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星星从小就在南京这边长大的,我认识他的时候,他是在南京这边做走私军火的生意,虽然生意做得不大,而且在大多数人看来都算是小打小闹,但在那将近十年里,他不但养活了一帮数量不少的兄弟,他自己也赚了不少钱,更主要是,他在那些年里还积累了一批很深厚的人脉关系,即使他后来跟着我去上海待了四五年,但依然还是有不少当年的客户在跟他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最M…新A章节上j酷{匠网

  而这一切都得归功于他本人的诚信,李星星虽然看起来很吊儿郎当的样子,可如果跟他接触的时间长了,你肯定会发现他其实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不说对待兄弟了,就连对待自己喜欢的女人都是如此。

  据他跟我所说,他当年跟客户做交易的时候,除了熟客之外,陌生人一律不接待,给再多钱也没用,当然如果有熟人介绍就可以,不过他也从来不会问顾客买了枪之后要去干什么,对于顾客的私人信息,他也不多问,即便是不小心知道了什么秘密,他也绝不会说出去,而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很多跟他做过交易的人都愿意交他这个朋友,当然他自己也会选择跟什么样的人结交,什么样的人不能结交。

  后来他还告诉我,这些说不上规矩的规矩都是他父亲教他的,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里,他父亲不但在南京算是个大人物,在整个江浙地区他父亲也是很有声望的,因为在当时需要做走私生意的,基本上都要通过他父亲这道门槛,在那个时候他父亲主要就是干走私这门行当,贩卖军火反而变得微不足道了。

  直到后来,福建那边有个姓赖的走私大王被查了,上面也开始对走私进行严打,而没过多久,他父亲也就去世了,李星星那个时候其实并不想走他父亲那条老路的,只是没办法,生活所迫,再加上他自己也没啥本事,不得已才拉着几个兄弟开始干了起来,凭借着他父亲积累下来的人脉关系,以及那些现有的资源,他先是贩卖军火,可他最想做的还是干大买卖走私生意,只可惜上面查的太严,他也不敢冒险。

  折腾了将近十年后,钱是赚了不少,但那种整天提心吊胆躲躲藏藏的生活让他很憋屈,而且他也知道这生意不能长时间做下去,一旦出了半点纰漏,搞不好就是一辈子搭进去,甚至还得连累一帮兄弟,可他也不能轻易的放弃,毕竟还有那么多客户,还有那么多兄弟要跟他吃饭,而恰巧我的出现给他来了个大的转变,尽管我一直都认为自己对他挺愧疚的,但他却时常说是我拯救了他,这让我也很哭笑不得。

  可不管怎么说,现在的李星星算是彻底脱胎换骨了,至少他不用再过那种提心吊胆的日子。

  这两天里,他联系了很多以前的客户,当然不是说要重做老本行,他只是想跟这些老朋友打听下关于曾大伟在南京的势力,现在关于曾大伟的资料,基本上是被李星星给挖了个底朝天。

  这天一大早,在餐桌上,李星星突然给我丢了份资料过来。

  我边吃着东西,边跟他问了句,“什么玩意?”

  李星星跟我嘿嘿笑道:“那天晚上在帝王夜总会里,不是有个男的跟夏河女儿走的挺近嘛,我昨天找人帮我查了下,这不查不知道,那小子在南京还算是个大人物了,程家唯一的顺位继承人,目前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而且我还听说,这小子跟曾大伟的关系很特殊,对我们来讲这恐怕也是个威胁人物。”

  我放下手里的一杯豆浆,然后拿起桌上的那份文件看了眼,又问道:“程家又是什么来头?”

  李星星也很耐心跟我解释,“以前的南京有四大家族,程家就是其中之一,只不过排在最后面,可到了现在,唯一还生存的就只剩下程家了,目前他们家族正在转型期,只要转型成功了,程家回到巅峰时期也不是不可能,而做出这次转型的关键人物就是这小子,也正是他挽救了整个家族,据说这其中也有曾大伟帮了他不少忙,如果说我们要对付曾大伟的话,那最后肯定也得跟这小子发生点冲突。”

  我翻开手里的资料,大概浏览了遍,这小子原名居然叫程锦,还真是巧了,跟我儿子只差了个姓氏,资料上那张照片跟我那晚见到的也确实是同一个人,后面还特意注明了他的留学经历,貌似跟夏静怡当年是在一个学校,那没猜错的话,他跟夏静怡应该也就是在国外认识的。

  资料上还详细介绍了他们程家目前的产业,纺织业是他们主要的盈利来源,算得上是垄断了,其次就是房地产,目前他们在江浙地区有三四个楼盘正在开发,最后就是零售行业,他们在整个长三角已经开了十几家大型购物商场,这三块产业几乎支撑了他们家族生意百分之九十五的利润。

  我看完之后也没觉得多震撼,因为这跟当前的初澜集团相比起来实在是差的太远,所以我也只是很无所谓的态度跟李星星说道:“暂时不用去管他,目前最主要的还是先盯着曾大伟。”

  李星星点了点头,说道:“我那几个弟兄二十四小时在盯着他的,只是到现在为止也没发现他什么异常,基本上他每天都是早上八点出门,九点到达他们一个公司,晚上八点去帝王夜总会,凌晨三点回家,除了他的一个司机二十四小时跟着他之外,也没有其他人跟他接触过了。”

  我皱眉想了会,“这样不行,你还得想办法查查他在公司,在夜总会都跟哪些人接触过,曾大伟是个很狡猾的家伙,上两次我去杭州都遭到了他的报复,这一次我来南京,他不但什么都没做,反而还下跪求我原谅他,我觉得这有点反常,说不定他还真是在憋什么坏招。”

  李星星再次点头,“行,那我再想想办法!”

  而就在这时,门铃突然响起,李星星连忙跑去门口的监控看了眼,出现在显示屏上的竟然正是我们刚刚讨论的那个程锦,李星星对着入户监控的话筒问了句,“你找谁?”

  对面回道:“找张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