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点,曾紫若给我打来电话,问我怎么还没去酒店找她,因为之前说好的,我也答应她会过去,可现在多了个紫幽,我也总不能带着她一起去,但不去肯定也不行,于是我就让她再等我会,接着我就来到客厅,紫幽还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一副精神十足的样子,似乎也没有睡觉的打算。

  我走过去坐在她面前,直接拿起遥控器把电视关了。

  紫幽皱眉盯着我,问道:“你要干什么?”

  我跟她笑了笑,说道:“电视等下看,我现在想跟你说点事情。”

  紫幽一副很没兴趣的样子,“那你说吧,我听着就好了。”

  我长吁口气,轻声道:“我有女朋友了,她叫曾紫若,是以前我一直喜欢的那个女孩,上次带你去深圳的时候,你也见过她,当然我跟你说这些也没别的意思,就是不想对你隐瞒。”

  紫幽眉头皱的更深,明明话到嘴边了,可最后她也只是轻轻哦了声。

  她淡定的反应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我试探着又问了句,“你真的没什么想说的?”

  紫幽很不耐烦的样子,“关我什么事啊,你那么多女朋友,我习惯了。”

  我有点哭笑不得,“好吧,那我就当你没意见了啊!”

  紫幽没说话,但表现出来的却是一副很明显的吃醋的样子,只是以她的性格,也注定了她永远不会跟我撒泼打滚,也永远不会跟我真正表达出她内心的感受,可她越是这样,我心里就越有点愧疚,因为我没办法去跟她解释什么,因为不管我说什么,似乎也都是那么的苍白,这让我很无措。

  在紫幽拿起遥控器在此打开电视后,我叹了叹气,又说道:“我现在要去找她,你能一个人待着吗?”

  紫幽转头盯着我,面无表情的问了句,“那你今晚上还会回来吗?”

  我摇了摇头,“不确定,可能回来,可能要到明早上去了。”

  紫幽回过头,又继续看电视,“你去吧,最好别回来了,免得打扰我睡觉。”

  我苦笑声,也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所以我也立即起身,拿了件外套就走出了门外,来到隔壁房间门口,我也跟李星星打了个招呼,这小子问我去哪里,我没跟他说实话,接着我就来到了酒店楼下。

  开车赶到希尔顿酒店后,在曾紫若房间门口,又被那位小田给拦住了,他明知道自己打不过我,明知道我跟曾紫若的关系,可他还是会很固执的不让我进门,最后当然也是曾紫若开口,她才放我进去。

  不算是小别胜新婚,但在分分合合,在经过这么多波折后,我们终于走到一起,曾紫若显然很珍惜这种我们单独在一起的机会,她穿着套睡衣,低着头脸蛋通红的走到我面前,然后伸手搂着我脖子。

  这种时候不管说太再多的情话也是多余的,所以接下来,我很自然而然的朝她吻了过去,曾紫若很热烈却也很生疏的回应着,可能是没太多这方面的经验,都这个时候了,她还紧紧咬着牙齿,可我有过很多次这种经验,于是在接下来的几分钟里,我很轻松的就让她就范,让她彻底放下所有防备。

  我双手死死搂着她那纤细的腰肢,恨不得把她揉进身体里。

  曾紫若慢慢放开手脚,呼吸也逐渐变得急促,最后是我忍不住,拦腰把她抱起来倒在了沙发上,但她却还是很害羞,说要去卧室,于是我又再次抱起她,来到卧室后,我就把她扔在了床上。

  我把她压在身下,脑袋凑在她耳边,轻声问了句,“想好了吗?”

  曾紫若脸蛋羞红点了点头,微笑说道:“想好了,不后悔。”

  我以为我自己可能会很粗暴,而实际上我却很温柔,在我帮她脱下了睡衣后,她也慢慢掌握了方式,帮我脱下外套,脱下穿在里面的那件白衬衫,可就在这时,她猛然捂住嘴巴,瞳孔睁的很大,眼神惊恐!

  我很快意识到怎么回事,马上起身,慌忙的又把衣服穿上。

  可在我扣扣子的时候,曾紫若也坐起身,按住了我的手。

  她双眼通红,双手颤抖着又帮我把衬衫脱下来,然后一只手在我背后那满目苍夷的伤疤上细细抚摸,我仰头深呼吸口气,很歉意的说道:“对不起,把你吓到了,我应该要提前跟你说的!”

  “不用,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曾紫若搂着我的腰部,脑袋靠在我背后,几乎是哽咽着说道,“如果我今天不是亲眼见到的话,也许我这辈子都不会知道你这些年到底吃了多少苦,以前我总觉得我应该是最了解你的,只是现在我才发现,我错了,错的很离谱,你这身伤疤太让我心疼了,真的。”

  我心里叹了叹气,“其实也没什么,至少我所有的付出也换来了我想要的东西!”

  曾紫若摇了摇头,泪水流在我背上,“不,这还远远不够!”

  我转过身把她搂在怀里,笑着道:“好了,别乱想了,我所遭受的这一切跟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你更加不需要有任何的愧疚,总之你要知道,我没有别人那么好的身世,也没有足够好的运气,所以很多时候我只有这么去拼,我知道你会心疼,可是我也可以答应你,以后我一定好好保护自己,行吗?”

  曾紫若靠在我怀里,很感性的泣不成声。

  这也导致我们接下来也没有继续之前未完成的事情,我们只是很安静的靠在床头,她脑袋趴在我胸脯上,不哭不闹,这一刻,我们也破天荒的保持了心如止水的状态,我们都很享受这种平静的时刻。

  “明天早上我会去南京,你好好照顾自己!”

  ?☆酷n匠。@网唯&一正"c版,‘其~Y他都。是3'盗版}%

  曾紫若嗯了声,“那你过年要去哪里?”

  我笑回道:“当然是回上海,我儿子在等我回去。”

  曾紫若突然抬头看着我,很认真的样子跟我说道:“如果可以的话,我能跟你一起照顾他吗,我愿意承担起做母亲的责任,我一定会对待他像亲儿子一样,你能给我这个机会吗?”

  对于一个女人来讲,尤其是像她这么骄傲的女人,能说出这番话,这绝对是需要足够大的勇气的,我很感动,感动于她的无私,所以我当然点是了点头,我当然也希望自己能跟她走完这辈子。

  喜欢一个人,不容易。

  爱一个人,更不容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