉的身影,夏静怡和早上才找我的那位程锦,以及夏静怡的母亲王姐,从我的位置到湖对面并不是很远,所以我也能确定我没有认错人。

  这时候我也总算是明白了,那个叫程锦的家伙一大早来找我,他主要目的肯定是来找夏静怡的,然后顺便想过来给我一番警告,只可惜没让他得逞,但现在看到他跟夏静怡两个有说有笑,而王姐显然也很中意这位程家公子哥,这么看来他们两个估计还真有戏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居然有点不是滋味。

  见我望着湖对面发呆了许久,紫幽突然跟我问了句,“我们什么时候回上海,我想小锦子了!”

  我连忙回过神,想了会,回道:“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大年三十那天晚上才能到上海,明天可能去趟深圳,或者是去趟京城那边,反正也就还有两天的时间了,别着急,肯定会及时带你回去的。”

  紫幽轻轻哦了声,又问道:“那我可不可以先回去?”

  我转头盯着她,有点不解道:“你走了后,不怕别人弄死我?”

  紫幽撇了撇嘴,轻声说道:“我在医院的时候,师父跟我说过,他说你其实一直在保存自己的实力,只是别人看不出来,但是师父很清楚,师父还说,如果你要真狠下心跟谁玩命的话,我可能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师父说的话我从来都相信,所以我知道这个世界上能要你命的人,恐怕也没几个了。”

  我很没好气道,“这老东西瞎几把胡说,我哪有那么厉害?”

  紫幽低着头,“就这么说定了,我明天就回上海去,你别管我。”

  我仔细琢磨了会,反正也就这么两天的时间了,让她先回上海也可以,不过她一个人回去我当然不放心,所以我是打算让李星星跟着她一起回去,至于我的行程,等下还得问问曾紫若,只要她同意带我去见她父亲,那我就先去趟深圳那边,如果暂时还不行的话,那我当然是要去趟京城那边。

  而等我再次抬头望向湖对面的时候,发现夏静怡他们已经不在了,可就在我也准备起身的时候,背后又突然传来个熟悉的声音,“张邪,咱俩能聊两句吗?”

  我下意识转头,见到的是王姐,那个曾经让我既感激又很恨的女人。

  看着她此刻在我面前一副很低声下气的样子,我跟她笑了笑,回道:“好啊!”

  紫幽依旧坐在凉亭边,我起身走过去跟王姐坐在一起。

  她眼神恍惚的望着湖面,轻声说道:“两个月前我去了趟京城,我见到了夏河,他告诉了我很多很多的事情,包括他那些年是怎么对付你的,也包括你父亲是如何死的,不管你信不信,我也想告诉你,他其实特别的后悔,甚至觉得对不起你,他也一直在忏悔,甚至希望有一天能得到你的原谅。”

  我心里冷笑声,说道:“王姐,别卖关子!”

  王姐自嘲笑了笑,转头很认真的盯着我,“你能不能把属于我女儿东西,现在就给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