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在停车场就碰到了曾大伟,现在他又突然来到我身边,我其实也没觉得很意外,但我有点不解,他都那么想要我死了,为什么还会在这个时候跟我见面?难道是仗着在自己的地盘上,想要给我下马威?可我既然敢来到南京,我当然也不会忌惮他跟我玩什么花样,事实上我从来也没把他当做真正的对手。

  曾大伟坐下后,先是那拿起瓶啤酒把我面前的杯子倒满,紧接着他又给自己倒了杯,没有任何多余的废话,他端起酒杯就狠狠灌了下去,而且连续喝了两三杯,至始至终都没开口说话。

  直到我也端起酒杯喝了口后,他才开口说道:“仔细算算,离上一次咱们见面,已经过去了大半年的时间,本来在杭州的时候我也想约你出来见见,可是一直都联系不上你,再加上大家都那么忙,而且我也知道你对我有很大的意见,后来也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没想到在南京又碰上了,这算缘分吗?”

  我冷笑声,说道:“我记得上次在杭州见面的时候,你好像还送了我几份大礼,先是找人杀我,后来还给我设了个鸿门宴,甚至前段时间我刚到杭州,你貌似也没让我怎么好过吧?”

  曾大伟愣了下,微笑说道:“张哥,这话可不能乱说,我承认你来杭州的时候我是知道的,但你后来出事真跟我没啥关系,那可是在机场的恐怖袭击啊,要真跟我有关系,上头还不得把我抓起来毙了啊?”

  我很不屑盯着他,“曾大伟,大家也都不是傻子,你这个时候在我面前装也没意义,我知道机场的恐怖袭击跟你没关系,但你跟那位陈晓东的合作,我可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你跟我狡辩有用吗?”

  曾大伟低着头,嗤笑声,“那张哥既然知道,为什么在杭州的时候不找我麻烦?”

  我也如实的跟他回道:“不是没去找你麻烦,而是没来得及去找你麻烦,因为相比起来,陈晓东比你更该死,所以后来我把他赶回韩国去了,至于你嘛,你以为我这次来南京是来玩的?”

  曾大伟抬头盯着我看了许久,“那就是说,我接下来可能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我点了点头,一字一句道:“没错,你必须要为你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足够的代价。”

  曾大伟似乎很无所谓的态度,甚至还笑的很灿烂说道:“这话你半年前就跟我说过了,我也一直记在心里,说实话,这半年来我也确实挺担心,甚至是挺害怕你的,而这也就是为什么你上次去杭州,我会跟陈晓东合作,但是经过这么多事情后,我突然也发现,似乎不管自己怎么努力,我也总是无法摆脱你在我心里留下的阴影,我甚至有点后悔,如果当初我老老实实做你的一条狗,是不是就没这么多破事了?”

  N☆酷匠网@{正"W版D首发

  我呵呵笑道:“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曾大伟叹了叹气,他再次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一饮而尽,轻声说道:“张哥,我知道不管我现在做什么,你可能也无法原谅我了,但我这几天也想了很多,我始终还是觉得咱俩之间的关系也还没糟糕到无法收拾的地步,我相信只要咱们好好谈,一定有和平解决的办法,所有我今天找你,除了跟你真诚的认个错之外,我也希望你能够再给我一次机会,哪怕是再做你的一条狗,我也心甘情愿。”

  我饶有兴致的盯着他,问道:“那你说说看,你要怎么做我的一条狗?”

  曾大伟很淡定回道:“作为一条最忠诚的狗,当然是主人叫它做什么,它就得做什么,而在江浙这两个地方,我多多少少也还是有点说话的权利,只要你愿意,以后我就听你的,给你打一辈子的工。”

  我冷笑不已,“曾大伟,如果咱俩换个立场的话,你会原谅我,会再次接受我吗?你肯定不会,因为大家都不傻,你在道上也摸滚打爬了这么多年,你肯定也最憎恨别人背叛你,而且大多数人有了第一次背叛,也许就会有第二次,甚至是第三次,所以我也可以明确的告诉你,要么你死,要么我亡!”

  曾大伟似乎很无助,几乎是乞求道:“张哥,请你相信我好吗?我是认真的!”

  我依然态度很坚决道:“走吧,我不可能再会相信你,永远都不可能。”

  曾大伟低着头沉思了许久,谁也不知道他脑子里在想着什么,我也猜不透他刚刚跟我所说的这些话到底是不是真心的,但让我完全没想到的是,他突然站起身,扑通一声跪在了我面前。

  “张哥,我恳请你原谅我,再给我一次机会!”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也许这其中还有很多人都认识他,可他竟然也跟我下跪了,不得不承认的是,曾大伟的确有做枭雄的潜质,能屈能伸,能弯得下腰,能磕的了头,只是很可惜,他找错了对手。

  说实话,有那么一刻,我也真的心软了,想要原谅他,想要相信他一次,如果是在四年前的话,我可能毫不犹豫就会把他拉起来,然后再次把他当做自己人,但是现在,我绝不可能会相信他了,雨墨曾经跟我说过,我最大的软肋就是太善良了,对女人如此,对敌人也是如此,所以她经常会担心我在这方面吃亏,我一直记着她跟我说的那些话,所以这一次我能做到心如馨石。

  背叛你的人,永远都不值得去原谅。

  “我顶多再让你潇洒几天,年后咱们把账慢慢算清楚,滚吧!”

  听到我这话后,曾大伟也终于站起身,他低着头走出去两步,可很快又倒回来,然后跟我鞠了一躬,最后说道:“张哥,我比你大几岁,可能我经历的没你那么多,但有些话我还是想跟你说,也许最后我会死在你手里,但也许你也会为此付出代价,谁知道你今天的选择是不是错的,谁又能肯定我一定会输给你?”

  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走下了阁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