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点头同意后,李星星让门口的那位程锦进了别墅。

  我邀请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李星星也猜到这小子肯定是想单独找我谈话,于是他跟我打了个招呼,就出门去了,紫幽一直在楼上没下来,现在整个大厅内也只有我跟这位程锦面对面而坐。

  “你找我有事?”我还算比较礼貌的跟他问了句。

  他跟我笑了笑,先是自我介绍了一番,然后就跟我说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跟你聊聊关于夏静怡的事情,我知道你们两个很多年前就认识了,我也知道你们后来……”

  s看}正s7版“Q章节上_O酷‘!匠=网

  “等等,让我理下思路!”我打断他之后,直接问了句,“我跟夏静怡怎么样,这与你有关系吗?”

  原名叫程锦的他依旧保持着很绅士的微笑,轻声说道:“确实没什么关系,但你那晚上伤了她,让她很痛苦,这就跟我有关系了,因为我曾经跟她说过,我绝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她,甚至包括我自己。”

  我很不屑道:“那请问你跟她到底什么关系?”

  程锦回道:“暂时还是朋友关系。”

  我微皱眉头,“那作为朋友,她现在受到了伤害,难道你不是应该先安慰她吗?”

  “这个不需要你来操心!”他语气很强硬的跟我说道,“你应该知道夏静怡对你一直有感情,她喜欢你很多年了,到现在为止她心里还有你,如果你真的也喜欢她的话,那请你好好珍惜她,我作为朋友,也作为夏静怡的追求者,我当然会祝福你们,但如果你不喜欢她,或者说没想过跟她在一起,那就请你跟她说清楚,让她彻底断了跟你在一起的念头,而不是像那天晚上一样,要说那些难听的话来打击她。”

  我嗤笑声,又问了句,“你这是对我的警告?”

  这小子耸了耸肩,“你当然可以这么认为。”

  我长吁口气,也很认真的跟他说道:“就在你来之前,我朋友刚好在跟我讨论你,关于你的身份背景以及你们家族的情况,我大概也知道的差不多了,必须得承认的是,你确实是个很优秀的男人,能一个人扛起整个家族,这份实力也不是每个人都能拥有的,如果说夏静怡真喜欢你的话,我也觉得你们两个其实挺般配的,甚至可以当得上郎才女貌四个字了,可我比你跟了解夏静怡,我也敢保证,无论你多么努力,无论你付出了再多,她也绝不可能会爱上你,而且这跟我并没有关系,你知道为什么吗?”

  程锦猛然皱眉死死盯着我,“为什么?”

  我微笑回道:“很简单,因为她喜欢的永远都不可能是你这种性格的人,我刚刚说你们很般配,但般配不代表就真的合适,如果我是你的话,这个时候我应该是想办法改变自己来得到她的认可,而不是找自己的情敌,来威胁对方什么,当然我也知道想要一个人做出很大的改变也挺难,可你都那么喜欢她了,还有什么是做不到的?而且只要你真的成功了,你得到的也远比你付出的要多,为什么你不去改变?”

  程锦显然有点不解,“那你告诉我,我需要怎么去改变?”

  我靠在沙发上,笑回道:“这个就得靠你自己去领悟了,你追一个女孩子,不可能连对方喜欢什么,需要什么都不清楚吧?另外我还要告诉你,尽管我跟夏静怡之间有很多解不开的矛盾,但我也绝不会允许别人去伤害她,当然我不会阻止你对她的追求,只要她哪天愿意接受你了,我甚至也会祝福你们两个,可如果让我知道你敢跟她玩什么花招,或者耍什么小手段去骗她的话,那我一定让你付出代价。”

  听到我这番话后,他眼神很惊恐的盯着我,似乎对我有所忌惮了,而看着他这副样子,我心里其实是有点哭笑不得,明明是他来警告我,可却演变成我来警告他了,才聊几句话,就被我反过来彻底掌握了主动权,这只能说明他还太年轻了,想要真正在我面前表现的很硬气,他至少还得努力几年。

  而就在他正愣神的时候,我又跟他问了句,“听说你跟曾大伟很熟?”

  他连忙抬头看了我眼,也如实跟我回道:“曾大伟是我朋友,我们当然很熟。”

  我点了点头,又问道:“那到底是有多熟呢,熟到什么程度了?”

  “抱歉,这个我没办法回答你!”他逐渐恢复到之前的态度,轻声说道,“就这样吧,我该要跟你说的也都说了,虽然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但我也想告诉你,有时候喜欢一个人,或者说爱一个人,并不是你要为了她去改变什么,而是要看你是不是真心诚意的,当你表现足够好的时候,我相信对方能够感受到,而我对待夏静怡也正是如此,另外你也别口口声声跟我说的这么好听,你想让别人不伤害她,起码你自己要做到这点,否则你没有资格说这话,最后我还想说,如果你要对付我朋友,我也不会袖手旁观。”

  我冷眼盯着他,“什么意思?难道这也是提前给我的警告?”

  也没回答我的问题,他立即站起身,“很抱歉打扰了你,再见!”

  看着这小子走出房间后,我隐约觉得有点不对劲,他刚刚最后说的那句话,很明显是在告诉我,如果我要对付曾大伟的话,那他肯定也会插手进来,那这还真被李星星给说中了,这小子不是个善茬。

  我靠在沙发上想了许久,直到手机响起,打断了我的思绪。

  竟然是柳韵芝给我打来的,接通后,她直接跟我问了句,“过年打算去哪里?”

  我故意调侃了句,“怎么?难不成你是想邀请我跟你一起过年?”

  对面很没好气说道:“你想多了,我只是听说你跟姓曾的那丫头又和好了,所以想问问你会不会来深圳,如果来的话,记得给我打电话,刚好想跟你聊点事情。”

  我试探着问了句,“什么事情电话里不能说?”

  柳韵芝回道:“必须当面说,当然你也可以年前来找我。”

  没给我再次开口的机会,柳韵芝便挂断了电话。

  我苦笑声,也正在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年前去趟深圳那边,因为我也想趁着这个机会跟曾紫若的父亲摊牌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可就在这时,又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个很陌生的号码。

  接通后,我听到的居然是姓朱的声音,他很开门见山跟我说道:“有人指名道姓说要见你,而且还是个来头很大的人物,如果可以的话,我建议你抽出时间,最好是年前来趟京城这边,到时候我安排人去接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