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那三人走进夜总会后,最先反应过来的是程锦,他伸手在夏静怡眼前晃了晃,然后笑着说道:“刚刚这两个家伙是不是骂你脑子有病,你要怎么处理他们,你说的算!”

  夏静怡反应过来,强挤出笑容,“算了,让他们走吧!”

  “听到门口,还不赶紧滚!”程锦很嚣张的又在那位白毛男子身上踹了脚,尽管他已经很努力的在装作很吊儿郎当的样子,很努力的想要塑造出一个二世祖的形象出来,可他那天生就很和善的样子,就注定他不可能会成为像曾大伟一样的人,所以他越是装的用力,看起来就越让人觉得不害怕。

  而也正是他的这副样子,开始让夏静怡刮目相看了,一个男人很胆小很怕死,甚至是很怂,这并不能说明这个男人就不值得去依靠,只要他能在最关键的时候为你出头,能在你需要他的时候,毫不犹豫的站在你面前,那他无疑就是最可靠的,这样的男人也绝对是值得你去托付终身的。

  当然,仅凭这点小事也不可能会让夏静怡改变自己的内心。

  但她愿意给他机会,她也想再次尝试着去接受他。

  可是,这个决定做出来才不到几分钟,她居然就见到了那个曾经伤透她的男孩,夏静怡心里很难受,甚至是抽的慌,她搞不懂老天爷为什么要这么去折磨她,为什么在自己好不容易要忘掉他,好不容易过上自己生活的时候,他偏偏又出现了,而且就离她只有那么十几米的距离,为什么?

  “喂,你们两个等等!”

  就在那两个家伙从地上爬起来转身走的时候,曾大伟叫住他们,然后走上去,说道:“你们两个家伙自己运气不好,就别怪我不给面子了,车子修理费多少钱,我来帮他们出,但这事必须得到此为止,如果让我知道你们敢在外面乱散布谣言,或者说敢在背后玩花样,那就别怪我不给你们面子了,懂吗?”

  白毛男子连忙说道:“曾爷您都开口了,那这事肯定就算了,这都怪我们两个有眼不识泰山,没认出来那是您的朋友,车子我们自己修,以后见到您朋友,我们肯定躲的远远的!”

  曾大伟嗤笑声,“赶紧走吧,以后可别不长眼了!”

  曾爷?能让这两个二世祖如此的称呼,看来曾大伟这些年在南京确实是混出了名堂。

  再次倒回来,曾大伟主动跟夏静怡伸出手,笑着道:“夏小姐你好,我叫曾大伟,其实早在几年前我就认识你了,那个时候我还是替你父亲做事的,只可惜你父亲被某些人给害了,我也很抱歉!”

  夏静怡没搭理他,直接跟他擦身而过,往夜总会走了进去。

  曾大伟跟程锦两个走在后面,到门口的时候,程锦忍不住问了句,“老兄,刚刚没看错的话,那个从车上下来的家伙就是张邪吧,他不是在杭州那边吗,怎么突然来到南京了?”

  曾大伟苦笑声,“估摸着是冲我来的,本来早上在你会所的时候我就要跟你说这事的,结果你小子见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就马上把我给抛下了,我都没来得及说,但是我也要提醒你,张邪跟你喜欢的夏小姐关系可不一般,小心点别让他给抢走了,等晚点有时间的话,你来办公室找我,咱们再聊!”

  程锦长吁口气,“我比你更清楚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

  曾大伟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先上楼了,你去陪她玩吧!”

  在看着曾大伟走了后,程锦连忙跑上去,来到夏静怡身边,然后带着她杀出一条血路,好不容易才在靠近吧台的不远处找了个雅座,两人对面面而坐,夏静怡直接跟服务员要了一打啤酒,曾大伟担心她等下会容易喝醉,于是他就点了很多吃的,有果盘,也有各种各样的熟食。

  “程锦,问你件事!”夏静怡端着酒杯,坏笑着说了句。

  一见到她这副模样,程锦就知道没什么好事,“你先说,我考虑下要不要回答!”

  夏静怡伸手指了指楼上某个位置,说道:“看到没有,就是那三个人,刚刚在停车场咱们见过的,坐在靠栏杆边的那个家伙我认识,七年前就认识他了,他经常欺负我,还欺骗我的感情,我恨他的,恨不得他去死了,你能不能帮我上去教训他一顿,最好是扇他两个巴掌,好不好?”

  程锦低着头很自嘲笑了笑,似乎鼓起很大勇气,他直接拿起桌上的酒瓶,说道:“要不我拿着这个酒瓶往他脑袋上砸下去,你觉得怎么样?”

  夏静怡狠狠点头,“好啊好啊,那你快去!”

  没有丝毫的犹豫,程锦立即起身,可就在他刚走出两步,夏静怡连忙把他拉住,然后又命令他坐回原位,“你怎么这么傻啊,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如果我让你去死,你是不是也要去死?”

  ‘酷M匠%P网B首w&发…

  程锦抬头微笑盯着她,“我喜欢你,我可以为你做任何的事情,但我知道你不会让我去死!”

  夏静怡嗤笑声,眼神恍惚的盯着面前的酒杯,“我有什么好的啊,脾气不好,性格不好,还老是喜欢给你找麻烦,老是喜欢逗你玩,欺负你,而且我还有很多你看不见的缺点,比如说我很懒,我睡觉喜欢横着睡,有时候还会打呼噜,会流口水,甚至会无缘无故的不尊重人,你还是别喜欢我了。”

  程锦傻笑道:“我就是喜欢你,我能包容你所有的缺点,更主要是,我能给你想要的生活,我能保护你,我也有信心给你幸福,至少在你找到自己真正喜欢的人之前,我是不会放弃的。”

  “可是我不喜欢你啊,有什么用?”夏静怡又伸手指着楼上那个男孩,“看到没有,我喜欢的那个男人就是他,可惜咱们一样的可怜,因为他不喜欢我,我也没办法跟他在一起。”

  程锦端起酒瓶狠狠灌了口,放在桌下的那只手紧紧握着拳头。

  没有任何人能理解他此刻的心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